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來事件 揭開意識形態鬥爭的蓋子

日前,全國人大常委會發表公告,根據重慶市人大常委會罷免了薄熙來的第十一屆人大代表職務,薄熙來的代表資格終止。

接着,最高人民檢察院經審查決定,依法對其立案偵查並採取強制措施。

「採取強制措施」,就是逮捕的代名詞。至此,薄熙來將進入司法審判。

在此之前,中共中央宣布,給予薄熙來開除黨籍,開除公職及把犯罪問題線索交司法機關法辦。

這個公告的內文說﹕「薄熙來在擔任大連市、遼寧省、商務部領導職務和中央政治局委員兼重慶市委書記期間,嚴重違反黨的紀律,在王立軍事件和薄谷開來故意殺人案件中濫用職權,犯有嚴重錯誤,負有重大責任;利用職權為他人牟利,直接和通過家人收受他人巨額賄賂;利用職權,薄谷開來利用薄熙來的職務影響為他人牟利,其家人收受他人巨額財物;與多名女性發生或保持不正當性關係;違反組織人事紀律,用人失察失誤,造成嚴重後果。極大損害了黨和國家聲譽,在國內外產生了非常惡劣的影響,給黨和人民的事業造成了重大損失。」

我們所以不厭求詳地引用中共中央政治局公布的部分全文,是要說明,薄熙來的犯罪行為不僅嚴重,而且由來已久,橫跨大連市、遼寧省、商務部、重慶市,長達20多年。

如此廣泛而長久的犯罪行為,為什麼多年沒有被發現、被查處,而且節節陞官,以至肆意妄為,橫行霸道?

古人有所謂「刑不上大夫」之說,今人也有人傳說刑不上政治局常委。至於高級幹部到達政治局委員或國家領導人級別的受到處分,至今只有陳希同、陳良宇、成克杰3位。公告中說「不論權力大小,都要一查到底」,恐怕會阻力重重吧。

冰凍三尺 非一日之寒

薄熙來的問題,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早在他由大連市委書記調任遼寧省長之際,已盛傳他安排群眾和學生,萬人空巷,夾道歡送,營造由大連到瀋陽的「歡送騷」,以此製造個人崇拜。當年我們到達遼寧訪問的時候就聽說過。而到達瀋陽時,眼見他作為第二把手的省長,卻視省委書記聞世震如無物,已暗忖此人相當跋扈。我們這些不太了解內情的外人,一時一地都看到此人霸道的蛛絲馬迹,中央有關部門,難道全無察覺嗎?

那麼,是什麼原因,對薄熙來如此投鼠忌器呢。是因為他的父親是薄一波、是革命元老嗎?相信不會是這麼簡單,其中必然有若干中國官場的潛規則在。

薄熙來的問題遠在陳希同、陳良宇、成克杰等人的問題之上。以上3人,罪行跨度不大,都是在同一個地方(北京、上海、廣西),犯罪行為就是貪腐。並且沒有類如薄熙來那樣有一套所謂「重慶模式」,那一套欺騙了不少人的「唱紅打黑」,那一套企圖陰謀篡位的計劃。總而言之,前3人只是個人腐敗而已,沒有像薄熙來那樣貪腐加野心。而這個「野心」,危害更大。正像中央決定所說的﹕損害了黨和國家的聲譽,在國內外產生非常惡劣的影響,給黨和人民事業造成重大損失。

權力制衡十分重要

這一個慘痛的教訓就是,對幹部特別是高級幹部,予以權力制衡和監督制度的建立,是刻不容緩的了。開放輿論監督更是重要一環。在薄熙來主政時,我到過重慶兩次,並親聽他的介紹和發言。總覺得整個城市的氛圍都是一片歌功頌德之聲,到處都有「五個重慶」的宣傳標語。但嘉陵江旁的苦力挑夫的重勞動如故,高樓大廈構成的「森林重慶」一如香港。給人總有一點宣傳超於現實的感覺。但長期受到「輿論一律」宣傳影響的重慶人民,難免對薄熙來的「德政」,還有點依依不捨呢。

當前,還有人為薄熙來鳴冤叫屈,包括罵香港人是狗的極左派孔慶東等人。他們曾寫聯名信給人大常委會質疑對薄熙來的處分和審判證據不充分,程序不合法。說這是「以路線鬥爭開篇,以刑事犯罪落幕」。看來,薄熙來事件揭開的,恐怕還有一個意識形態鬥爭的蓋子,極左派藉此攻擊改革派,並且採取「出口轉內銷」的辦法。例如,新近由《紐約時報》報道,抹黑溫家寶家人擁有巨額財富,舊聞新炒,是不是也是配合極左派的進攻呢。

電郵﹕hmng@puikiu.edu.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