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救瀕臨絕響的粵語吟誦

招祥麒

吟誦的傳統可上溯至三千年前的周代。《周禮‧春官‧大司樂》提到掌管國家音樂的最高官員教授國子時,用了六個步驟:興、道、諷、誦、言、語。其中背文曰「諷」,以聲節之曰「誦」。要學生背文,當然要求出聲,背熟以後,進一步要求學生以優美的聲音演繹,作為歌唱前的準備。由此可見,「誦」,是在「背書」的基礎上,詠而出之,不須歌譜,無樂器伴奏。

「誦」,現代稱之為「朗誦」(「朗」是「清晰明亮」的意思)。在聲入心通的原理下,「朗誦」逐漸成為語文教育的重要手段。由古及今,教師都通過「示範誦」、「個人誦」、「集體誦」、「小組誦」、「輪流誦」等多種形式,讓學生感受作品的境界,體悟作者的「心畫、心聲」。

從藝術技巧作分類,「朗誦」一般分為「台詞誦」和「吟誦」兩種。台詞誦類似舞台上的自白,其重點在一「誦」字,就是用抑揚頓挫的聲調合符節奏的將作品演繹出來。至於吟誦,其重點在一「吟」字,這是一種沒有歌譜的、自我性很濃厚的哼哼唱唱,有極大的空間可以發揮創意,只要順著文字聲調去發展音樂旋律,使字調和聲腔完全結合的演繹方法。

當前,台詞誦在學校教學的層面,以至於朗誦比賽,都廣泛使用;可是,吟誦卻逐漸式微,瀕臨絕響。筆者擔任校際朗誦評判多年,每場比賽幾十位參賽者,幾乎清一色運用台詞式朗誦,懂吟誦而吟得好的,絕無僅有。參賽的年青學生固然不懂,亦足反映缺乏指導者的可悲局面。

傳統吟誦依賴口耳相傳,老師傳藝於學生,父兄以移子弟。當前大、中、小學教師能掌握這種「藝術」的,僅如鳳毛麟角。2008年,江蘇省常州市的「吟誦調」被列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這是當地一些有心人努力進行搜集、整理,出版專集,製作光碟,對常州傳統的吟誦作出保護的成果。

常州方言,有七個音調,一定程度的保留了中古時代的讀音,這對吟詠古代詩、詞、曲、散文等,較之用普通話更見優美。

我們試看嶺南的粵語,擁有陰平、陰上、陰去、陰入、陽平、陽上、陽去、陽入及中入九個聲調,完全與中古時代相同,不單比現在的普通話只得四個聲調優勝,較常州方言也多出兩個音調,演繹古典作品可謂更見靈活、變化優美而多姿多采。結合用粵語吟誦的嶺南文化傳統,若然不予保護,勢必在可見的將來消失,殊為可惜。

筆者建議採取下列步驟,保護、保存,並發揚此一嶺南特色文化:

  • 由政府,或由政府支持的民間組織成立專責小組,負責相關的普查、搜集、整理、出版、發行及申請列入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等的推動工作。
  • 由專責小組發函各大、中、小學及朗誦協會,調查、統計能以粵語吟誦的專家、學者、教師,或其認識的吟誦專家的數量。
  • 通過協作,取得懂得吟誦者的吟誦錄音,經數碼化,以電郵方法傳送。由專責小組(包括精通吟誦的學者專家)負責初步甄選。
  • 對優秀的吟誦專家進行訪問,進行錄像,或邀請其撰寫相關的論文。
  • 在適當的時間舉行「粵語吟誦學術研討會」,為在大會發表的論文及專家的吟誦,出版論文,及製作光碟。
  • 從教育上著手,邀請專家學者公開表演,介紹推廣,並開班授徒,讓吟誦藝術得以薪火相傳。
  • 取得一定的成果後,向國務院或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申請,將「中國嶺南傳統文化:粵語吟誦」列作非物質文化遺產。

筆者在此呼籲有心人凝聚起來,全面展開救亡的工作,為挽救瀕臨絕響的粵語吟誦,共同努力。

(本文已於《星島日報》2015年11月30日刊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