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玉案》的「案」怎樣讀?(上)

招祥麒校長

辛棄疾的《青玉案˙元夕》屬千古名篇,入選高中中國語文課程十二篇文言經典「宋詞三首」之內。某出版社的教師用書指出:「《青玉案》:詞牌名。出自東漢張衡的《四愁詩》詩句『美人贈我錦繡段,何以報之青玉案』,一說『案』為『短腳盤子』、一說『案』即『碗』,如《白香詞譜》中提到『案同碗,青玉碗,盛酒之具也,唐人詩多引用之』,主此說者以《青玉案》的『案』應讀作『碗』。」編者沒有肯定「案」應怎樣讀,是模稜兩可的做法。我問教文學的老師,他說讀「碗」。

《青玉案˙元夕》這首詞也經常在誦壇出現,校際朗誦節的誦材曾指明讀作「碗」,據說是已故林蓮僊博士(曾擔任校際朗誦節顧問多年)提供誦材時堅持的;筆者當教師時曾以此詢問業師蘇文擢教授(1921-1997),蘇老師說:「唔駛咁滯,為乜嘢唔可以照原讀。」蘇老師的意見仍應讀「按」,但誦材既已規定,就無謂自找麻煩了!

     「案」音「碗」的說法,最早見於北宋曾鞏(1019-1083)的《後耳目志》,其書已佚,明代陶宗儀(1329-1410)《說郛》卷二十四下輯錄其言:「孟光舉桉齊眉,俗直謂几桉耳。呂少衛語林少穎:『案乃古盌字,故舉盌與眉齊耳』。張平子《四愁詩》:『何以報之青玉案』,謂青玉盌耳。若此類,皆不可以習熟,忽而不考,為識者所哂。」元末劉履(字坦之,生卒年不詳)《選詩補注》亦云:「劉坦之《補注》謂:『玉案,器之貴重者。《楚漢春秋》淮陰侯曰:「漢王賜臣玉案之食。 」』蓋案字即古盌字。《說文》:『㼝,小盂也。烏管切。』徐鉉曰:『今俗別作椀,非是。』然則平子亦謂青玉盌耳。俗謂傳椀曰案酒,亦此義。如漢高帝至趙,趙王張敖自持案進食,甚恭。又許後五日一朝太后,親奉案上食。又孟光為鴻具食,舉案齊眉。凡此皆盌也,不,則何能持舉耶?」(收錄於吳景旭(明末清初人,生卒年不詳)《歷代詩話》卷二十八)綜合曾鞏、劉履所持理由有二:一、「桉」是古「盌」字,即「椀」(碗);二、「案」過大過重,不能持舉,只有「椀」才能持舉。

明代楊慎(1488-1559)於《丹鉛餘錄˙總錄》「孟光舉案」條記載答友人劉東阜青玉案是何物之問時,引林少穎之說云:「案,古椀字也,青玉盌也。南京人謂傳碗曰案酒,此可以證。又孟光舉案,恆與齊眉,亦言進食舉椀,若是案卓,何能髙舉?」但他在《升菴集》卷五十二卻說:「古詩青玉案,即盤也。今以案為卓(桌),非。孟光舉案即盤也。若今之卓子,豈可舉乎?」楊慎的說法前後矛盾,未知孰是?其後王世貞(1526-1590)批評楊說,是針對《丹鉛餘錄》的記述,也許未及見《升菴集》的不同意見。

(本文已於《星島日報》2016年4月4日刊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