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玉案》的「案」怎樣讀?(下)

招祥麒校長

前文提到自北宋曾鞏開始,即有學者支持將青玉案的「案」字讀作「碗」。

就否定「案」音「碗」的問題上,明代王世貞(1526-1590)說法最有針對性,他在《弇州四部稿》卷一百五十八說:「孟光舉案齊眉,按《說文》『几屬也』。楊用修(筆者案:楊慎,字用修)引張平子『何以報之青玉案』,謂以為青玉盌,且云一婦人安能舉案,則用修以案為今之案卓耳。以案作盌,尤無據。按《楚漢春秋》淮陰侯謝武涉:『漢王賜臣玉案之食。』以今度之,想是玉盤而下有足者曰玉案,故《說文》以為几屬耳。或於案中別寘器或徑寘食。若孟光則力能舉石臼,而況一案乎?」王氏批評楊慎誤將「案」為「案桌」,其實「案」是「有足的盤」;又指前人以「案」為「盌」,純屬猜度無據。稍後的彭大翼(1552-1643)在其《山堂肆考》卷九十四中亦持此說。清代王念孫(1744-1832)《廣雅疏證˙釋器》進一步說:「古人持案以進食,若今人持承盤。《漢書˙外戚傳》云『許後朝皇太后,親奉案上食』是也。亦自持案以食,若今持酒杯者並盤而舉之。《鹽鐵論˙取下篇》云『從容房闈之間,垂拱持案而食』是也。凡案,或以承食器,或以承用器,皆與几同類,故《說文》云:『案,几屬。』」

至此,青玉案的「案」,有認為讀「碗」,有支持原讀,究何者為是?

西漢史游(漢元帝時宦官,生卒年不詳)《急就篇》卷三記載各種不同的器皿:「橢、杅、槃、案、杯、閜、盌。」顏師古(581-645)注云:「橢,小桶也,所以盛鹽豉;杅,盛飯之器也,一曰齊人謂盤為杅,無足曰盤,有足曰案,所以陳舉食也。杯,飲器也,一名㔶;閜,大杯也;盌,似盂而深長,盌字或作椀,其音則同。」案和槃(即盤)都用以擺放食具,便於移動持舉,其區別在於「有足」和「無足」。由此可見,漢代的案,是一種承托食物的有足托盤。《急就篇》既將「案」與「盌」(椀)並列,正說明二者不同。

據學者考證,「案」的發展至周代後期,由於用途不同,已出現兩種不同的形制,一是較大的几案,用以書寫、閱讀、進食等;另一種就是承載食物的托盤,「舉案齊眉」的案便是後一種。筆者曾在陝西歷史博物館、湖北博物館都看過這類出土的「食案」,像端飯菜使用的托盤,長方形,長約五十厘米,寬約二十厘米,四周有邊框,短腳。此外,如四川成都漢墓、江蘇洪樓漢墓出土的漢畫像石、磚,都清晰可見當日宴飲時的食案,讀者大可參考。

綜上所言,青玉案的「案」,既有文獻和出土文物的證據,硬將「案」說成「椀」,並要求讀作「碗」,是不合理的。因此,「案」,應作原讀,音「按」。

(本文已於《星島日報》2016年4月11日刊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