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變、偏激,反官商勾結

這一次的立法會選舉,選民的心態,各有特點﹕

第一,求變。也許受到美國今年總統選舉,民主黨候選人奧巴馬的競選口號“CHANGE”的影響,希望多選一些新人,不要老是老面孔,特別是些無所作為的老面孔。

第二,偏激。選民並不是全要偏激,但是對社會的不滿,對政府的某些施政不滿,希望有一些出位的議員以出位的言行為他們消消氣。“社民連”這個激進的泛民派別,原有的議員長毛和陳偉業繼續當選,黃毓民以高票當選。連十分出位的律師謝偉俊也在旅游界的功能組別中當選入局。

第三,反官商勾結。梁展文事件刺激了選民反官商勾結的神經。代表商界的自由黨直選候選人全軍盡墨。這大大影響了工商界在立法會中的“政治版圖”,更影響了今後是否取消立法會內功能組別的策

兩派形成拉鋸局面

新的立法會組成的各政治派別變化不萛太大,泛民和建制派的席位是拉鋸局面。從邁向普選的步伐來說,這一次的選舉,有關方面希望建制派應有較大的進益。民建聯等的席位有所增加,便能循序漸進到一人一票的普選。雖然還有九年,但這一次選舉,如出現去年區議會選舉建制派大勝的局面,中央便對普選較為放心。現在形成拉鋸局面,將會影響今後對普選的提名委員會的提名門檻和功能組別的存廢問題的看法。

當然,還有一個2012年的選舉,一個2016年的選舉,這兩次立法會選舉才是定性的。如果往後的選舉還是拉鋸性的,形勢便會十分嚴峻。

同時,2012年的政改方案還未出爐,泛民現在仍擁有否決權。如果仍然以否收場,除了將獲得臭罵聲外,肯定會為邁向普選之路幫了倒忙。

自由黨需要重組

落選的自由黨兩巨頭,一位辭了主席之職,另一位要辭掉當行政會議成員。自由黨可說敗徴已顯,工商界要是另組政黨,要是另行吸收賢能。這兩位巨頭實在是太差勁了。田北俊在去年區議員半山區選舉中,他的言行幫了倒忙,實際上是為公民黨的陳淑莊助選。而周梁淑怡在旅游發展局的工作中,失誤多過建樹,這一次雙雙落選,事出有因。

但在資本主義社會,工商界理應有政黨和代表進入議會。在西方議會,他們的力量不小。香港工商界的勢力強大,正是財雄勢厚,議會中不可能没有代理人。但代理人該是人才,既要有議政論政能力,能代表工商界利益,又不能激化與勞工界矛盾,而且還要扮成全民的代言人。人才難得,過去大企業家只顧着賺錢,没有兼顧培養政治上的代理人。想當年港英當局便直接代表英資企業以及外資企業,也選擇個別買辦代表堀起的華資利益。回歸後,大企業家對此應該說有所欠缺。今後急起直追,未為遲也。

選舉論壇拉低投票率

這次選舉,投票率低,比2004年減少約10個百分點。論者認為是當前社會環境較四年前有明顯改善,市民不需要利用選票來反映怨氣。筆者認為投票未必是與反映怨氣成正比例,倒認為是選民對立法會和議員素質失望的反映。

上屆議員,總結四年“成績”,究竟有無推動政府良好施政,有目共睹。除了否政改方案一役驚動社會外,每次會議,都難免貽人以“口水多過茶”之譏。人們對議員的失望,對立法會議的失望,才是投票率低的主因。同時令部分選民認為像長毛這樣的“搞局”議員,尚能增加情趣,不惜再把黃毓民、謝偉俊等選入議會。

這一次舉辦的若干選舉論壇,候選人找些鷄毛蒜皮的東西互質對方,造成“街市婆罵街”似的鬧劇,也是拉低投票率的一個原因。

電郵﹕hmng@puikiu.edu.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