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賀吳康民老校長九十嵩壽

招祥麒校長

今天,是我們尊敬的吳康民老校長為他九十歲月留痕出版《吳康民回憶錄》舉行首發式的日子,已答允出席的社會賢達眾多,盛況可期。吳老校長閱歷豐,接觸面廣,記憶力好,思維能力強,而且有寫日記的習慣,他的回憶錄固然以個人為焦點,但輻射出去而涉及香港和內地高層人與事的記述,無疑是一部活生生的中華發展史,值得關注。

多年以來,吳老校長不提自己生日,卻在生日之時出版著作。所以,當他在每年四月新書首發之時,親朋學生到賀,既賀作家,也是賀壽星。今年吳老校長九十嵩壽,筆者在他擔任校董會主席的學校任職,見面的機會多,致語祝賀之餘,謹撰四言詩為壽,詩云:「虎嘯谷風,崢嶸海氣。斯仁壽康,遐算天賜。落筆驚雷,文章快意。論說鹽梅,國之大器。德昭南域,乾坤思治。九十其榮,凌煙夙議。繞膝兒孫,斑衣為戲。春酒以介,期頤必至。」

詩分三節。首四句為第一節,以比興發端而引出主角壽星。「虎嘯谷風」,謂猛虎在春風中吼叫,吳老校長肖虎,故落想如此。語本《易經.乾》: 「雲從龍,風從虎,聖人作而萬物睹。」龍吟而祥雲出,虎嘯而谷風生,此物之相吸引,即孔子所說「同聲相應,同氣相求」的意思。「崢嶸海氣」的「崢嶸」,本以形容山勢高峻突兀,用以比喻不平凡、不尋常;香港臨海,其氣不凡;人孕育其間,亦然。「虎嘯」喻其勇猛, 「海氣」喻其浩大,則壽星形象出矣。「斯仁」兩句,謂吳老校長為仁者,故壽而康,其高壽乃上天所賜。《論語》: 「子曰: 『知者樂水,仁者樂山;知者動,仁者靜。知者樂,仁者壽。』」韓愈《送李愿歸盤谷序》: 「飲且食兮壽而康。」「斯仁壽康」乃融化兩者而成。「遐算」,指高壽,如蘇軾《趙倅成伯母生日致語口號》有云: 「昔年占夢,適當重九之佳辰;今日獻香,願祝大千之遐算。」

「落筆」八句為第二節,直寫吳老校長的文章、德行和思想。「落筆驚雷,文章快意」,謂其健筆一揮,如驚雷之震俗,其文章但求快意,胸臆直書,無所畏忌。語從杜甫《寄李太白二十韻》「筆落驚風雨,詩成泣鬼神」而來。「論說鹽梅,國之大器」,指其為文,論說國事港事,品評人物,言必有中,實為國家之寶。「鹽梅」,出於《尚書.商書.說命下》: 「若作和羹,爾惟鹽梅。」此殷高宗命傅說為相的言辭,說他是國家極需要的人,後以「鹽梅調羹」比喻良相賢臣輔佐國君處理政事。大器:寶物也,大才能者也。「德昭南域,乾坤思治」,指其道德顯揚於香港,任何時刻皆以中國長治久安為念。「九十其榮,凌煙夙議」,謂其九十歲長壽之榮,又擁無數豐功榮顯,嘗任全國人大三十三年,在香港亦獲授大紫荊星章,很早便被視為國家的重要人物。凌煙,指凌煙閣,唐太宗曾命人在閣內描繪二十四位功臣的畫像。

末四句以祝壽收結全詩。「繞膝兒孫,斑衣為戲」,謂吳老校長生日之時,兒孫繞膝,效老萊子斑衣為戲,以娛親心,其樂何極; 「春酒以介,期頤必至」則拍回己身,《詩經.豳風.七月》: 「為此春酒,以介眉壽。」《禮記.曲禮上》: 「百年曰期頤。」筆者以《詩經》、《禮記》語典,善頌善禱,欲藉春酒為助,恭祝老校長必登百歲之壽。

(本文已於《大公報》2016年4月8日刊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