丙申年春聯與詠猴詩

招祥麒校長

新一期的《青年學藝園地》擬於農曆新年前後出版。筆者應邀撰寫了一副春聯和一首詠猴詩,以表祝賀。

春聯云:「丙夜精勤,深觀世態;申猴矯健,傲嘯春林。」今年是乙未羊年,接著便是丙申猴年,以「丙申」二字嵌在上、下聯之首,屬鶴頂格。丙夜,指半夜子時,還能努力精勤,自然內蘊豐厚,對世情事態的變化,乃有深入的觀測;申年肖猴,猴子矯健,在春天的林木上傲然啼嘯,一派生動活潑之象。

至於詠猴詩,我用七言古體寫作,題為「丙申猴年詠猴」,曰:

「猿者為猴猴者猿,得意何須異物看。許我胡塗一盃酒,新歲未論申與酉。君不見矯捷翻騰上高枝,倚崖嘯月垂客思。又不見道旁覓食擾行旅,露牙捶胸欺小兒。高標低竄誠萬狀,世情好惡一例宜。海嶠南,水庫邊;振振衍,遍山巒。群居賴得郊野地,比鄰廣廈近市廛。遊人飽食贅肉長,樹巔峰頂難攀援。久矣情搖啼不住,詩仙青蓮有名句。瞿塘巫峽曾重遊,猿聲苦恨無尋處。今我耳聞三兩聲,騷魂飛渡千秋去。屬相依人計韶華,春風緣牖愜萬家。吉語靈猴世稱黠,我愛濂文爛若霞。猿且知有母,含義足永久,為子不孝更何為?薄養無違須及時。」 Continue reading

朗誦技巧(上)

招祥麒校長

香港學校朗誦風氣頗盛,每年學界的大型賽事,參與者動輒逾十萬人次。論及朗誦藝術的本質,固然以聲音為首,由聲音而帶出感情,由感情而帶出動作,最後三者相浹相和,融為一體。筆者同意朗誦是一門綜合藝術,但這門藝術一定要以文學為基礎、為起點,然後結合歌唱與戲劇成分,才能催生最好的化學作用,才能避免朗誦時聲、情、態的浪費與失真。因此,朗誦一篇作品之前,必須進行分析,留意當中每一個「字」的讀音和意義,然後整合為句、為段、為全篇,了解作家在作品中敘述的「事」、描寫的「景」、抒發的「情」和討論的「理」,從內容的深究,到寫作技巧的探討,以期獲知作者為什麼寫?寫什麼?怎樣寫?當文學條件通過以後,才運用歌唱和戲劇技巧,重現作家的心畫、心聲。

談到朗誦的技巧,千變萬化,筆者經驗所得,可概括為十項要點:

一、 吐辭清晰音求準

「字正腔圓」,是對朗誦者吐字的基本要求與衡量標準。具體而言,則為準確、清晰、圓潤、集中及流暢。元代燕南芝庵說:「聲要圓熟,腔要徹滿。」明代魏良輔說:「曲有三絕:字清為一絕。」明代沈寵綏《度曲須知》說:「凡敷衍一字,各有字頭、字腹、字尾之音。」清代李漁說:「字頭、字尾及餘音,皆須隱而不現,使聽者聞之,但有其音,並無其字,始稱善用頭尾者。一有字跡,則沾泥帶水,有不如無矣。」歌唱強調吐辭清晰準確的重要,朗誦的要求也是一致的。 Continue reading

朗誦技巧(下)

招祥麒校長

前文提到朗誦技巧的十項要點的其中五點,本文續談第六至第十點:

六、語調抑揚賽管絃

處理語調先要體會作者當時的思想感情。語氣表現思想感情,語調表現說話者的態度,兩者可綜合去看。要用適當的說話態度把作者所表達的內容情感表達出來。語調最常見的有四種方式,包括平直、曲折、上升、下降各法。然而,朗誦的處理,不能千篇一律,過程中包含萬千變化。例如,不一定凡疑問句都以上升調處理的,否則,便如機械式的毫無生動變化了。

七、 顧盼生神自風采

朗誦固然以聲音為主,但作為表演藝術,朗誦者的眼神運用至關重要。朗誦時目力投點流露出對作品豐富的想像,觀眾也隨誦者的想像而進入作品,感受作品的真、善、美。

這一點說來易,但真正做到卻很難。在誦壇上的優勝者,多能在這方面著力而取得佳績。 Continue reading

挽救瀕臨絕響的粵語吟誦

招祥麒

吟誦的傳統可上溯至三千年前的周代。《周禮‧春官‧大司樂》提到掌管國家音樂的最高官員教授國子時,用了六個步驟:興、道、諷、誦、言、語。其中背文曰「諷」,以聲節之曰「誦」。要學生背文,當然要求出聲,背熟以後,進一步要求學生以優美的聲音演繹,作為歌唱前的準備。由此可見,「誦」,是在「背書」的基礎上,詠而出之,不須歌譜,無樂器伴奏。

「誦」,現代稱之為「朗誦」(「朗」是「清晰明亮」的意思)。在聲入心通的原理下,「朗誦」逐漸成為語文教育的重要手段。由古及今,教師都通過「示範誦」、「個人誦」、「集體誦」、「小組誦」、「輪流誦」等多種形式,讓學生感受作品的境界,體悟作者的「心畫、心聲」。

從藝術技巧作分類,「朗誦」一般分為「台詞誦」和「吟誦」兩種。台詞誦類似舞台上的自白,其重點在一「誦」字,就是用抑揚頓挫的聲調合符節奏的將作品演繹出來。至於吟誦,其重點在一「吟」字,這是一種沒有歌譜的、自我性很濃厚的哼哼唱唱,有極大的空間可以發揮創意,只要順著文字聲調去發展音樂旋律,使字調和聲腔完全結合的演繹方法。 Continue reading

家傳戶誦的中秋詞(上)

招祥麒校長

中秋,是中國人懷有特殊情感的節日。一家人聚在一起吃月餅,敘天倫,何其快樂!如有親人、朋友相隔異鄉,到中秋之時,共看分外明的圓月,心底也平添一點慰藉。幾年前的中秋夜,筆者在延安楊家嶺的窑洞賓館度過,有詩云:「百盞紅燈對月儔,輕寒窑洞度中秋。蘇詞興寄平生意,玉宇天涯未許留。」筆者當時對月高聲朗誦蘇東坡的《水調歌頭》,情靈搖蕩,寄興無端,游子在外懷親之思,於焉深切體會。

蘇東坡的《水調歌頭》,向來被視為中秋詞最好的作品,作於宋神宗熙寧九年(1076)丙辰年的中秋節。當時他在密州(今山東諸城)任太守。詞前的小序交待了寫作的過程:「丙辰中秋,歡飲達旦,大醉,作此篇,兼懷子由。」東坡兄弟情誼甚篤,他與蘇轍在潁州分別後有詩曰:「咫尺不相見,實與千里同,人生無離別,誰知恩愛重。」(《潁州初別子由》)此時,兩兄弟睽違六年,自然想念甚殷,面對中秋圓月,歡飲大醉後的落寞,自然興起懷人之思。究其實,卻是一種對官場失意和宦途險惡體驗的昇華與總結。

試看這首中秋詞:「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    轉朱閣,低綺戶,照無眠。不應有恨,何事長向別時圓?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一直都是家傳戶誦的名作,它所產生的興、觀、群、怨作用,真不知慰藉多少人的心靈。 Continue reading

家傳戶誦的中秋詞(下)

招祥麒校長

說回東坡的中秋詞,詞分上、下兩片。上片借詠月抒發內心出世與入世的思想矛盾。詞人落筆奇特,極富浪漫色彩。首二句「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用李白《把酒問月》「青天有月來幾時?我今停杯一問之」之意,像是追溯明月的起源、宇宙之伊始。凡問,有不知而問,也有明知故問。詞人接下的兩句,並無就前問作答,相反進一步設疑,「天上宮闕」承「明月」,「今夕是何年」承「幾時有」,使疑問愈趨深邃,益發令人思考。詞人的問題就如屈原《天問》一樣得不到回應,自然產生「我欲乘風歸去」的衝動,探個究竟。李白被賀知章稱為「謫仙人」,詞人於此有自比之意。蔡絛的《鐵圍山叢談》說:「東坡公昔與客游金山,適中秋夕,天宇四垂,一碧無際,加江流澒湧,俄月色如晝,遂共登金山山頂之妙高臺,命(袁)綯歌其《水調歌頭》曰:『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歌罷,坡為起舞,而顧問曰:『此便是神仙矣。』」從詞人的想象中,既有神仙之感,當然能御風回歸天上,看看人間「今夕」又是天上的何年?詞人這種脫離人世、超越自然的奇想,一方面來自他對宇宙奧秘的好奇,更主要的是來自對現實人間的不滿。人世間有如此多的不如意事,迫使詞人幻想擺脫人世,往瓊樓玉宇中過那逍遙自在的神仙生活。畢竟,詞人不同李白,李白一旦幻想起來,便能忘懷現實「游仙」而去,詞人相對是現實的,他害怕天上「瓊樓玉宇」儘管美好,可是「高處不勝寒」,不適合人居,倒不如在人間起舞,自弄清影。就這樣,詞人營造了一種似人間而又非人間的意境,和一種既醉欲醒徘徊于現實與理想的感覺,既矛盾,而又統一。這不單揭示出詞人本身的心路歷程,也是他面對肅殺的政治氛圍,而能在失意中表現出人所不能的豁達。詞人這種表達方法,贏得後人仿效,如黃庭堅《水調歌頭》(瑶草一何碧):「我欲穿花尋路,直入白雲深處,浩氣展虹霓。只恐花深裡,紅露濕人衣。」又如趙秉文《水調歌頭》(昔擬栩仙人王雲鶴贈予詩云,寄與):「我欲騎鯨歸去,只恐神仙官府,嫌我醉時真。笑拍群仙手,幾度夢中身。」 Continue reading

大閱兵後答諸生問

招祥麒校長

 九月三日抗戰勝利七十周年閱兵大典,舉世關注。香港亦多了一天公眾假期。那天早上,我與一批學生參加在大會堂公園舉行的紀念活動,稍後,在網上觀看直播北京舉行的閱兵大典。其後,與學生談及大閱兵之事,學生提出幾個疑問,我一一作了回應。

問題一:習近平主席講話中提到:「我們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七十周年,就是要銘記歷史、緬懷先烈、珍愛和平、開創未來。」 其中「銘記歷史、緬懷先烈」我們懂得,但舉行閱兵,展示武器,是否與「珍愛和平、開創未來」相違背?

回應:閱兵的目的在展示武力,這點是毫無疑問的。問題在於展示武力的背後意義,是窮兵黷武,威脅別國,還是宣揚武德?「武」這個字,甲骨文寫作「」,即是「」(戈,兵器)之下加「」(止,腳趾,行進之意),表示持戈而行。楚莊王是春秋時代的雄主,《左傳˙宣公十二年》記載了他的話:「夫武,禁暴、戢兵、保大、定功、安民、和眾、豐財者也。」意思是指,武的作用,是用於禁止強暴、消除戰爭、保持強大、鞏固基業、安定百姓、團結民眾、增加財富。許慎在《說文解字》說:「武,楚莊王曰:『夫武,定功戢兵。故止戈爲武。』  」這就是我們常說的「武德」,和我們習武的背後意義是一致的。習武,能強身健體,目的不在威脅他人,而在保衛自己;有些人是具侵略性的,總會伺機侵犯他人,練好武藝,展示實力,就是告訴具侵略性的人不應妄動。這是最能顯示珍愛和平的方法。否則,人家打你,就只有三個結果:「你被打,受傷」、「你還擊,對方受傷」和「兩敗俱傷」。三個結果都不好。由1931年九一八事變到抗戰勝利止,中國飽受被侵略之痛、之苦,究其原因,就是國家不夠強,否則,日本縱有軍國主義好戰份子,也未必敢輕易發動侵略。國家際此抗戰勝利七十周年的時刻舉行閱兵,就是要大家銘記過去,懷緬先烈的犧牲精神,更重要是揭示珍愛和平,持續不斷地開創未來。 Continue reading

抗戰勝利七十周年詩歌吟唱會

招祥麒校長

香港詩詞學會假中央圖書館舉辦第六屆中國詩人節詩歌吟唱會,吟唱會以紀念抗日戰爭勝利七十周年為主題,筆者被邀參與。孔子說:「詩,可以興,可以觀,可以群,可以怨。」無論創作詩和欣賞詩,都可以得到相同的效果。活動要求詩人在眾人前「吟唱」自己的作品,難度又高了一層。

開幕式林峰會長致詞完結前,吟唱了他是作品:「回首山河碎,英魂恨不眠。頭顱填北海,氣血貫中天。勒石三千字,藏山萬年。降書猶墨濕,釣島又烽煙。」詩繫家國之情,語多激昂。會場上聲音迴蕩,讓聽者的情靈搖動。

當天場刊上很多詩人的作品,筆者都非常欣賞。一邊看,一邊聽,更多是思緒的交織,追昔,撫今,是恨,是怨,是亢揚,是低迴,分合交纏,莫以名狀。試看劉衛林教授的《抗戰勝利七十周年紀念感賦》:「國難於今七十秋,河山歷刧痛回眸。金陵尚記屠城恨,東海仍深釣嶼讎。莫肯冤償慰安婦,諱言癘虐滿洲囚。八年血淚須凝聚,奮起炎黃遍九洲。」回顧八年抗戰之事,對侵略者的罪行,扼要點明,而終以炎黃奮起為勉。陳志清教授的同題作品云:「漫天戰火自蘆溝,血迹斑斑烙石頭,九域風濤驚宇內,八年夢魘遍神州。貪殘終結遭仁伐,悲憤長歌激壯流。收拾金甌傳百代,應從碧血照千秋。蒼生難耐災重降,上國相覷豈道謀。」「九域風濤」和「八年夢魘」,語短情深。詩以排律出之,寫作又較一般律詩為難。「應從碧血照千秋」,由情入理之句,甚得我心。 Continue reading

小茶樓隨想

招祥麒校長

前些日子的一大清早,駕車往荃灣一間小學參加粵語正音協會的正音大使嘉許及頒獎禮。為了避免遲到,我提早出門,先到荃灣吃早餐。車停在福來邨附近的露天停車場。不多遠,看到了久違的地鋪小茶樓——門前放著點心車,方便外賣。

1983年我搬住荃灣的荃威花園,迎接與太太的愛情結晶誕生。五百多呎建築面積的單位二十九萬八千元,一成首期,九成按揭,年息十多厘。兩口子三份工的收入除必須的生活費外,都用來供樓還款。我們不怨天尤人,甘做樓奴,為的是改善生活環境,為的是孩子未來的生活。現在很多人提出「為乜做樓奴」的想法,有錢便應花盡,得享受時且享受。這種較重視個人的價值觀,沒有對和錯。我受傳統思想影響比較深,倫理觀念較重,生命來自於父母,生命的承繼在子女,因此,個人的生命當要向家人親族負責,人生的努力就有了立根處。責任感再擴而充之,然後能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也許,愈多人有這種思想,社會則愈加和諧穩定。

還記得那些年,遊戲機最流行是「養雞仔」,小朋友愛玩,從中也學懂照顧呵護的道理。現在的電子遊戲,我聽說有殘忍虐殺、為求生而不惜殺害朋友的,頗受歡迎。這種刺激官能、勾發人欲醜惡的遊戲,無疑令開發商大賺一筆,但我覺得,做任何事都要講道德責任的,離開「道德」二字,人與禽獸的差別便不遠了。近年多講年青人的道德教育,學校固然責無旁貸,可是年青人受社會橫流的衝激愈烈,學校工作便愈加事倍功半了。 Continue reading

論師道(上)

招祥麒校長

四川省德陽市第五中學二十九位中文老師來香港交流學習,主事者黃金蓮修女邀請我為他們作一次兩小時的專題演講。德陽五中是當地最好的學校,學生八千多人,單是中文老師已有七十多人,相對香港的學校來說,是很難想象的。我見到他們時,打趣地說:「你們校長恐怕連教職工也未必全都認識!」

我選定的題目是:「論師道:從新高十二篇範文說起」。

新高中中國語文課程原本沒有指定範文,原意是由教師依學生的實際情況,選取最適當的教材施教,但百花齊放的結果是,很多老師掌握不好,學生也無所適從,文言的能力明顯下降。經過前線老師的要求下,教育局增加十二篇文言經典,由今年九月起在中四施教,並在二零一八年舉行的文憑試考核。

文學作品是作家的心畫心聲,,能被稱為經典,經歷時代洗禮而卓然自立,流傳久遠,必然有其光輝耀目的地方。也許,是由於作品的內容豐富、思想純正;也許,是由於寫作的技巧高超、筆力千鈞;而最關鍵的,是從作品文字意義的深層裡,呈現中華文化的道德底蘊。若能將十二篇經典內涵有機地加以組合,通過教與學相互促進的過程,足可融合成放諸四海而皆準的「核心價值」,對和諧社會的建立,有著積極的作用。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