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是第二把手:全國人大委員長?

近來,傳媒對即將到來的中共“十八大”的人事推測滿天飛。先是討論“十八大”出現的最高權力領導層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是目前的九人還是縮為七人。繼而是猜測誰將會入局。因為“十七大”的九名常委,除習近平、李克強仍能連任外,其餘七人,都因年齡的限制,必須退下。熱門人選中,除一部分一般估計必然入局,另一部分則“徘徊”在邊緣線上。這種猜測遊戲,正是符合港人喜歡買“六合彩”的心理。因此,誰肯定“入局”,誰還說不準,經常出現在報刊的政情版上。

但是,幾乎可以肯定,習近平將擔任中共中央總書紀、國家主席,而李克強則任國務院總理。其餘五人或七人的安排尚未塵埃落定,這才引起對國情感興趣的人們的品評。不過卻没有人對處於權力中心第二號人物的全國人大委員長的人選,加以猜測。

李鵬長期位居第二

李鵬從上世紀八十年代後期,擔任國務院總理逾十年。當年的國務院總理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排名是第二位。他在擔任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總理位子上,經歷兩屆有半,但因制度所限,必須退下,卻轉去擔任全國人大的委員長。而且破天荒地,把中共中央第二號人物的排名,也帶到全國人大委員長的位子上。傳統上的國務院總理的黨內地位,被擠到第三的排位。往後接任的委員長吳邦國,也就同樣繼續在黨內名列第二。

從解放以來的歷史,特別是有全國人大以來的歷史,其領軍人物即委員長,在黨內都不是名列第二的。1954年成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由劉少奇擔任第一任的委員長。而當年還没有召開中共“八大”,按“七大”的排名,劉少奇名列朱德之後,排第三位。

第二屆人大,委員長是朱德。但開過“八大”以後,劉少奇擢升為黨內第二號人物,朱德退居第三。往後三、四屆全國人大,朱德連任。但到了第四屆人大,中共已經開過“十大”,朱德在黨內地位,連中央副主席都不是,只是一名普通的政治局委員,排名遠在“四人幫”王洪文和康生之後。

傳統未知是否打破

第五屆全國人大,葉劍英任委員長,他在中共“十一大”中,擔任中共中央副主席,勉強算是第二位。但排名第三的鄧小平,實力遠超於葉。

第六屆全國人大,彭真擔任委員長,他只是一名政治局委員,第七屆委員長萬里也是。到了第八屆,喬石擔任委員長,委員長的黨內地位,算是升格,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之中,排名升為第三。列於總理李鵬之後。

到了第九屆,李鵬繼任人大委員長,便把黨內第二的位子,也搬到人大去了。

有了這個傳統,第十屆和第十一屆的全國人大委員長,都繼承了這個黨內第二把交椅排列法,吳邦國十年來穏居黨內第二位的排名。

因此,即將到來的“十八大”,和明年的第十二屆全國人大,屆時選出的委員長,是繼承往前的排列法呢,還是又回過頭來,由總理坐上黨內的第二把交椅呢。

習、李應是第一、第二

習近平、李克強是兩位繼續擔任中共政治局常委的人,按理應名列第一、第二。習近平作為總書記,名列第一,理所當然。但李克強擔任總理,按理應名列第二。如果有一位新加入常委的擔任人大委員長,而爬頭坐上第二把交椅,似乎理有不合。

所以有傳說云,“十八大”後,李克強會擔任中央軍委副主席。這就是說,他應穏坐黨內第二。國務院總理兼任中央軍委副主席,也不是没有先例,周恩來總理在解放後便擔任過軍委副主席。

至於這位全國人大委員長,便很可能是由一位新升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擔任,他可能是誰呢?

按常理,這位可以擔任人大委員長的,必然是德高望重,由原中共政治局委員升任的人士擔任,不會是一位新入局的政治局委員。

現在最熱門的新進政治局常委的是李源潮和王歧山,“入常”似乎並無懸念。但王歧山是搞經濟的人物,放在國務院常務副總理的位子上較為合適。李源潮極可能是擔任國家副主席的人選。而論德高望重,各方都能接受的,恐怕該是上海市委書記的俞正聲。他可以擔任一屆人大委員長以後就退任了。

至於汪洋,他如能入常,可能是最年輕的,有可能成為第六代的核心人物,他也有可能擔任人大委員長。

至於人大委員長究竟在黨內排上第二還是第三把交椅,就要看是誰人擔任了。

電郵﹕hmng@puikiu.edu.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