流氓政客 煽情傳媒

記得香港回歸之前,國際上一些對中國不懷好意的政客和傳媒,都紛紛為香港的前途潑冷水。美國《時代》周刊的姊妹雜誌《財富》發出“回歸將令香港死亡”的預言,10年後,該雜誌不得不認錯。

回歸12年,香港有過風光的日子,也遭遇到困難的時刻。但不少困難都是與國際大環境息息相關的。如1998年的亞洲金融風暴和去年的國際金融海嘯。但祖國的強大和香港本身的生命力都能使香港轉危為安。

最近一年的政治生態郤不能不令人感到憂慮。最新的例子是慳電胆事件。政府“建議鼓勵市民以慳電胆取代鎢絲燈泡”,並準備由電力公司分發現金券。這是一項環保的措施,也是社會上不少人包括“泛民主派”議員提過的建議。現在郤因行政長官曾蔭權的姻親是慳電胆的經銷商之一,於是某些政客和傳媒大叫大嚷這是利益輸送。

慳電胆和甘乃威

慳電胆事件不僅掩蓋了對政府施政報告的理性討論,而且大有要把特首曾蔭權置於死地不可。有的人竟把曾蔭權與台灣的陳水扁相提並論,一如前些年香港電台把董建華比喻等同恐怖分子塔利班一樣。

有人為代理慳電胆的曾氏姻親算了一筆賬,由於他不是唯一的代理商,而慳電胆的牌子也不只飛利浦一家。如果因此能賺到錢,也不過是幾十萬元之數。這算是什麼樣的利益輸送?

甘乃威事件又是另一個例子。甘乃威是“泛民主派”的成員,去年也是由民主黨讓他掛頭牌,把之推上立法會議員的寶座的。但郤因為解僱議員助理不當一事惹起極大風波。奇怪的是風波郤是由被稱泛民喉舌和“後台老板”的報章挑起來的。

甘乃威事件,他一無非禮證據,二按足解僱條例解僱職員。論罪只是言詞躲閃,前言不對後語而已,為什麼非要把他拉下馬來?

立法會騷動不斷升級

自從去年立法會選舉選出“社民連三子”進入議會殿堂以來,在議會會議騷動不斷。從叫嚷抗議到舉牌抗議,進一步是擲香蕉示威,再進一步是當曾俊華司長報告時掃枱撕毀文件倒瀉水杯,再進展到這一次擲蕉令主席曾鈺成中招,並使保安員扭傷。

這種暴力升級,令人擔心。究竟往後他們還會做出什麼動作?總之,不僅影響議事進程,還在全世界面前損害香港議會的形象。

但這些政客樂此不疲,原因在乎他們認為議會殿堂之外,不乏喝采者。這對增加選票有利。當一個社會中蘊藏着太多不滿情緒的時候,一些過激行動往往會讓一些不崇尚理性的人感到痛快,特別是一些青年人。這種互為因果的情況,才真正值得人們憂慮。

特區管治受到挑戰

不應諱言,特區政府目前的管治已經受到重大挑戰。政府施政動輒得咎,許多枝節性質的問題被誇大成社會焦點。高級官員們會謹小慎微,一般官員則抱着少做少錯的態度。而政客們更會藉勢譁眾取寵,盡量誇大政府施政的缺點,使政府的重大建設項目寸步難行。最近的高鐵建設計劃和收地行動的爭議和抗爭又是一例。

有人認為只有普選才能解決問題,因為没有普選,政府的認受性不足,因而不够權威。此說似是而非。證之有普選的亞洲國家,如菲律賓和印尼,國家的混亂如故。美國有普選,也會選出一個十分不堪的小布殊,執政八年。阿富汗有普選,最近總統選舉因舞弊而要重選,無論重選結果如何,還不是需要美軍撐腰,才能够維持半動盪不安的局面。

香港當前的每一個施政細節,都越來越政治化,也都有政客們插手。如果對方強硬,政府便會軟化。法輪功佔領天星碼頭多年,警方“束手無策”。菜園村收地事件,政府一再提高賠償額,以至地主黃先生可獲賠償1400多元萬元,表示“滿意到極”。紀律部隊職級薪津調整,民主黨和職工盟“相信這是警隊向政府施壓下的讓步。”凡此種種,顯示特區施政已進入一個舉步維艱的局面。我們對當前和未來的新一屆政府,未表樂觀。

電郵﹕hmng@puikiu.edu.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