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人唾棄反骨仔 萬代讚揚正氣歌

<三國演義>中,蜀國大將魏延,被諸葛亮看出他腦後有反骨,日後必反。諸葛亮生前留有錦囊,授馬岱以密計,在魏延造反時,立即斬之。後人便把魏延稱為“反骨仔”,包含有背叛,賣主求榮的意思。

與“反骨仔”相對的,是講究“骨氣”,即氣節。文天祥的<正氣歌>流傳千古,便是世人對氣節的肯定和歌頌。現代史上許多有骨氣的英雄人物,寧死不屈,都為後人所傳頌。近代革命,從黃花崗七十二烈士到辛亥革命,抗日戰爭、解放戰爭,都湧現千千萬萬的有骨氣的人物。在敵人的屠刀前顯出英雄氣慨,令人肅然起敬。

中華民族崇尚骨氣,蔑視叛徒。更對翻雲覆雨的反骨仔嗤之以鼻,這是十分有益的道德傳統,值得發揚光大。

顧順章和汪精衛

中國共產黨早年最大的反骨仔是顧順章。顧是1925年上海五卅運動的參與者,之後入黨,並被派去蘇聯接受特工訓練,回國後擔任中共中央政治保衛局局長。1927國共分裂,中共中央轉入地下,上海成立“中央特科”,即情報組織,顧是負責人之一,負責保衛上海中共中央安全。1931年顧被國民黨逮捕後叛變,短短一年為國民黨賣命,逮捕和殺害了大量中共地下黨員。中共中央由於有線人在國民黨高層,周恩來等人方免於難。顧後因有自立門戶的意圖,為蔣介石所殺。

國民黨也有最大的反骨仔,那便是汪精衛。眾所周知,汪逆投靠日冦,到淪陷區南京另立偽政府,在日本人卵翼下妄圖搞第二個偽“滿州國”。抗戰後期,病死日本,成為遺臭萬年的頭號漢奸。

“港獨”的變種思維

回說香港政壇,也有不少反骨仔。

有的在港英統治時期,當時得令,意氣風發。對英國人在中英談判中主張“主權換治權”舉雙手贊成,甚且在英國人看到大勢已去,不得不接納中國政府的收回香港的原則方案,簽着中英聯合聲明之後,仍喋喋不休堅持“主權換治權”。這種秉承“没有英國人直接統治的英國人統治”的思維,便是在回歸後高唱香港是實際上“獨立政治實體”,推行“顯性”或“隠性”的“港獨”活動的人。並把這種變種思維廣為傳播,在氣候合適的時候,便跳出來表演。

這些表演者有不少是尊貴的立法會議員,是宣誓遵守<基本法>和效忠特區政府的。去年他們叫嚷“五區公投,全民起義”,與公開宣布“香港獨立”只有一線之遙,是違法的。同時,也是對特區的背叛,對祖國的背叛。

有人早在六年前便公開在議會中大叫香港已經變成“中國殖民地”。香港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如何變成“殖民地”了?難道中國是一個侵略佔領香港的外國嗎?

香港也有反骨仔

把這些人看或“反骨仔”,已經是抬舉了他們,他們骨子裡就不認自己是中國人。有的更赤裸裸的表示以作中國人為恥,對中國內地的一切都看不順眼。壞的我們當然要批評,好的他們也要加以歪曲。這些人真正如<莊子‧秋子>篇所說﹕“夏蟲不可以語於冰者,篤於時也;曲士不可以語於道者,朿於教也”。

至於有些人身在建制之內,不通過正常渠道謀求共識,郤熱衷於“反戈一擊”,以謀取政治資本。例如2003年為基本法23條立法,當年沙士疫症蔓延,香港經濟走下坡,政府推銷立法手法生硬,中央又未審時度勢,致使立法半途而廢。但有人更在背後捅上一刀,至今造成立法倍加困難。

更有人在當年忽然自稱民主派,預言如果強行通過立法,當日可能“血洗中環”。

改邪歸正不是反骨

歷史上有改邪歸正者,當然不能說是反骨。他們是覺今是而昔非。如參加邪惡組織、殺人放火的,往後良心發現,後悔早年誤入歧途,棄暗投明,當然是大大的好事。

也有在政治上棄暗投明,真正是起義者。例如解放戰爭時期,蔣介石政權十分腐敗,已大失民心,他手下的許多手握兵權的將領,不滿蔣政權,更看到他的大勢已去,於是紛紛率兵起義。如傅作義之於北平,程潛在湖南,這是真正的起義。為人民立功,避免戰火的蔓延和城市的破壞。

有人批評回歸後原先為港英政權服務的,願意為特區政府效勞的是“舊電池”,加以貶斥,這是不對的。鄧小平早就對港人治港下了一個定義,說是由愛國者為主體,而愛國者的標準只有三條﹕尊重自己的民族;誠心誠意擁護祖國恢復行使對香港的主權,不損害香港的繁榮和穏定。其中並没有排除先前為港英政府服務的官員或議員。但是不尊重自己的民族,以作中國人為恥,認為香港已變成“中國殖民地”的,反對香港回歸祖國的人當然應該除外。

瞻仰岳飛的感受

中國人歷史上都贊揚氣節,鄙視反骨仔。我近日再游杭州,又一次去瞻仰岳飛墓,不免又想起岳飛“盡忠報國”的愛國精神,和默念<滿江紅>這一首“壯懷激烈”詞篇。

對於跪在岳飛墓前的四個鐵鑄奸凶,秦檜、王氏(秦檜妻)、萬俟卨、張俊,五百年來,不僅受人咒罵,而且被游人打得鼻塌耳折,指落臂斷,屢鑄屢毁。現在的鐵像是1979年重鑄的,可見世人對反骨仔、佞臣的痛恨。

做人當然要做一個正直的人,政治上反反覆覆,為一已的利益而反骨,徒增後人咒罵而已。

電郵﹕hmng@puikiu.edu.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