朗誦技巧(上)

招祥麒校長

香港學校朗誦風氣頗盛,每年學界的大型賽事,參與者動輒逾十萬人次。論及朗誦藝術的本質,固然以聲音為首,由聲音而帶出感情,由感情而帶出動作,最後三者相浹相和,融為一體。筆者同意朗誦是一門綜合藝術,但這門藝術一定要以文學為基礎、為起點,然後結合歌唱與戲劇成分,才能催生最好的化學作用,才能避免朗誦時聲、情、態的浪費與失真。因此,朗誦一篇作品之前,必須進行分析,留意當中每一個「字」的讀音和意義,然後整合為句、為段、為全篇,了解作家在作品中敘述的「事」、描寫的「景」、抒發的「情」和討論的「理」,從內容的深究,到寫作技巧的探討,以期獲知作者為什麼寫?寫什麼?怎樣寫?當文學條件通過以後,才運用歌唱和戲劇技巧,重現作家的心畫、心聲。

談到朗誦的技巧,千變萬化,筆者經驗所得,可概括為十項要點:

一、 吐辭清晰音求準

「字正腔圓」,是對朗誦者吐字的基本要求與衡量標準。具體而言,則為準確、清晰、圓潤、集中及流暢。元代燕南芝庵說:「聲要圓熟,腔要徹滿。」明代魏良輔說:「曲有三絕:字清為一絕。」明代沈寵綏《度曲須知》說:「凡敷衍一字,各有字頭、字腹、字尾之音。」清代李漁說:「字頭、字尾及餘音,皆須隱而不現,使聽者聞之,但有其音,並無其字,始稱善用頭尾者。一有字跡,則沾泥帶水,有不如無矣。」歌唱強調吐辭清晰準確的重要,朗誦的要求也是一致的。

二、平仄久暫說當先

凡用漢字寫成的不論是古典文學抑或現代文學,要讀來諧協,都須講究平仄。能分辨平仄,朗誦時便能發揮漢字的音樂美感。中國字有平上去入四聲調,各有特色,不難分辨。明釋真空《玉鑰匙歌訣》說:「平聲平道莫低昂(音最長,而且高起高收),上聲高呼猛烈強(開口讀時用力,低起高收),去聲分明哀遠道(聲音高低適中),入聲短促急收藏(一發即收)。」簡單明瞭,可資默記。粵音甚至包括九聲,朗誦者能善於掌握,特別在古典詩詞的朗誦上,將取得極大的優勢。

三、 停連合度關學問

停即停頓,連即連接。停連合度關乎文學修養。句子在那裏停、那裏接,是停連的位置問題;停的長短、接的快慢,是停連的時間問題。停連的重要性在於停連位置的不同,便會產生不同的意思,如:「此路不通行,不得在此小便。」與「此路不通,行不得,在此小便。」兩句的意思截然不同。又如:「下雨天,留客天;天留,人不留!」與「下雨天,留客天;天留人不(讀「否」)?留!」意思也剛好相反。可見,停連的位置除了影響句子的意思之外,也會影響字的讀音。

處理停連問題最重要是停前的準備、停後的處理,收音是急收,還是緩收?起是緊接,還是慢接?種種問題都要細心思考。

四、 重音布置聲如泉

「停連」決定作品內容構成的分合,「重音」則要解決作品內容語句的主次。請不要受「重」字的影響而以為重音一定是大聲讀、用力讀。從朗誦的藝術而言,重音的表達方法,一般有「加重」、「放輕」、「提高」、「降低」等法。各種不同的處理方法,端視文學條件的要求而定。

再深入研究,處理重音除了用輕重高低的手法外,還有強中見強法、快中顯慢法、低中見高法、實中有虛法,即要體會文學作品內容的主次,去尋求對比中的變化。

五、語氣感情同一脈

作家思想感情通過文字顯示出來,朗誦者則通過聲音和氣息去表達。從朗誦的角度分析,語氣一定要有感情色彩。在文學作品中,主要的情感會決定主要的語氣色彩,但文章的發展顯示情感脈絡的主次,因此造成語氣的色彩不斷變化而不孤立單一,朗誦者必須細加體會,才能細緻地表現作品感情的分野。《禮記˙樂記》:「樂者,音之所由生也;其本在人心之感物也。是故其哀心感者,其聲噍以殺;其樂心感者,其聲嘽以緩;其喜心感者,其聲發以散;其怒心感者,其聲粗以厲;其敬心感者,其聲直以廉;其愛心感者,其聲和以柔。六者非性也,感於物而後動。」作品所要求的基本情調,朗誦者細加揣摩,朗誦時便能得之心而應諸口了。

(本文已於《星島日報》2015年12月14日刊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