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改吟

招祥麒校長

教育改革大勢所趨,理念幾無爭議。然推行政策至今,舉步唯艱。十五年來,或於優次而論爭,或於偏全而起議,更慮財政負荷而使有司左支右絀前躓後跋者。所感百端,口占成詠,得古絕二十首,非一時之作也。

昨夜風雨狂,晨起花滿徑。踏花憐逝香,四顧人未醒。

醫國繼醫人,興革多所議。財絀無巧手,經綸難博施。

教改詎多元,語文一刀切。檢討復檢討,結果難為說。

漫說一條龍,雲從待軒翥。可憐父母心,籌謀一住處。

五二轉三三,恍如狙公變。口糧不加增,計窮招惑炫。

經濟久低迷,影響出生率。殺校費沈吟,孰有回天術?

改善日求新,外評與問責。投石激春潭,游魚怎得益?

百載論樹人,豈能朝夕得?吁嗟校評量,升沈計增值。

羅敷潔所矜,范式信尤實。椒蘭播芳馨,芬苾留緗帙。

漫談三三四,學制回正軌。寥寥選修科,文中怎容理?

通識通不識,教界多爭議,批判與批評,難為一考試。

範文樹楷模,考核促修習。高呼能力本,支離難收捨。

直資起波瀾,審計類廷鞫。篙打一船人,錙銖何其酷。

壓力從何起,壓力何能已。變革上而下,教者多委靡。

回歸十五年,國教風雲起。高閣束課程,汗漫不能止!

教局出奇謀,三保維生態。學校招生難,爭奪人所愛。

枉尺計非宜,少數應扶補。語文無族裔,氛圍有秦楚。

學而時習之,本失憑末代。評估一何辜?詈口論存廢。

無為無不為,垂衣天下治。君看簷下石,悠然見精義。

南國四時春,萬物有消長。樂此大自然,何勞入塵想?

(本文已於《大公報》2016年1月18日刊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