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立中央,還是被迫出走?──林彪叛逃40年祭

1971913,中共第二號人物林彪乘飛機叛逃。飛機墜毀蒙古國溫都爾汗,機毁人亡,當年轟動國,震驚國際。事件剛好過去了40年。現在大概没有太多人記起這件事,或者有興趣加以討論。但是,今年剛好在內地隆重出版了《中國共產黨歷史》第二卷。而在香港,繼2006年在香港出版《吳法憲回憶錄》之後,今年又在港出版《李作鵬回憶錄》、“邱會作的回憶錄”──由程光撰寫的《歷史的回顧》,聽說還有黃永勝的,但我没有看到。這四員林彪手下的大將,已先後死去。他們都在林彪事件之後被逮捕判刑,又先後在刑期未滿之前釋放。為什麼他們的回憶錄都在今年林彪叛逃之後40周年出版呢,為什麼書的內容和黨史二卷對着幹呢。這件事惹人遐思。這很可能是對林彪事件有一個重新評價的前奏。

我在數月前遊覽杭州,曾參觀林彪在該地經營的地下“七0四工程”。內裏的說明,對林彪的評價十分“中性”。如果在他叛逃之時,這個工程也就是他篡黨奪權的又一罪證。但當年毛澤東倡導“深挖洞,廣積糧,備戰備荒為人民”,林彪響應備戰挖洞,搞個“七0四工程”,又何罪之有?

黨史說兩個集團爭權

今年一月出版的《中國共產黨歷史》第二卷,對林彪叛逃事件是作何敍述的呢。

該書第23章﹕“林彪反革命集團的陰謀活動及其覆滅”中寫道﹕

“在文化大革命前期天下大亂的環境下,林彪、江青兩個集團依靠動亂和鼓吹極左思潮攫取了黨和國家很大的一部分權力”;“林彪江青集團之間在權力分配上的矛盾也日益尖銳地暴露出來”。

  事實上,這兩個集團的後台都是毛澤東。毛潭東依靠林彪的槍杆子和江青的筆杆子,為他發動文化大革命,清除穏健的以劉少奇、鄧小平等主的勢力,推行他的極左路線。

  但他後來發現林彪的勢力膨脹,而且擁有“槍杆子出政權”的槍杆子,於是疑慮重重。終於決定到處吹風“打招呼”,並利用江青集團當打手,剷除林彪勢力。

  黨史第二卷中有一句話是說對了,該書寫道﹕“但是,野心家,陰謀家的相互勾結、相互利用總是短暫的”。原本是江青集團的陳伯達,後來轉移投靠林彪。於是1970年的華北會議,毛澤東便通過批陳整風,開始打擊林彪集團。

為何要另立中央?

說林彪集團陰謀奪取最高權力,策動武裝政變,是言過其實了。

所以,吳法憲第一個不服氣,他在回憶錄中為自己辯解的同時,便寫道﹕“林彪地位的上升,同毛主席的賞識和一手提拔分不開的”。“毛主席親自提名,使林彪成為中共中央第一副主席和事實上的接班人”,“毛主席還決定在黨章中明確寫上“ 林彪同志是毛主席的親密戰友和接班人”。吳法憲說,“這一切,都不是林彪奪權來的,而是毛主席親自選擇和安排的”。

至於說林彪當年是密謀發動軍事政變,奪取最高權力,或說他將要到廣州另立中央,對抗北京的毛澤東,也是很難成立的。

李作鵬在他回憶錄中辯解說,如果林彪決意叛變,另立中央,與毛主席對抗,為什麼在他叛逃以後,全國的軍隊十分平靜,並未發現有所異動,連小的騒亂也没有,這哪像長期準備發動軍事政變的結果?

至於林立果(林彪之子)這些小嘍囉,搞什麼聯合艦隊,搞什麼陰謀破壞,這些是不成氣候的,軍隊和老將們也不會聽他們的。只不過在林彪叛逃以後,為誇大林彪的罪行,把那些什麼“工程紀要”,當作陰謀政變的證據罷了。

林彪是個陰謀家

  林彪當然是一個陰謀家,他用大樹特樹毛澤東,確立毛的個人崇拜起家,取得了毛的信任,因此壯大勢力。但功高震主,又引起毛澤東的猜忌,自取滅亡,他是罪有應得的。

  毛澤東善用他一貫採用的權術,拉一派打一派,以鞏固他的“帝王”地位。他自己認為權術運用已超過歷代帝王,可是聰明反被聰明誤,歷史的潮流,滾滾向前,順之則昌,逆之則亡。以帝王之術,統治現代的中國,可謂逆潮流而動。

  毛澤東之後,仍有人學習他的帝王之術,拉幫結派,以鞏固其權力和“操縱”的地位。林彪說毛澤東已達“頂峯”,是說他的“馬列主義”水平,其實應該說他已運用權術達到頂峯。後人要望其背脊,難矣﹗

電郵﹕hmng@puikiu.edu.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