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的私語》

5D 王珺玥

依偎在你的
懷裡
我感受到世界的
愛意
繁盛的枝杈間
不必理會
變幻的天際
喧鬧的鳥雀
我有你溫柔的
注視

化為塵泥
無法逃脫的
悲寂
但願我還能愛你
在每一處脈絡
與你
親密
你的歡顏
點燃我
無數的
笑意

想去撒哈拉沙漠找雨
讓它滴落我乾涸的
心底
想到鹽田死亡谷找綠
讓它修補我破敗的
身軀
我深藏著一個秘密
願與你相約
在每一陣春風裡

《青草謠》

5C 張欣怡

二月寒峭的春風
生長出嬌嫩的綠精靈
剛剛探出腦袋來——

哎呀!你瞧,
它是多麼可愛
逃開了土地的懷抱
奮不顧身地投入世間
吐一口空氣的芬香

土地是它的牢籠
將它保護其中
可它要掙脫
尋找最後的自由

哎呀!你瞧,
它是多麼勇敢
掙斷了重重的枷鎖
信心滿滿地衝破了泥土
賭一次生命的倔強

天空是它的嚮往
將它包羅接納
而它要向上
追求更純粹的蔚藍

《夢途》

5C 張欣怡

路燈是昏暗的守夜人
我於城市中穿梭
小心翼翼地撿起
或放下
碎了一地的夢

無處可逃的盡頭
羞怯而陌生的
是漫天的星點
這個悄然的世界
你說
夢已碎
何必再追
拾起散落一地的
徬徨與惆悵

讓我們再會吧
關於夢想或其他
點綴的是今日的天氣
明天的陽光

讓我們再會吧
關於生活與其他
裝扮的是現在的氣候
未來的春秋

讓我們再會吧
於黑夜
於夢中

粵語吟誦之傳承

招祥麒校長

粵語吟誦的傳統,可追溯到三千年前的周代,當時掌管國家音樂的最高官員「大司樂」以「樂語」教授國子時,用了六個步驟:興、道、諷、誦、言、語。其中背文曰「諷」,以聲節之曰「誦」。要學生背文,當然要求出聲,背熟以後,進一步要求學生以優美的聲音演繹,作為歌唱前的準備。由此可見,「誦」,是在「背書」的基礎上,詠而出之,不須歌譜,無樂器伴奏。

這種沒有歌譜的「誦」,歷代都是語言文學「學」與「教」的必要手段。唐代韓愈所說的「氣盛,則言之短長與聲之高下者皆宜」,就是強調讀書的方法。到了清代,「桐城古文家」更將韓愈的見解發揚光大,提出了「因聲求氣」的觀點,這對於朗誦理論的發展非常重要。 Continue reading

與候任特首林鄭月娥談教育

招祥麒校長

重溫林鄭月娥競選特首有關教育方面的政綱,政綱中「優質教育,專業領航」一章雖然只佔五頁,但「讓香港更美好」的願景下,整份政綱自然離不開「人」。素質培養、教育推動、經濟發展、安居就業、關愛民生,以至於與青年同行,共創未來等,都是「人」的問題,也就是「教育」的問題。

在現有的基礎上,林鄭提出增加每年五十億元經常性教育開支。

從直資體制出發,但不限於直資學校教育,我們對五十億元的開支是有期望的。「錢」可以解決很多問題,但「錢」用得不當 ,又會增添很多問題。因此,衡量怎樣用,是應該以「為學生、老師、家長和校長,創造一個穩定、關懷、具啟發性及富滿足感的教與學環境」作為前提,而以能否「培養青年人成為有質素的新一代,對社會有承擔、具國家觀念、香港情懷和國際視野」來作為撥款的標準。現在各方勢力磨拳擦掌,希望將五十億元有效運用之餘,也為己方爭取更多而提出建議。五十億元的確不少,但畢竟不是無限,分餅仔式的結果,誰都滿足不了,更會引出新的問題。林鄭必須在「前提」下定出標準,誰的方案更能「改善教育質素,對學生最有利」的,才應予以支持! Continue reading

成長學習周

招祥麒校長

我校自2009年開始設定「成長學習周」,讓中一至中五級的學生七百多人利用三至五天的時間一齊離開校園,離開香港,進行各式各樣的培訓活動,既配合學校培養青年領袖人才的願景,也讓學生實踐課堂所學。

中一級的軍訓,我們多選擇在國內如黃埔青少年軍校進行,也有在本地邀請駐港解放軍指導。軍人生活講求紀律,連走路、列隊、步操、吃飯、臥鋪整理等都有嚴格要求。「給我一個學員,還你一個軍人」的宣傳雖然有點誇張,但「合理的要求是訓練,不合理的要求是磨練」確有道理。不少學生在結業禮上表現,真令人有脫胎換骨之感。

對中二級學生的培訓,我們曾選擇讓學生接受農務勞動技術教育,也曾代之以交流考察,很視乎聯繫的結果和地點限制。農務勞動和生活技能體驗對學生很有好處。鋤地、除草、挑水等相對輕鬆的勞動,對於長期生活在城市的學生,考驗不少。至於生活技能實踐活動,例如在仿真的煙霧環境中學習摸索逃生及製作生態瓶等,都切合生活需要而富於趣味。 Continue reading

孺子可教

吳康民主席

和一位老女同事茶敘,回憶往事,已逾半個世紀。這位女同事,當年十七歲,剛從崇文英文書院畢業,經友人介紹前來我所主持的學校小學部教書。

當年她稚氣未除,恐怕會被年長的學生欺負,所以我要教她為師之道。後來她離校從商,設立工廠,頗有所獲,成為小富婆。但她並未忘本,與我經常有所來往。而且她愛好旅行,曾與我同遊歐洲及各地。只是她經常有行山嗜好,我則懶於步行;後來她卻和一位行山相識的行友結婚,婚後她不再教書。

不少舊同事棄教從商,都業有所成。老校友畢業後從商者數以百計。這些校友,有的捐款贊助學校作助學金,也有以各種方式幫助學校發展。我則「從一而終」,堅持愛國教育工作七十年,從未言悔。我曾說初來港時,銅鑼灣波斯富街的鬧市還是一片荒地,該地的地價是一呎三元,如果當年我投身地產業或參加地產活動,可能今天也是一個小富翁呢。 Continue reading

我因為生命而感動

6A 伍樂詩

生命,像人的指紋,像那複雜的基因鏈,大同小異,卻都是獨一無二的存在。

每一個生命,都是幸運的,或帶著滿滿的祝福,或迎著濃濃的期盼,又或以自己頑強的意志,降臨到這個世界。醫院,有著病痛的絕望,也帶著新生的希望。接生的手術室門口,你或可常常看見相似的一幕情景,準爸爸在走廊中,或焦急的看著緩慢的時鐘坐立不安,或毛躁的如熱鍋上的螞蟻來回踱步;或看似淡定的看著手術室門口如坐針氈;最後,隨著孕婦隱忍而堅強的呼痛聲結束,嘹亮清脆的哭啼聲響起,驅走男人眉間的擔憂,那是充滿愛和期盼的降臨。生命的降臨其實更多發生在自然中,樹上的果子成熟掉落地面,大樹像完成使命,安靜的等待枯黃和衰老,而掉落的果子漸漸被落葉和塵土掩蓋,它努力著,掙扎著,汲取土地的養分,緩慢而堅強地成長,等待著破土而出,傲然面對陽光和雨水的一天,那是頑強倔強的新生。 Continue reading

談遺傳

吳康民主席

不知怎的,退休以後,飯局頻繁,每周總有三兩頓。有時認為見見老朋友也好,但活動太多,頗感疲累。沒有聚會則感孤單,有了飯局又覺奔波,老人心理,矛盾之至。

過去寫這些隨筆短文,很是得心應手,千字之文,不消一小時。現在則是思索命題,也要花不少時間。是思路枯竭不暢,還是邏輯思維混亂,我自己也不知道。

寫還是不寫,心裡矛盾得很。佔有報紙的專欄地盤,已有數十年之久,與報紙編輯和讀者也建立了感情。有時收到遠地的個別讀者來信,討論文章的內容,頓覺遠方有知音,心裡很有滿足感。 Continue reading

《青年樂園》憶昔

吳康民主席

老年人喜歡懷舊,偶然翻起一本新書,不知什麼時候由一位校友送來的,書名是《誌.青春——甲子回望青年樂園》。翻開一看,竟撩起60年前的一段歷史回望。

該書的開篇第3頁,便點出《青年樂園》的來龍去脈: 「一九五六年四月,刊物由吳康民在幕後推動創辦,並由其小姨黃穗華擔任督印人,襟弟洪新擔任經理,陳樂群和陳序臻擔任編輯,汪澄為首任社長和總編輯。社址最初設於灣仔吳康民岳父的家中。可見,刊物的初創階段,和吳康民及其親友實在有密切的關係。一九五八年八月,吳康民在接任培僑中學的校長後,慢慢淡出《青年樂園》的事務,汪澄也在一九五九年離開……」60年前,由美國新聞署在港資助出版的《中國學生周報》,在香港中學生中,頗有市場。我當年雖任教於培僑中學,但年輕力壯,總想在香港青年工作中有所作為。眼看美國人插手香港青年活動,頗有與他們一爭短長的雄心壯志。所以毅然負起一個對抗《中國學生周報》責任,純是初生之犢不怕虎的一股勇氣,並不是受到什麼指示而為的。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