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候任特首林鄭月娥談教育

招祥麒校長

重溫林鄭月娥競選特首有關教育方面的政綱,政綱中「優質教育,專業領航」一章雖然只佔五頁,但「讓香港更美好」的願景下,整份政綱自然離不開「人」。素質培養、教育推動、經濟發展、安居就業、關愛民生,以至於與青年同行,共創未來等,都是「人」的問題,也就是「教育」的問題。

在現有的基礎上,林鄭提出增加每年五十億元經常性教育開支。

從直資體制出發,但不限於直資學校教育,我們對五十億元的開支是有期望的。「錢」可以解決很多問題,但「錢」用得不當 ,又會增添很多問題。因此,衡量怎樣用,是應該以「為學生、老師、家長和校長,創造一個穩定、關懷、具啟發性及富滿足感的教與學環境」作為前提,而以能否「培養青年人成為有質素的新一代,對社會有承擔、具國家觀念、香港情懷和國際視野」來作為撥款的標準。現在各方勢力磨拳擦掌,希望將五十億元有效運用之餘,也為己方爭取更多而提出建議。五十億元的確不少,但畢竟不是無限,分餅仔式的結果,誰都滿足不了,更會引出新的問題。林鄭必須在「前提」下定出標準,誰的方案更能「改善教育質素,對學生最有利」的,才應予以支持!

林鄭的政綱4.12段提到「至於應如何運用這五十億元的額外資源,我會立即與教育界的持份者商議,共同制定緩急先後,處理教育界已提出的問題,包括但不限於以下方面:(i)確立幼師薪級表;(ii)改善中小學教師編制;(iii)把短期合約教席轉為常額教席;(iv)增加對融合教育和特殊教育的支援;(v)改善學校硬體及軟件建設;及(vi)資助高中畢業生升讀自資院校大學學位課程,減低學生的財政負擔。此外,為了減輕剛畢業大專學生償還學費貸款的壓力,探討靈 活還款安排的可行性。」仔細去想,上述六項很難分「緩急」,因為都是教育界「急需解決的問題」,況且,政綱既已提出,也很難分「先後」了。此刻要做的,是「切餅」的藝術怎樣切得好?我期望各方要的餅佔分縮小一點,餘下的餅便可分到別的地方,例如:

一、投放一些資源如秘書人手,廣邀專家學者業界人士既「宏觀」、又「微觀」地檢視教育制度及相關措施;同時,成立一個與教育局緊密聯繫又獨立於教育局外的教育政策研究組織,定期發表報告書,供政府參考。其中好的建議更可列入《特首施政報告》內,予以推行。

二、林鄭要為教育界提供寬鬆的環境,就要使教育局檢視哪些要管,哪些要放手?中低層的官員是根據「政策文件」、「各類通告」、「內部指引」辦事的,特首心存「拆牆鬆綁」的理念,教育局長配合首先要做的,是減低對學校不必要的監管。要這樣做,必先檢視由上而下的文件,過時的條文、過緊的條文通通刪除。坦白說,我校的「學業增值」多年來都非常高,其中一個原因,是學校致力減輕教師文件工作,原則是:「文件可做可不做者不做;必做者務求精簡。」其目的是釋放教師空間,營造更多接觸學生的機會和時間。教育專業的發揮是需要時間和心力的,過份浪費於回應當局的要求,結果是沒盡頭的「雙輸」局面。

三、要變革就需有新政策和新措施,教育局推行的新猷不可能是「辦公室裡想出來的」,事先必然有諮詢。然而,政策由理念到落實的過程最為關鍵,「相關文件」的細節擬定後,應與持分的議會充份溝通,吸收意見,然後才推出。這一點非常重要,一是讓業界將前線的意見反映,而且,推出的具體措施能先獲業界支持。過去很多時,是局方已準備公布了,提早一、二小時請業界來「知會」,這種慣常的做法實有改善的必要。

四、香港是國際大都會,提供多元的學校模式讓學生和家長選擇最為重要。直資計劃的推行是以建立優質私校系統為目的,其精神在給予自主的彈性,讓學校各有特色地辦學。其後,卻慢慢被理解為因接受政府資助而要接受像其他資助學校一樣的監管。正確的理念應是:政府的「公帑」是資助香港市民的子女就學,讓他們自行決定在「政府資助」下,是否還願意多付學費,送子女到直資學校讀書。此外,直資學校也非常願意先行先試,有限度的錄取海外及國內的學生,配合國家「一帶一路」政策,加強「國際化」的推動。

五、七十三所直資學校中,有十一所高中直資學校,而其中八所的運作與普通直資中學無異,卻未能按所收取學生人數獲得相應資助,殊不合理;所涉資源不多,理應撥亂反正。至於政府資助直資學校的「按人頭平均成本」,也非按教育支出除以官津學校學生的總人數計算,而是除以官津學校提供的所有學位計算,這種計算的方法便是減低了人頭的平均成本(因為官津校頗多學位是空置的),對直資學校不公平,建議作出調整。

六、政府提供十五年由幼稚園至中六免費教育,方向絕對正確,但期間並無考慮高中學生的興趣、能力問題。一刀切的學制,令部分學生「捱日子」。建議從多元出路落想,重設嶄新形象的「職業專科學校」,讓部分中三、中四學生轉學,不須應考中學文憑試,而另設階梯,畢業後或投入市場,或轉讀文憑課程,另類升學。

七、為學校增設學校行政主任一職,以減少教師不必要的行政工作,教學質素自然有所提高。假若班師比例的提高,教師便能更貼心的照顧學童,;高中較少學生選修的科目如中國歷史、中國文學、視覺藝術等科,都因人力資源增加而不致廢棄。

八、現有少數直資學校及私立大專院校未有較良好的獨立校舍,而教育局轄下又有過百的空置校舍未被使用。建議撥出,至少也批出中長期的租約,讓有需要的直資學校及私立大專院校申請,使學生能在較好的環境下學習。

上述八點合起來,也不需要太多資源,卻對香港的教育發展,尤其在學生利益上都有好處,期望林鄭及其新班子予以積極考慮。

(本文已於《星島日報》2017年5月19日刊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