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政報告一大敗筆

曾蔭權說他今年64歲,對長者是有感情的,我們不懷疑他的這個說法。但是筆者還是要說,他的施政報告,關於長者生果金的問題,是一大敗筆,為反對派的進攻提供了彈藥。

增加長者生果金的問題,熙熙攘攘地談了好幾個月。從街頭到議會,議論不斷。但有一點似乎有個共識,就是應該把705元增加到1000元,這也就是曾蔭權說認同增至1000元是合理水平。

既然認為合理,也就不必吞吞吐吐,欲加還止,貽人口實,使社民連三子在施政報告時一再發難。他們不僅破口大罵,而且採取擲香蕉等暴力行為。這種行徑,廣大公眾絕不認同。但他們用強烈行動,說是為弱勢社羣老人家們鼓和呼,郤也取得若干共鳴。

社民連議員有備而戰

社民連的議員是有備而戰。他們深知在當前的經濟環境下,百物騰貴,工資未必能增加,失業的陰影威脅着廣大的藍白領男女。雷曼迷你債券的苦主,恰恰不少是把養老的老本投入的老人家。輿論上和電視鏡頭天天都顯現這些受騙老人的形象,同情心自然油然而生。

黃毓民等抓住羣眾這種情緒,認為政府涼血,連區區300元都不肯惠及老人家。於是攻其一點,不及其他,使生果金問題成為一個焦點,吸引人們的視線。民建聯的主席譚耀宗,也不能不說這個做法“傷透了老人的心”,而且可說是“倒行逆施”。

政府的說法或有一定道理。他們的理據是﹕本港人口急劇老化,203365歲老齡人將增至217萬,約為現時的2.5倍,政府財力有限,這個高齡津貼的政策必須改變;其次,高齡長者許多是有資產或有子女的供養,不必依賴這筆區區的生果金,因此需要進行資產和入息審查。

  但目前的氣氛郤不利於這種理性的討論,特別是有些學者認為長者記憶力衰退,申報資產可能有困難,而單身長者資產不可逾16.9萬元的規定,也不合理。

生果金問題十分“惹火”

其實,即使現在增加老人生果金至1000元,政府在這一個項目上的支出,負擔並不太重。07-08年度此項的支出為37.84億元,如果老人生果金一律增至1000元,到2014-15年即6年以後,也不過增至64億元。增加的20多億元,政府如果在其他方面減少浪費的話,這筆資金是完全可以擠出來的。

在目前金融海嘯才是議論焦點的時候,生果金問題其實不必在報告中搞得如此“惹火”。曾蔭權要就是慷慨地把生果金增至1000元,或者先承認1000元的要求合理,再拖到本年底公佈檢討方案。

但施政報告中不為此圖,不僅宣布今後要引入入息和資產審查,還說要“改用其他方法向高齡長者表達尊敬”,以後(生果金)再不是“應得的權利”。這種改變生果金發放性質的說法,必然造成反對或争議,如此“惹火”,自然給予反對派中的激進分子一大箱彈藥。

今年政策屢次犯錯

  目前特區政府和特首的民望低下,一切的政策宣示都要特別小心。今年以來,政府在任命副局長和政治助理的時機和處理手法上的不當,掀起了一場不大不小的政治風暴。後來又在梁展文事件触了礁,這些教訓還少嗎?今天生果金問題上又遭遇一場“滑鐵盧”,政治化粧師的效用似乎完全喪失,或者不止喪失,而是“弄巧反拙”。政府的高級智囊,是不是應該檢討一下呢?

電郵﹕hmng@puikiu.edu.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