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康民﹕中央對香港的政策向「左」轉?

20121229 【明報】

最近香港某些輿論,認為中央對香港的政策收緊,有向左轉的傾向,而且這是受香港「左派陣營」的影響。並警告說,左毒會害港誤國,使人憂心忡忡。

他們的論據還聯繫到中共「十八大」對香港政策的論述,張曉明主任對「十八大」有關香港政策的長篇闡釋,以至把香港出版的一本《香港藍皮書》的某些論述也牽涉在內。這個論據,值得探討。

30年前,中英進行香港問題談判並達成協議,並開始對香港《基本法》的擬訂。我作為全國人大代表,香港《基本法》諮詢委員會執行委員、香港特別行政區籌備委員會及其之前的預備委員會的成員,更是1982年鄧小平邀請12位港澳人士商談香港回歸問題的參加者之一,對內地制訂和討論有關香港《基本法》的方方面面,了解甚詳,茲在此略加介紹。

早年幹部不了解「一國兩制」

鄧小平會見我們12個人的時候,我發了言,清心直說。先詳述港人對內地多年來直至文化大革命的種種「左」的政治運動,對此完全不能接受。因而對香港回歸,頗有顧慮。同時,香港在港英統治下,自由和法治是有的,就是缺乏民主。因而對回歸後的民主訴求,必然劇烈。

會後有關人士批評,說我沒有正面肯定香港回歸種種好處,盡提些憂心的事。

往後,在列席全國人大常委會討論香港《基本法》草案時,的確有不少人大常委,表示《基本法》草案中對香港的政策過於寬鬆,提出異議。更指出沒有加強中央的權力,過分「高度自治」。在文化大革命結束不久,不少人包括高級幹部,在政府部門退下來後擔任人大常委,仍然對鄧小平的港澳政策不太了解,不足為怪。

就是在香港,我主持過多次文化教育界的《基本法》諮詢會,也有人提出不少「左」的意見。如要把瑪麗醫院名稱改為人民醫院、皇仁書院改為香港第一中學等等。也包括內地大學畢業生,如醫科、工科以至會計科,都應免試來港執業等訴求。

今年政治生態有所變化

當年有「左」的思想並不奇怪,除了歷年內地「左」的政治運動的影響之外,也是香港傳統左派長期受到港英壓制之後的一種反彈。

但是到了今天,香港是左的主導還是右的主導呢?

特別是今年以來,特別是這一次香港特首選舉的前前後後,冒出來的不是左的思潮而是右的思潮。

從對內地來港自由行人士的厭棄,斥之為「蝗蟲」,到叫嚷什麼「去中國化」、「中國人滾回中國去」、香港變成「中國的殖民地」等和高舉英國旗遊行,把發展新界東北地區說是為了港深融合、國民教育就是「洗腦」等等。這些反對口號和若干行動,為什麼就沒有人說是「一國兩制」中的破壞「一國」的行為呢?

為什麼一說到司法上的問題,就一口咬定是破壞司法獨立呢?為什麼建議釋法,又是摧毁香港核心價值的法治呢?

上述的一連串的言論和行動,都是破壞「一國兩制」的,這些向右轉的東西,為什麼就不是害港誤國呢?

三股勢力有共同目標

今年的香港特首選舉及其結果,是香港形勢向右轉的一個轉捩點。利益集團不滿梁振英上台,港英餘孽立即轉向反對派的一邊,這是明擺着的事實。香港特首是中央任命的,這一次梁振英赴京述職,中央主要領導習近平、胡錦濤、溫家寶接見,都對梁振英加以肯定和支持,但是倒梁派仍然是揪住他住宅僭建問題不放。梁宅僭建問題,他是有錯失的,但他已經在書面上和口頭上,向立法會和公眾一再道歉,事件應該就可了結。讓他集中精力依法施政,做出成績來,如有不足,再加批評不遲。如果再糾纏下去,是兩敗俱傷,對香港並無好處。香港如此撕裂,受害的是老百姓,受害的是香港的經濟和民生。中央對此是看得很清楚的,所以中央是堅決支持梁振英的,這怎麼就是「左」了?

利益集團已經賺夠了,他們仍然有力量繼續周旋;港英餘孽既依附利益集團,又依附英美勢力,也是有所恃的。香港繼續動盪不安,經濟繼續不振,特區政府依法施政寸步難行,苦的是我們平民老百姓。被運動的群眾,應該醒醒了。

中央不會以「左」反右

觀之今天香港的政治生態,不是左了,而是右了,不是「兩制」受到傷害,而是忽視「一國」,挑戰合法管治。對人不對事,反中亂港,而某些頭面人竟和泛民反對派走在一起,實為回歸15年來所未見。

中央當然要密切注意形勢的發展,所以對香港形勢的看法,顯然有若干變化。但可以肯定的是,決不會以「左」來反右。中央一貫的政策是有左反左,有右反右。當然,今天對香港也不是反右的問題,而是支持梁振英和特區政府依法施政的問題。同時,也是支持愛國愛港的健康力量,支持香港經濟繁榮、社會穩定,支持香港同胞生活幸福﹗

電郵﹕hmng@puikiu.edu.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