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狡猾 美國氣粗 北京被動

​英國是最老牌的西方帝國主義;英國人最富有統治殖民地的經驗;
英國最懂得運用權術政治;英國的情報、特務工作是世界第一流的。

​英國要從香港這塊寶地撤退,十分不甘心。因此在中英關於香港問題的談判中,提出主權換治權主張。這個方案被鄧小平頂回去以後,英國人就着手布署在香港進行没有英國人的英國統治。
其布置的周密,與中方的粗疏,形成對比。英國人在香港布置了“港英餘孽”的四個梯隊。第一梯隊原本準備接管統治權力,但梯隊的頭目沉不住氣,自我引爆,只好去做反對派的“名譽領袖”。第二梯隊還在台上,但能量不大。第三梯隊蓄勢待發,能潛伏還是潛伏着。至於第四梯隊呢,卻是“無間道”。有的還隠蔽得十分到家,甚至連中南海也欺騙了。這是最最威脅“一國兩制”的梯隊。
英國人布置這些“港英餘孽”,有一個殺手鐧,總要抓住他們的一些辮子,讓你不得不聽它的。你敢反叛麼,爆出你的醜聞,或者要讓你吃官司呢。
​英國在圍堵中國方面,雖然不是主角,但它是最有本錢,最有實力,美國人也得靠它。
​最近香港政治生態的動盪,“港英餘孽”扮演重要角色。他們配合美國勢力,配合利益集團,興風作浪,不可小覷。
美國財大氣粗
美國高叫重返亞洲,目的在於圍堵中國。對中國堀起,甚至被稱為經濟實力不久可超過美國,十分不甘心。因此近年來在亞太地區動作多多。而香港這個國際中心,又是實行“一國兩制”,美英勢力,長期盤踞,自然只有加強而没有放鬆的份兒。
美國人有的是錢,財大氣粗,收買各方勢力,理所當然。美英聯盟,由來已久。早年對中國禁運戰略物質,早就在香港廣布線眼,恐嚇與中國有經濟往來的商人。在文化上,也就收羅所謂“避世來港”的文化人,由美國新聞處擔任重要角色。成立友聯出版社,辦刊物雜誌,並將手伸進剛開始發展擴大的香港大專院校。
​但美國人畢竟没有英國人的老謀深算。“長期埋伏,以待時機”的毛澤東思想,還是英國人懂得運用,因而有上述的四個梯隊的部署。
不過美國人聲勢浩大,它在暗處利用英國人統治香港逾百年的“耕耘”,埋伏許多政治深水炸彈。明處策動反對派利用各種名目干擾特區政府依法施政。今天香港政治生態的躁動不安,如果說没有外國勢力在暗處發功,實在令人難以置信。
北京“短期思維”
當前,北京顯得有點被動。原因在於香港回歸以前,對香港前途的發展估計過於樂觀,没有充分認識到“兩制”衍生的複雜性。例如《基本法》二十三條就原本照條文訂立即可,何必畫蛇添足地加上“自行立法”的字眼,留下今天進退兩難的禍根?又如政制設計,由嚴趨鬆易,由鬆抓緊難,當初又何必只設計管十年的立法會選舉方案?
至於近十年來,如何廣納善言,了解港情;如何擴大團結,爭取多數;如何培養幹部等等方面,卻多“短期思維”,求一時顯目成績,不求扎根經營,面對強敵,只能徒呼荷荷。

吳康民
本文發表於東方日報(2013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