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國60周年說短長

新中國的出現,主要是舊中國,包括清末和民國,長年積弱,治理無方。列強入侵、戰禍頻仍、民不聊生、哀鴻遍野。抗日戰爭雖然取得勝利,但蔣介石政權的官僚集團,趁勝利之際,大肆搜掠所謂敵產,據為已有。通貨急劇膨脹,國幣全不值錢。共產黨領導人民,起而反抗,終於把蔣介石趕出大陸,成立中華人民共和國。

在新中國成立之前,毛澤東倡導實行“新民主主義”。他說這就是繼承孫中山三民主義的“新三民主義”。他在論文中說,是要把一個政治上受壓廹經濟上受剝削的中國,變成一個“政治上自由”“經濟上繁榮的中國”。這正是當年中國人民的共同願望。

說當年要推翻壓在中國人民頭上的三座大山,即帝國主義、封建地主和官僚資本,的確是反掉了。西方列強不再騎在中國人民頭上,地主的田地分給農民,官僚資本收為國有。毛的一句﹕“中國人民站起來了”,的確如此。

勝利沖昏了頭腦

但是毛澤東在解放以後被勝利沖昏了頭腦,說反封建而自已腦子裡的帝王思想最濃厚。他想一步登天,跨越新民主主義階段,馬上跳入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對堅持新民主主義論的劉少奇、周恩來等開國元勲,心存不滿,往後發動多次的黨內鬥爭。接着就是“左”的思想主導,從土改、肅反過火,過早搞私營企業的公私合營,以至於“反右”、“大躍進”,叫嚷超英趕美,搞人民公社說“吃飯不要錢”,終於惹成一個餓死四千萬人的大災禍。

當年內地是有不少反冒進的聲音。起初是知識分子和民主黨派開腔,毛於是發動涉及幾十萬人的“反右派”。接着黨內高層有所不滿,又在山會議上整彭德懷等的“反黨集團”。毛澤東深知黨內高層包括劉少奇、鄧小平等都不滿這種極左冒進的做法、於是一不做二不休,發動一場“史無前例”的“文化大革命”,把黨內不同意他的意見的高級幹部通通打倒。

改革開放的不歸路

“文革”大大傷了國家的元氣,但黨內鬥爭仍然連續不斷。到了林彪逃亡,毛澤東病死,“四人幫”就擒,1976年末才出現了初春天氣。往後鄧小平主政,倡導改革開放,國家逐步步入正軌。

但由於長期的左的、封建的影響,領導高層鬥爭仍然不斷。80年代又有胡耀邦、趙紫陽先後被廹下台,六四政治風波,使改革開放道路出現了曲折。但畢竟在經濟上已走上改革開放的不歸路,加上鄧小平的堅持(南巡講話),形勢不可逆轉,終於有了今天國家經濟上的巨大成就。

中國進入強國之林

  總結新中國60年的成就,其犖犖大者可說有以下幾點﹕

第一,中國已進入世界強國之林。二戰以後,說中國是“五強”,有人說是笑話。中國積弱,戰後還不是任由大國特別是美國擺布?但今天說中國是強國,無人敢於否認。在國際上,無論是政治、經濟、文化,中國都有了話語權。國際強國會議都非請中國出席不可,金融危機之中,美國更要向中國求助。中國持有美國國債舉足輕重,美國不可能搞壞與中國的關係。

第二,中國已由農業國變成工業大國。有人說中國是世界最大的工廠,正是這樣。數千年以農立國的落後,現已走上現代工業國的大道。工業和服務業已佔國民生產總值的80%以上,但粮食生產仍達五億噸,足夠13億人民食用。工業正向高科技,低消耗和環保方面轉型。

人民生活大有改善

第三,全國正向城市化轉型,目前城市化已佔全國的45.7%,除大中城市外,還有2200個縣城和18000個城鎮。

第四,人民生活大改善。城鎮居民人均年可支配收入15,781元,農村居民年可支配收入4761元。但不可不知,全國有2.2億農民工,城鎮賺錢回鄉用,對提高農村生活水平的作用不小。

還有三組數字可標誌人民生活的改善﹕中國每年汔車的產銷量達到1000萬輛。2007年底全國機動車約1.6億輛,其中私人所有1.2億輛。20年前,你能想像汔車進入平常百姓家嗎?

手提電話6.4億戶,加上固定電話幾近10億具,普及率達74.3%20年前大聲叫人的傳呼電話早已絶跡。

旅遊事業興旺,去年全年國內出遊人數達17.1億人次,私人出境旅遊4千萬。

吸取三個教訓

回顧新中國60年,有幾點重要教訓應該吸取﹕

第一,中國的封建傳統勢力不可輕視。

過去人們常說中國只是有封建殘餘,豈只是“殘餘”而已?人們又常說已經推倒了包括封建勢力這座大山,證諸事實,這座大山至今未完全倒下。解放後,在毛澤東治下的27年,有人說毛澤東才是中國最後的一個皇帝,這話不能完全算錯。他的“最高指示”,與皇帝的“聖旨”何異?

   直至今天,在加強黨的一元化領導的口號下,各級領導權力集中在黨委,黨委的權力又集中在第一書記。個人領導、拍板、領導說了算的情況又何曾是個別的?這種個人獨斷能說不是封建殘餘嗎?

第二,事物有一定發展規律,不可一步登天。過去的多次錯誤都是違反客觀規律。有的事情要經過試點,不應一刀切。過去左禍橫行之時,便吃了這個大虧。但錯誤仍然有所重覆。最近對於淘汰高耗能、污染性大的中小企業的“騰籠換鳥”行動,便重犯這個毛病。引進高科技的企業,淘汰勞動密集又不環保的企業的方向是對的,但要一步步來,畢竟要淘汰的企業,其中牽涉到成千上萬的工人的飯碗啊。

第三,政治改革與經濟改革密不可分。鄧小平早就看到這一點,說没有政治改革,經濟事業和各項工作都不可能有效地前進。現在由於監督不到位,政務不透明,經濟上的成果被貪官貪去一部分,被官僚主義浪費去一部分,成果當然打了折扣。因此,人們呼籲的政治改革應從實處開始,民主、人權、監督、法治的呼聲不應加以壓制。

電郵﹕hmng@puikiu.edu.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