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信主義信鬼神﹗

中國大地自改革開放以後,封建迷信不是減少了而是增加了。不僅是求神拜佛的宗教活動,而是占卜算命流行,而且還出現了曾風行一時的所謂“特異功能”。

如果是農村的婦女和老人,由於文化不高,身處基層,祁求一家平安,消除百病,求神仙保佑,望天公有眼,不至橫禍叢生,惡人欺淩,倒也可以理解。但現在迷信風水命運,熱衷神功和“特異功能”的,竟是許多應該是無神論的共產黨員高官。

我個人就親眼參觀過鄉鎮共產黨書記的新宅內挂滿符咒和驅鬼的掃帚,在著名寺廟見着穿着軍服的軍官跪拜。也與當年紅極一時的“特異功能大師”張寶勝同桌共飯,主人翁正是中央體委主任並具少將軍銜的伍紹祖(正部級)。

從張寶勝到陳竹、王林

最近中央電視台的《焦點訪談》,揭發江西的一位“氣功大師”王林,曾因詐騙罪入獄,最近又因詐騙一位叫鄒勇的760萬元,恐怕又將吃上官司。但此人屋裡挂着上千張與高官名流的合照,又據說曾為印尼前總統蘇哈托治過病。還曾表演過“空盆來蛇”,就是用一些簡易的魔術來騙人。

據說還有一個四川的陳竹,曾在深圳表演所謂“碎紙還原”。這本來也是玩魔術的小把戲,但也在網上被吹噓為“特異功能”。

大概在二十多年前,我在北京曾應友人之邀,與當年十分吃香的“特異功能”紅人張寶勝相聚。他即場表演密封藥瓶取藥片,雖然在藥瓶中抖出若干藥片,但我認為這只是魔術表演的雕蟲小技,但信者卻拍爛手掌。

以張寶勝為代表的“特異功能”能流行一時,除了有高官撐場外,還有一些著名的科學家認可,方才增加其欺騙性,當年著名的科學家錢學森是其中的一個。

科學家有信與不信的兩派

但科學家也有兩派。錢學森認為這是科學上未開拓的一個領域,相信人體真有“特異功能”存在。但中國科學院院士何祚庥卻是批判“偽氣功”和“偽特異功能”的領頭人。張寶勝在《奇人張寶勝》一書大量發行之後,一時成為中國“國寶”。但何祚庥親自看了張寶勝的“藥片穿瓶”的表演和“透視密封信封內的文字”的表演之後,當場拆穿張寶勝取巧作弊。

開頭,張寶勝的“特異功能”之所以能風行一時,主要是有一些高官的撐腰。科學戰勝不了權力。後來這些“特異功能”大師的没落,一是他們已經黔驢技窮,畢竟偽科學戰勝不了真科學。同時,也許高官們後來也有點失望,再也撐不下去了。據說,張寶勝還涉及詐騙罪及擾亂社會治安罪,就此消聲匿跡了。

記得當年還有一位(名字記不得了)有特異功能的大師曾來港表演。我曾應邀坐在台上。他說在台上發功,台下距離逾幾百呎的人可以感受到震動,並可以此發功治病。但我在近距離卻毫無感覺。這就是信與不信的分野。後來此人又去過美國等地招搖撞騙,不久又是消聲匿跡了。

幹部提拔缺乏民主程序

為什麼內地不少高官如此迷信風水命運?

當然不能一概而論。許多有本事的,正派的官員並不迷信這些旁門左道的東西。但應該承認,各級官場上還是存在不少平庸而靠關係網而升上高位的。更不用說那些通過不正當的途徑甚至以買官獲得高官厚祿。還有一些貪腐的官員仍能穏坐釣魚船的,他們能不相信命好運好嗎?

中國內地幹部提拔缺乏民主程序和透明度。不少平庸甚至根本就是品學俱劣的人能够升上高位,靠的是“領導賞識”、“善於與領導相處”而平步青雲的。別的我不敢說,但前香港新華社副社長鄭華就是有代表性的一個。他能在兩代社長許家屯和周南的任上,佔據常務副社長的位子,就是靠吹牛拍馬的一套。(此人已因貪腐爆光而潛逃美國當寓公)

當今靠關係網和“後台”佔據要津的高官還有不少,如果用民主程序投票選舉,他們能當選嗎?難怪他們要求神拜佛,端正風水位置,永葆平安了。

電郵﹕hmng@puikiu.edu.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