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軍事合作可自保衛海疆始

台灣有不少人叫嚷着大陸的軍事威脅,說什麼導彈對準台灣本土啦,說大陸擴充軍備便是準備進攻台灣的呀,硬要把當前兩岸之間的和平穏定關係說成是劍拔弩張的局面。有的人是道聽塗說,有的人是別有用心,有的人是要為向美國購買軍事設備造勢。

其實,自從國民黨政權採取兩岸之間經濟、交通、旅遊等各方面合作的政策以來,兩岸關係已趨緩和。大陸不再高唱“一定要解放台灣”的口號,把統一大業暫時擱置。馬英九也提倡“不統、不獨、不武”的政策。除非台灣宣佈獨立,大陸才有動武的可能。國民黨不會這樣做,民進黨在陳水扁之後,也趨向務實,不提統獨的事,更注重民生經濟。目前,兩岸軍事衝突的可能性很小。

兩岸軍事合作可能性

面對目前我國管轄的南海諸島的嚴峻局勢,我認為應該倡導兩岸軍事合作,保衛海疆。

南海諸島一向是中國的固有領土。二次大戰結束時已由中國政府自日本侵略軍手上收回。當時越南、菲律賓等國並未獨立,其殖民國法國、美國也未持異議。而當年南海海上資源開發並未開始,這些島礁的戰略作用也未被重視,南海相對平靜。中國為了維護南海地區的和平穏定,與東盟各國在2002年簽訂了<南海各方行為宣言>,確認領土和海洋權益爭議,由直接相關的主權國家雙邊通過友好協商和談判,以和平方式解決。早在本世紀之前,中國改革開放初見成效之際,為求得一個和平建設環境,鄧小平對此主張“擱置爭議,共同開發”的原則。二十多年過去,中國經濟騰飛,被國際認為是“大國崛起”。自此,以美國為首便執行若明若暗的圍堵中國政策。南海諸島的爭端,更為美國所利用。過去在“抗美援越”中受到中國的無私援助的越南,首先屢次挑起南海諸島的爭端,佔我領土,破壞地區和平。菲律賓也追隨其後,使南海諸島和領海爭議,頓成國際熱點。

梁光烈的和平宣言

最近,我國國務委員兼國防部長梁光烈,參加了新加坡28個國家防務部門和軍隊領導人的對話會。他闡述了中國對國際安全合作的四項原則。這就是﹕相互尊重,平等相待,照顧彼此的核心利益和重大關切;相互理解,增進信任,全面準確把握彼此的戰略意圖;互利共嬴,同舟共濟,不搞針對第三方的對抗性結盟;開放包容,團結合作,歡迎世界各國為亞太安全做出貢獻。

這完全是一個和平宣言,是對“擱置爭議,共同開發”的進一步闡述,是為南海地區進一步合作奠定理論基礎。

當然,堅定的主張和平談判解決紛爭是一個方面,堅決地保衛領土主權又是另一個方面。即有的人指出的應該“柔中有剛”。如果面對不講道理的武裝挑釁,又必須堅決回擊。

保衛釣魚島,保衛南海諸島

海峽兩岸同屬一個中國,應認識到保衛南海諸島主權是共同責任。那麼,軍事合作是否可由保衛南海諸島主權開始?

與日本有爭議的釣魚島,海峽兩岸都共同承認是中國的領土,而其轄權應屬台灣島。去年日本人在釣魚島詂近襲擊中國漁船,非法逮捕船長及船員,演變成一個舉世矚目的國際事件。如果當時台灣當局就近聲援,其效果將大得多。

現在南海諸島中有若干個是由台灣管轄的。其中南沙羣島中最大的太平島,有台灣駐軍和一個頗具規模的機場。如果以此為基地,對保衛南海諸島便能起重大的作用。

與其叫嚷大陸對台灣的軍事威脅,不如共同禦侮,槍口一致對外。軍事合作好過軍事對峙,中國人不要內耗,團結對外,在現代史上已有多次良好紀錄。兩岸軍事合作可從保衛海疆開始,保衛南海諸島開始。

美國圍堵中國政策不變

在這次新加坡對話會上,美國國防部長仍然不減其好戰本色。他說,美國雖然削減國防預算,美國公眾也對戰爭產生厭倦,但不會成為美軍擴大在亞太地區軍事介入的障礙。美國國務卿希拉里最近也曾表示﹕“美中競爭已短兵相接”。

我們雖然不能說“美國亡我之心不死”,但美國總認為中國的崛起是對它最大的威脅。扶殖東南亞諸國對抗中國,是美國亞太地區戰略部署的重要一着。因而它一貫善於製造地區矛盾,以謀取出售軍火和其它的經濟利益。

越南正在展開藍色圈地運動,即擴張海權。這幾天還宣布在南海進行軍事演習。菲律賓也在前年把南海諸島中的八個島礁劃為其國土。這種種行為,背後都有美國支持的影子。

堅持和平 顯示實力

當前我們要做的,仍應以柔的一手為主,爭取與這些鄰國進行和平談判。堅持梁光烈所提出的四項原則,爭取互利共嬴,開放包容。但也要曉以利害,說明遠交近攻的不智。

另一方面,要進一步緩和兩岸關係,爭取兩岸之間由經濟合作進一步做到政治合作和軍事合作。

同時,我們也要顯示海上實力。最近,中國的十一艘軍艦羣經過琉球羣島,進入西太平洋公海進行軍事演習。同時,第一艘改裝的航空母艦也將在十月下水,結朿中國没有航空母艦的歷史。而自行設計的航母也在建造之中。海軍的壯大,也是保衛海疆的重要保證。

電郵﹕hmng@puikiu.edu.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