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閱兵後答諸生問

招祥麒校長

 九月三日抗戰勝利七十周年閱兵大典,舉世關注。香港亦多了一天公眾假期。那天早上,我與一批學生參加在大會堂公園舉行的紀念活動,稍後,在網上觀看直播北京舉行的閱兵大典。其後,與學生談及大閱兵之事,學生提出幾個疑問,我一一作了回應。

問題一:習近平主席講話中提到:「我們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七十周年,就是要銘記歷史、緬懷先烈、珍愛和平、開創未來。」 其中「銘記歷史、緬懷先烈」我們懂得,但舉行閱兵,展示武器,是否與「珍愛和平、開創未來」相違背?

回應:閱兵的目的在展示武力,這點是毫無疑問的。問題在於展示武力的背後意義,是窮兵黷武,威脅別國,還是宣揚武德?「武」這個字,甲骨文寫作「」,即是「」(戈,兵器)之下加「」(止,腳趾,行進之意),表示持戈而行。楚莊王是春秋時代的雄主,《左傳˙宣公十二年》記載了他的話:「夫武,禁暴、戢兵、保大、定功、安民、和眾、豐財者也。」意思是指,武的作用,是用於禁止強暴、消除戰爭、保持強大、鞏固基業、安定百姓、團結民眾、增加財富。許慎在《說文解字》說:「武,楚莊王曰:『夫武,定功戢兵。故止戈爲武。』  」這就是我們常說的「武德」,和我們習武的背後意義是一致的。習武,能強身健體,目的不在威脅他人,而在保衛自己;有些人是具侵略性的,總會伺機侵犯他人,練好武藝,展示實力,就是告訴具侵略性的人不應妄動。這是最能顯示珍愛和平的方法。否則,人家打你,就只有三個結果:「你被打,受傷」、「你還擊,對方受傷」和「兩敗俱傷」。三個結果都不好。由1931年九一八事變到抗戰勝利止,中國飽受被侵略之痛、之苦,究其原因,就是國家不夠強,否則,日本縱有軍國主義好戰份子,也未必敢輕易發動侵略。國家際此抗戰勝利七十周年的時刻舉行閱兵,就是要大家銘記過去,懷緬先烈的犧牲精神,更重要是揭示珍愛和平,持續不斷地開創未來。

問題二:在天安門城樓上,習主席的右邊,是外國元首及各國代表,左邊是前任和現任的國家領導,這樣的安排,有沒有深刻的意義?傳統上有尚左、尚右的說法,是怎樣的?

回應:傳統上尚左、尚右的問題相當複雜。中國是多民族組合成的國家,在未一統之前,就算是一統以後,在不同的場合和不同的時間,禮儀的差異亦大。就算是漢民族本身,就有所謂「人道尚左,鬼神尚右」、「吉事尚左,凶事尚右」、「南人尚左,北人尚右」、「居則貴左、用兵則貴右」等說法。大體上說,周朝是尚左的,秦漢尚右,魏晉及於唐宋尚左,元代尚右,明清尚左。這牽涉到世俗的傳統,也更多是新朝更替作出的政治考慮。《詩經˙小雅˙裳裳者華》云:「左之左之,君子宜之;右之右之,君子有之。」意思是,君子不執著,在不同的國度和場合,該左便左,該右便右。閱兵典禮天安門城樓上,中國是主,外國是賓,敬重賓客再按其重要性安排於右一、右二、右三……,符合外交禮節。習主席以主人、國家元首身分居中,左面也按國家領導的尊崇地位排左一、左二、左三……,一絲不苟。

問題三:習主席在閱兵回程時多次舉起左手,引起廣泛而熱烈的討論,您的看法怎樣?

回應:習主席閱兵回程返回金水橋時多次舉起左手,有認為他的左手禮的作法違背傳統,更違反解放軍右手行禮規定;有說習主席雖然兼任軍委主席,但非現役軍人,所以不行軍禮,而改以左手致意;有指習主席行左手禮寓意不尚武力,並引老子《道德經》「夫兵者,不祥之器,物或惡之,故有道者不處。是以君子居則貴左,用兵則貴右」、「吉事尚左,凶事尚右」的話為證,左手禮,是一個宣示和平的符號。閱兵當天的下午,已有朋友發短訊問我的意見。我未及回應,《人民日報》官方微博已指出,那只是鏡頭角度誤區,真實情況是,習主席在向三軍將士招手致意。既然官方已有聲明,也就無須再挖深、附會了。可以談的,老子所講的君子平居以左為貴,用兵之時,則以右為貴,又說辦理吉事時,以左為上,而辦理凶事時,卻以右為上。將用兵和辦凶事相連繫起來,這是因為用兵打仗,必然有殺戮的情況出現,所以君子用兵,實在是不得已的情況下才用的,故須淡然處之。打勝仗也不要自鳴得意,如果自以為了不起,那就是表示喜歡殺人,凡是喜歡殺人的人,是不可能得志於天下,受人擁戴的。古代行軍之時,偏將軍居於左邊,上將軍居於右邊,這就是說要以喪禮儀式來處理用兵打仗的事情。戰爭中殺人眾多,要用哀痛的心情參加,打了勝仗,也要以喪禮的儀式去對待戰死的人。

古所謂善學不如善問,對諸生關注時事,有疑相問的表現,實在高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