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不起的卡斯特羅

卡斯特羅在位時宣布退任,這是他不願意一如斯大林、毛澤東、金日成般地死在任上,也是他不想留下一個「終身制」的聲名,令世人認為這些「共產國家」的領袖,總是留戀權位到人生的最後一刻。

斯大林、毛澤東和金日成,都是倡導個人崇拜,一個比一個青出於藍,但留下的聲名並不太好。卡斯特羅並不倡導個人崇拜,在古巴街頭巷尾,並沒有看到他的像片和表功建築物。他在古巴掌權比上述三位領導人還要長,他不留下個人崇拜的痕跡和及時退位,使這類在「共產國家」出現的特殊現象終於絶後。應該說是樹立了一個好榜樣。

鄧小平在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後,實際上掌握了最高權力,但他從不擔任黨和政府機構的第一把手,也不到處留名。但他在中國的實際影響力和功績,遠超他的前任和繼承者。

筆者曾考察古巴

卡斯特羅領導的是古巴這樣的一個小國,面積不過是十一萬餘平方公里,人口不過是1100多萬。但半個世紀以來,就是抵禦了近在身旁的超級大國──美國的軍事入侵,經濟封鎖,它屹立在美國的拉丁美洲後院。國家很窮,但窮得有志氣。如果它是一個貧富懸殊、特權處處的貪腐政府,那麼,不用美國用盡吃奶的力量來扼殺它,它也會不打自倒。相反,正是他們政府的廉潔,重視教育和醫療福利,使人民得到温飽,所以即使窮困,但人民活得平等公正而愉快,並使美國無機可乘。

正是對這個小國的特殊政治生態的好奇心,筆者在1998年曾東渡重洋,前往這個國家作實地考察。雖然時間短暫,但既看到該國城巿建設的破舊落後,也看到他們人民快樂而愉快的生活。海灘上充滿著渡假嬉笑的人羣,酒吧裡同樣坐滿休閑談笑自若的男女。

古巴人的精神象徵

古巴實行大中小學的義務教育,它的醫療水平不差,經常向拉丁美洲各國輸出醫生。古巴樹立了榜樣,使拉丁美洲不少國家近年陸續向左轉,親近古巴,不賣美國人的賬。卡斯特羅晚年,可以高興地說一聲:「吾道不孤」。

半個世紀以來,美國武裝入侵和經濟封鎖都不能奏效。轉而千方設法策劃暗殺卡斯特羅。美國中情局和一些流亡到美國的反卡斯特羅古巴人,一直在找尋暗殺他的「奇招妙法」,但都沒有獲得成功。反而為英國的一家電視台提供了一齣轟動一時的記錄片:《638種暗殺卡斯特羅的方法》。

對於現代古巴,無論卡斯特羅退位與否,他將永遠成為古巴人的一個精神象徵。在古巴街頭,可以看到一百多年前的民族英雄何塞‧馬蒂的雕像,可以看到與卡斯特羅並肩作戰的切‧格瓦拉的像片。但不靠雕像形象來樹立權威的卡斯特羅,則可以在數十萬人的集會中演講幾個小時,而一直受到並不言倦的群眾掌聲雷動和震天動地的歡呼。筆者雖然沒有機會親眼看到這個情景,但相信這種不搞個人崇拜反而引起群眾發自內心表達出的對領袖的親和力。

得道多助,吾道不孤

吾道不孤,卡斯特羅目前至少有委內瑞拉的查韋斯這位親密戰友,玻利維亞莫拉萊斯、巴西盧拉、烏拉圭巴斯克斯這些盟友,還有着若干政治友好。拉丁美洲民眾的覺醒,不再容許美國把中南美洲作為美國後院那麼進行經濟搜括,也不再在政治上當上美國的僕從。這是拉丁美洲人民的覺醒,也是美國單邊霸權和利已主義的自食惡果。而古巴的獨立自主和敢於抗擊強權的榜樣,也對他們有一定的精神感召。

卡斯特羅的領導,要頂住國際國內沉重的社會壓力,如果不能小心地維護社會利益分配的基本公正和穏定,維護「要窮大家一起窮」,減少公眾在社會現實上的心理不平衡。他的政權不可能持久。

古巴的社會福利保障覆蓋率達百之一百,上學和醫療全部免費,百分之九十的古巴人擁有統一分配的住房。

古巴的高層領導的廉潔之風,起了十分重要的表率作用。舉個例子說,古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委員會副主席拉赫,生活樸素,外出乘坐的是破舊的車子,沒有司機,自已開車或由兒子開車。他還沒有自己的官邸,要住在老母親的舊宅裡。

古巴不可戰勝

總結來說,卡斯特羅的功績是:

第一, 不搞個人崇拜,不搞終身制。

第二, 建立一個廉潔、公平、公正,不搞特權的政府。

第三, 在社會福利上,創立了一個全民共享福利的榜樣。

卡斯特羅病重暫時交權之後,美國已經為「後卡斯特羅時代」作好準備。其具體的做法是已成立一個「援助自由古巴委員會」,並聲稱「要轉型不要繼位」,要力阻卡斯特羅的弟弟勞爾繼位,要在卡斯特羅缷任後兩周為古巴提供民主的「技術支持」。

勞爾現在已經正式接任,他在前年年底慶祝卡斯特羅八十歲生日的閱兵式上,己正式向美國伸出了橄欖枝,他説:「我們籍此機會,重申我們願意在談判桌上解決美國與古巴的爭端」,「我們願意耐心等待常識主導華盛頓權力核心的時刻來臨」,

我們相信古巴是不可戰勝的。

作者電郵: hmng@puikiu.edu.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