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溫家寶總理的一封信

招祥麒校長

在學校圖書館的壁報版上張貼著一封前總理溫家寶先生寫給吳康民主席親筆信的影本。

image1 - 複製

原文抄錄如下:

康民先生:

夫人仙逝,今日方知,甚感震驚和悲痛,特致函以示哀悼,並向先生表示慰問。不知先生近來身體可好,甚念。

先生去年曾提到,有時會到北京,甚思一晤。其實,我亦如此,四年前兩家相聚,恍如昨日,盼望和歡迎先生來京再次相見,以釋思念之情。

我一切均好,退休後生活充實而有意義。多年到貧困地區給農村中學生作地理講座,至今已赴燕山、太行、沂濛、張北等地十餘所學校,作了十五次講座。經常和孩子們在一起,仿佛自己也年輕了。值此新年到來之際,謹祝先生及全家身體健康!    溫家寶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卅一日夜

連這封信在內,筆者見過溫總三封親用毛筆寫給吳主席的信,字體都是那樣厚重剛健,古樸酣暢,行書中帶有少許草書的筆意。

吳康民主席擔任全國人大三十三年,曾任港澳小組召集人以及香港代表團團長,周恩來、李鵬、朱鎔基總理都與他有過接觸,而與溫總的感情最深。吳主席在人大退休後,溫總曾兩度親筆寫信稱他曾閱讀吳老在香港報刊發表的評論及短文,邀吳老到北京會晤。上引的是筆者見過的第三封信,裏面提到「四年前兩家相聚,恍如昨日」,指的是二零一一年四月,吳主席伉儷到北京出席清華大學百年慶典前,獲溫總邀請,在中南海紫光閣單獨交談一個半小時後,溫總伉儷與吳老伉儷四人並一同午膳的事。

去年十月中旬,吳夫人黃穗良女士離世,同人都感到悲傷。吳夫人是一位節儉持家,愛夫、愛兒孫的長者,人前人後,都是那樣溫厚,毫不矯飾,與吳主席一樣,都是愛國不甘後人的。溫總的「震驚和悲痛」,在我們來說,是最有同感的。筆者填的一闋詞《敬悼  吳黃穗良夫人,調寄高陽臺》:「寒露新凝,秋懷初肅,悲看寶婺星沉。十載培僑,問誰懿德長欽?持家儉樸平生慣,仰慈雲、縹緲難尋。好兒孫、歡樂庭前,恨隔冥陰。    當年燕爾隨君子,任中原板蕩,愛國同心。樹蕙滋蘭,年年雅奏清音。絲蘿相繫神仙侶,扶搖上、把臂高岑。怕憑闌、獨立蒼茫,苦也鳴禽。」,正是表達這種情思。

吳主席筆健,在幾份報章有專欄。他的政論社評,固然深入人心,甚而成為社會的話題;他的生活語絲,語淡情遙,細致感人。吳老太離世,吳主席寫了多篇文字,如〈斯人已去,空留倩影〉、〈再記老伴〉、〈老伴織毛衣〉、〈節日再念老伴〉、〈回首往事〉和〈溫總重情義,魚雁寄哀思〉等都表達出他的鶼鰈深懷。讀過潘岳《悼亡》三首、元稹《離思》五首以及蘇軾《江城子˙十年生死兩茫茫》的人,都會被作者的真情打動,讀吳主席的幾篇文章,何嘗不然!

溫總提到自己的近況,退休後依然生活充實,有十五次到貧困地區給農村中學生作地理講座,貫徹平民總理深入社會、關懷民瘼的精神,真不啻為退休高官起以身作則的作用,值得欣賞和頌揚。

願溫總、吳主席身體健康,堅持素抱,為國家和社會繼續發光發熱。

(本文已於《星島日報》2016年1月25日刊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