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傳戶誦的中秋詞(上)

招祥麒校長

中秋,是中國人懷有特殊情感的節日。一家人聚在一起吃月餅,敘天倫,何其快樂!如有親人、朋友相隔異鄉,到中秋之時,共看分外明的圓月,心底也平添一點慰藉。幾年前的中秋夜,筆者在延安楊家嶺的窑洞賓館度過,有詩云:「百盞紅燈對月儔,輕寒窑洞度中秋。蘇詞興寄平生意,玉宇天涯未許留。」筆者當時對月高聲朗誦蘇東坡的《水調歌頭》,情靈搖蕩,寄興無端,游子在外懷親之思,於焉深切體會。

蘇東坡的《水調歌頭》,向來被視為中秋詞最好的作品,作於宋神宗熙寧九年(1076)丙辰年的中秋節。當時他在密州(今山東諸城)任太守。詞前的小序交待了寫作的過程:「丙辰中秋,歡飲達旦,大醉,作此篇,兼懷子由。」東坡兄弟情誼甚篤,他與蘇轍在潁州分別後有詩曰:「咫尺不相見,實與千里同,人生無離別,誰知恩愛重。」(《潁州初別子由》)此時,兩兄弟睽違六年,自然想念甚殷,面對中秋圓月,歡飲大醉後的落寞,自然興起懷人之思。究其實,卻是一種對官場失意和宦途險惡體驗的昇華與總結。

試看這首中秋詞:「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    轉朱閣,低綺戶,照無眠。不應有恨,何事長向別時圓?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一直都是家傳戶誦的名作,它所產生的興、觀、群、怨作用,真不知慰藉多少人的心靈。

東坡有一首歌行體的中秋詩,題為《中秋見月和子由》。詩云:「明月未出群山高,瑞光千丈生白毫。一杯未盡銀闕湧,亂雲脫壞如崩濤。誰為天公洗眸子,應費明河千斛水。遂令冷看世間人,照我湛然心不起。西南火星如彈丸,角尾奕奕蒼龍蟠。今宵注眼看不見,更許螢火爭清寒。何人艤舟臨古汴,千燈夜作魚龍變。曲折無心逐浪花,低昂赴節隨歌板。(是夜,賈客舟中放水燈。)青熒滅沒轉山前,浪颭風回豈復堅。明月易低人易散,歸來呼酒更重看。堂前月色愈清好,咽咽寒螿鳴露草。捲簾推戶寂無人,窗下咿啞惟楚老。(近有一孫,名楚老。)南都從事莫羞貧,對月題詩有幾人。明朝人事隨日出,恍然一夢瑤台客。」寫月出至月落,情景交錯,氣格高蹈。低吟品其綿密,朗誦賞其氣韻流轉。這首詩,一般人較少接觸,值得推廣。

筆者於五年前的中秋夜依韻和之,曰:「去年素月憑欄高,今年心事難剖毫。東邊月升西邊落,萬古不息同奔濤。卅載如牛為孺子,濯纓濯足滄浪水。青年憤世猶可為,自甘幽閉呼難起。進學生徒如走丸,待看龍飛自泥蟠。天妒娥眉雲四合,吟懷寂寂到廣寒。憶昔蘇子初臨汴,時文磔裂亟須變。驚才卓識壓同群,曠達新詞促牙板。中秋眾作案牘前,深回咀嚼味益堅。窗外艟艨燈光散,疑是星辰海上看。清景暫留人願好,南天恆暖無衰草。料得釣島月明明,證此人間情未老。國力豈似舊時貧?莫忘菊劍細論人。何時巨艦旂幢出?勢遏倭魂顧海客。」時釣魚島問題屢起,國人討論不已,撫今追昔,有感而賦。

(本文已於《星島日報》2015年10月5日刊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