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民”對政改是促進還是促退?

泛民主派近月為了“爭取2012年雙普選”,“要求特區政府公布普選路線圖”,鬧得不可開交。各有各的“方案”,各有各的意圖。多次舉行所謂武林大會,而且請了多朝“元老”李鵬飛來當主持。但是結果仍然是没有結果,郤換來泛民中人的連聲叫罵。

“泛民”提出從立法會五區各一人辭職,到所謂23席全體總辭,更進一步到解散立法會,廹行政長官辭職等等,都是鬧劇。說要用公投來廹使特區政府就範,中央人民政府就範,更是笑話。補選一次,算什麼公投呢,普選時間表是可以廹出來的嗎?

  這些反對派的叫囂,12年來常常如此,雖然於今為烈,中央早已看慣,也有思想準備。香港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只有按中國憲法和<基本法>辦事,決無可能由於一部分人叫囂,就可不依法施政。

通過政改方案有一絲曙光?

  泛民主派自以為他們已經佔領了“民主”的道德高地,殊不知處處暴露出他們爭權奪利的真面目。在去年的選舉中,泛民已有內訌,甚且公開叫罵。自從社民聯提出五區各一立法議員辭職,某黨鞭更抛出五區辭職議員名單,他們的內部爭吵便響個不停。及至公民黨提出總辭策略時,幾位泛民成員更公開表達不滿,認為未經討論,就公開涉及他們個人的總辭方案,分歧由此激化。看來,要佔領“道德高地”的,應該是本身不涉及利益衡突,而且大公無私,想不到郤是一塲爭主導、爭地盤的混戰,有何政治道德可言?

  政府的2012年政改方案還未出爐,泛民的內部就鬧得不可開交。不過也許是否會出現一絲不被否決的曙光,事物向相反方面發展,值得注意。

2005年的大進一步的政改方案,被泛民綑綁式的投票加以否決,連所謂“煲呔針”都被綑綁。功虧一簣,終於只能原地踏步。

如果新的2012年政改方案,能在泛民分化聲中獲得通過,豈不是一件大大的好事?

  

可能影響雙普選時間表

  我過去是不抱樂觀態度的。認為既然2005的方案都被否決,實在想不出有更好的政改過渡方案為泛民接受。而且根本上泛民並不想通過任何過渡方案,只一味想使特區政府難堪。

如果2012年的政改方案再度被泛民否決,相信對2017年和2020年的行政長官普選和立法會議員的普選有決定性影響。

一個可能是,普選行政長官的提名門檻會因而提高,立法會的功能組別將不會取消。

另一個可能是,人大常委會乾脆推遲20172020的普選時間表,理由是既然没有中途方案,不符合循序漸進的原則,因此普選必須推遲。

不要說我在此作出驚人的預測,實際上泛民主派多年來的吵嚷是為香港政治的民主進程幫倒忙。他們的所作所為,提高了中央人民政府的警覺,認為如果不能選出一位愛國愛港的特首和一個理性的立法會,將對香港的繁榮穏定十分不利。

中央開放收效甚微

實際上,中央是希望泛民主派在祖國的發展和香港的進步中逐步採取合作態度。12年來,中央已經有幾次開放泛民主派議員去廣東和四川參觀訪問,同時也就在於觀察民主派的變化。但觀察的結果,是收效甚微。公眾對立法會的運作也表示失望,這從民調中對立法會和某些議員的所作所為的評價可知。

行政長官應該敢於進逆耳忠言,但不是要向中央說不。立法會應該發揮對政府各部門的監督作用,但不是事事吹毛求疪,以阻撓政治施政和羞辱高官為榮。整個社會當然有多種矛盾,但處處以對立和挑剔的態度對付執政者,也使政府官員步步為營,以至抱少做少錯的態度,這當然影響香港行政效率,絶非港人之福。

浪子回頭金不換

泛民在香港製造反對文化,而且模仿日、台議會的暴力行為譁眾取寵。這已經降低立法會的威信,傷害了整個社會和諧,不利於香港經濟的發展。

中央由於受<基本法>“一國兩制”的制約,對香港內部事務只能通過香港居民中的愛國愛港力量施加影響。有的人也許是看到香港面臨的困局,所以才提出所謂“第二支治港隊伍”和“幹部治港”之說。但這是不切實際的,違反<基本法>的。我們希望的是,真正為香港的政治力量能日益壯大,也希望泛民主派浪子回頭金不換!

電郵﹕hmng@puikiu.edu.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