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為什麼出現移民潮?

北京<人民日報>423,在內頁頭版刊登了一篇對近年內地掀起第三波移民潮的報道。開頭便說﹕“海外移民又熱起來了”,並指出,自1999年以後的10年間,中國內地有200萬人合法取得外國“綠卡”。

報道說,中國人的海外移民,在改革開放以後,經歷了三個階段。第一階段是上世紀1979年至80年代中期,以國家公派、海外團聚和自費留學等為主。第二階段是上世紀90年代中期到2003年,大部分是技術移民,不單是精英分子,還有不少是一般勞動力的。第三階段是2007年至今,隨着中國經濟騰飛,樓市升溫、股票大漲,部分人積累了相當的財富,投資移民便大幅增長。例如2009年加拿大全球投資移民額為2055人,中國便佔了1000人。

官方指出移民四大原因

中國人向外移民的原因什麼呢?

該報的分析是﹕

1. 便利海外業務拓展。持有美、加、澳、新加坡護照的,處理海外業務較為方便,不然次次為取得簽證而費時失事。

2. 為了更健康的生活環境。這些人害怕一如北京的沙塵暴,也擔心食品安全。

3. 更完善的社會保障。有說在北京史家胡同買一居室,可以在渥太華買幢200平方的獨楝別墅。此外還有終身醫療服務,孩子的牛奶補貼、養老金等等。

4. 更安全的財富氛圍。他們認為國內的投資環境離法治化和規範化還有距離,許多投資渠道限制民營資本進入。加上貧富懸殊,社會上對財富“原罪”的追問,以及“仇富”心態滋生,強化了他們的移民動機。

以上的官方說法也是事實。其中對內地“法治化和規範化”不足這一點,更是正當營商者和民營企業家的一塊心病。

貪官外逃的實例

對於貪官外逃和移動資產的問題,該報的分析輕輕帶過。其實這正是利用移民和準備利用移民的貪官和“準貪官”逃避審判的重要渠道。

我在數年前到澳洲旅遊的時候,在友人家中碰到好幾位廣東一些市縣級的中低級幹部。他們不是移民,是到澳洲“探親”。他們仍然在職,但妻兒子女已經移民澳洲,算是一些“九品”“裸官”。他們的家屬是如何移民的,他們為什麼能每年都去外國探親,我不便探問。但這些人有代表性,他們也許不是“準貪官”,但為何能到澳洲大城市中置業安家,實在令人置疑。

再舉一個實例,前香港新華社副社長鄭華,官至該社第二把手,主管社內財政及所經營商業業務。在職時已廣交權貴,先把子女送去澳洲“留學”,舖定後路。他缷任副社長後回廣州擔任一個全國政協委員閒職。當他主管新華社一個公司的總經理因貪腐而出事被判處死刑,他知道東窗事發,便以探親為名,潛逃美國。

這種貪官外逃的例子實在不勝枚舉,帶走的資金也以千億計。

高級幹部應該立個榜樣

貪官移民是邪道,但許多私營企業家移民都是正道。既然內地投資環境“離法治化和規範化”尚遠、賺了錢的私營企業家便大都分都把資金外移。近的便是移來香港,或置業或投資,並把家人申請移居本港,這也是香港豪宅被炒貴的原因之一。如果嫌香港太近大陸,又是祖國的一部分,為求更加安全,便把資金和家人進一步送到外國。<人民日報>的報道承認﹕“許多人移民海外,不是因為國內的物質條件差,而是覺得發展環境還達不到自己的要求”。

至於有權勢的高級幹部,差不多都有兒女家人在海外。雖然大部分是出國留學,但也有不少已取得外國國籍。像溫家寶總理親自對我說的,他没有一個家人在海外。這種領導幹部,相信是絶少數。當然,出國留學並没有不好,但應該落葉歸根,學成為祖國服務,高級幹部更應該立個榜樣。

接受海外教育成為時尚

根據中國社會科學院2007年<全球政治與安全>報告顯示,中國成為世界最大的移民輸出國的同時,流失的精英數量也是世界之首。自1978年以來,有106萬中國學生留學海外,僅有27.5萬人回國。流失的有78.5萬青年才俊,據說相當於30所北大,30所清華的所有在校本科生。

出國留學成為中產以上階層的子弟的第一選擇,也與中國大學不太爭氣有關。最近國際大學研究機構發表亞洲大學排名,中國最出名的名牌大學北京大學、清華大學、復旦大學竟然排不進前十名。排名第一的是香港科技大學,第二的是香港大學。香港中文大學排第五位。北大袛排第十三,在香港及日本五家大學和新加坡大學之後。清華竟排到第十六,復旦是第二十一。許多外國大學校長和教育專家都批評中國大學教育存在的弊病。加上多年來大學調整的分分合合,招生大躍進而重量不重質,問題叢生。本文不是專門討論教育,話頭就此打住。

移民並不全是壞事

原本移民外國,並不完全是壞事。近代百多年來,中國移民造成海外數以千萬計的華僑,他們在支持中國革命,傳播中華文化,投資祖國經濟建設,與辦大中小學,起了重大作用和貢獻。

現在講究國際視野,全球一體化的現象逐步形成。多點移民,多點華僑,只有好處,没有壞處。正當的移民和家庭團聚應該給以方便和照顧。但從移民潮中暴露出人才和資金外流是因我們的法治不健全,缺乏一個安全穏定的投資環境。同時也有一部分貪腐官僚以移民的方式出逃,暴露我們的反腐肅貪的工作仍然十分艱巨。在探討移民潮的同時,必須及時清理我國內在的若干問題。

電郵﹕hmng@puikiu.edu.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