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改旗易幟”?  

──解讀胡錦濤的講話

  胡錦濤在紀念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30周年的大會上說﹕“決不走封閉僵化的老路,也決不走改旗易幟的邪路,而是堅定不移地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

“改旗易幟”,香港在1997年就是“改旗易幟”。缷下了英國米字旗,升上中國五星紅旗。但是香港貫徹了“一國兩制”、“港人治港”方針,除了“改旗易幟”之外,一切基本上没有變,經濟活動没有變,自由法治没有變,民主也比港英統治時期有了進步,這是香港特色的“改旗易幟”,絶不是邪路。

早前對海峽兩岸統一的要求,也只是“改旗易幟”。除了換一面旗子,對台灣要求的也是一切都不需要變,更可以保留軍隊,即解放軍不進駐台灣。這也絶不是一條邪路。現在這個“改旗易幟”的統一要求也擱下來了,和平共處,實現三通,密切經濟往來和人民往來,統一以後再說。

香港“改旗易幟”不是邪路

香港的“改旗易幟”是正路不是邪路,對台灣“改旗易幟”的要求也是正路而不是邪路。說邪路呢,是不是指蘇聯解體,東歐劇變?

  但按照蘇聯、東歐的國情來說,他們的“改旗易幟”也不能說是邪路。蘇聯解體後的經濟情況和人民生活不是有所改善嗎?東歐的情況也不壞。如果按照斯大林的“封閉僵化”模式,他們的人民會答應嗎?各國有各國的國情,相信胡錦濤也不是指蘇聯東歐己經走上邪路。

  所以,胡錦濤講的“改旗易幟”的邪路,只是針對中國大陸說的,並不包括香港、台灣以至其他國家。他說的前提是,“堅定不移地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就是說,這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不能“改旗易幟”的。

  那麼,這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內涵是什麼呢?胡錦濤說﹕“實現社會公平正義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內在要求,處理好效率和公平的關係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重大課題”。

把問題說到點子上

  這就把問題說到點子上了。“實現社會公平正義”,正是當前全國絶大多數人民的廹切要求。有些人上街、上訪、上書,大多數正是為了社會的公平正義。毋庯諱言,今天中國社會上不公平不正義的事例多着,這些都違反人民的利益和國家的利益。官僚們的貪腐,權錢勾結,貧富懸殊,司法不公、執法不嚴,老百姓有冤無路訴,這種種,不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這才是邪路。如果不是如胡錦濤所說的,“有力抵制各種錯誤和腐扝思想的影響”,“提高黨的領導水平和執政水平,拒腐防變和抵禦風險能力”,“通過改革發展為人民群眾造福,實現好、維護好、發展好最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那就真正是“改旗易幟”了。

三次革命都是“改旗易幟”

  胡錦濤指出,近一個世紀以來,我國先後發生過三次偉大革命。第一次是 孫中山 先生領導的辛亥革命,推翻了統治中國幾千年的君主專制制度,為中國的進步打開了閘門。第二次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新民主主義革命和社會主義革命,推翻了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和官僚資本主義在中國的統治,建立了新中國。第三次革命就是這個30年的改革開放,迎來了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光明前景。

三次偉大革命也可以說是“改旗易幟”。第一、二次的革命都換了旗子,從大龍旗到青天白日旗到五星紅旗,名正言順的“改旗易幟”。第三次革命呢,實際上也是“改旗易幟”。只不過不是換旗子,而是把過去的極左的,以階級鬥爭為綱的,妄顧人民死活的錯誤路線改過來,撥亂反正。從廣義上來說,也算是“改旗易幟”。

馬克思主義是與時俱進的

所以應該說,中國過去的“改旗易幟”,都是正路,不是邪路。港澳回歸的“改旗易幟”也是正路不是邪路。今天我們的工作中雖然有缺點,但仍是走在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正路上。如果說“改旗易幟”的邪路,那就是接受美國的所謂“橙色革命”,變社會主義政權為親美、唯美國馬首是瞻的政權,重走蔣介石式的官僚資本主義的老路。當然,這是中國人民不會答應的。

現在,中國內地還有“姓社姓資”的爭論,極左派正在挑現行政策中的某些缺點,以及利用人民對於社會不公、貧富懸殊的不滿,比喻為又一次走上“改旗易幟”的邪路。胡錦濤說得對﹕“馬克思主義是與時俱進的開放的理論體系”。我們不要教條,要與時俱進。真理愈辯愈明,正確的駁不倒,謬誤的生命力不強。改革開放這面旗幟經30年的考驗證明是正路,取得的成就已經載入史冊。我們就是要如胡錦濤所說的,把“依然存在”的“影響發展的體制機制障礙”清除掉,進一步走上一條康莊大道。

電郵﹕hmng@puikiu.edu.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