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有人叫出“去中國化”、“反對赤化”的口號?

我們人在香港,從各類傳媒聽到的,多的是內地的負面消息,西方傳媒更是如此。國際上的話語權不在中國人的手裏,香港的話語權不在愛國者手裏。因此,最近在本港掀起一個“去中國化”、“反赤化”的高潮,以反國民教育、反洗腦為引子,方興未艾,愈演愈烈。

內地的人權紀錄、法治現狀、社會道德等等方面當然存在不少問題,但是不是達到十分惡劣的地步?中國的政治制度,是否一無可取?與西方發達國家比較,是否差距很大?極度崇美、崇英的人們,有没有認真對此作出探討和比較呢?

只要不懷成見,對中國在近20年來,特是近10年來,工業上的突飛猛進,應該實事求是地研究一下,為什麼會這樣?

正是最近這十年來,中國的工業生產能力全面提升。在22類大工業行業中,有七類排名世界第一。名列前矛的包括汔車、家電、水泥等220類工業產品。特別是汔車,要排在有百年歷史的汔車王國美國之前,家電要超越日本近半個多世紀以來雄霸世界殊不容易。根據美國經濟咨詢公司環球通視數據,2010年中國製造業產出已佔全世界的19.8%,超過美國而為世界第一。

工業大國邁向工業強國

中國目前正在從工業大國向工業強國邁進。工業大國,只是以產量之多著稱;工業強國,就是要產量與質量與時俱進。經過10年奮鬥,已初步有成。無論在淘汰落後產能,減排節能,都有進展。並在戰略性新興產業建設上取得進展。例如,機械工業主要產品已有40%達到國際先進水平。如今,產品數據管理(PDM)等技術在產品研發設計中得到普遍使用。

至於高科技的應用,也得到充分的表現。天宮一號國際飛行器與神舟九號飛船順利載人交匯對接。載人潛水器“蛟龍”號創造潛水7062的世界紀錄……。

人們不免要問,如果中國的制度一無是處,為什麼能創造工業發展中質與量並進的奇蹟?為什麼中國能的,西方各先進國家反而不能?

難怪在西方驚叫有一種叫“中國模式”,說是中國模式才創造了如此的經濟發展奇蹟。

我們卻不承認有什麼中國模式,也不宣傳、推廣什麼中國模式。但應該說,中國的政治制度和管理方法並不是一無是處,不是一切都要照搬西方等特別是美英的模式才是好的。不然為什麼,美國和歐洲各國在這一次國際經濟危機中搞得焦頭爛額,而中國雖然受到一定影響,但顯然比之歐美現狀而顯得較為輕微。

2010年,中國已躍居僅次於美國的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國成為世界外匯儲備最大的國家。中國的城市化的步驟加速,在廣大農村中出現眾多的新的中小城市。在工業技術和生產能力的支撐下,中國的交通建設速度也是世界少有,高速公路位列世界第二,高速鐵路建設突飛猛進,位居世界第一。修橋、築路、建隧道、機場等等基本建設,正在改變中國過去的落後面貌。包括過去偏遠的西北地區也都變了樣。我最近再遊青海省西寧市,該省會我在本世紀初去過兩次,那時候它的城市規模還只如廣東珠江三角洲的一個發達的鎮。但今天,高樓林立,馬路寛濶,車來車往,商業繁榮,完全像我國東南地區大城市的格局。誰能想像地處青藏高原的西寧,已變成一如長三角,珠三角的發達大城市﹗

為什麼以怨報德?

過去我不太明白,像西藏和新疆這些少數民族的自治區,中央政府支出遠大於收入,投放了不少資金發展它的經濟,促進這些邊遠地區的現代化。而且中國憲法規定各民族有充分信仰宗教的自由。加上漢族人多數崇尚的佛教包容性很大,並不像某些宗教的排他性。因此,無論宗教自由,經濟投資,都是有利於少數民族自治地區的發展的。至於個別官員或有違反民族政策之處,在全國各地都有少數害群之馬,不足為怪。但為什麼這些地區總會不時有一些民族騒亂?漢族與藏族、維吾爾族等的磨合,難道會這麼困難嗎?

從這一次香港的某些人策動“去中國化”、“反對赤化”,高叫“中國人滾回中國去”的口號來看,我終於得到了答案,這就是有敵對勢力在煽動。

港人和內地人絶大部分都是漢族,民族和風俗習慣相同。中央政府同樣15年來長期對香港進行種種援助和照顧,更不向香港收稅,不用香港負擔駐軍費用,開放自由行是有利於繁榮香港經濟。凡此種種,比對疆藏的優待尤有過之。但就是有的人以怨報德,在港英餘孽和利益集團的策動下,在國際反華勢力的推動下,叫出了中國人排斥中國人的口號,能不令人痛心﹗

香港回歸祖國15年,以當前的政治生態最為惡劣。為了政爭,竟然數典忘祖,甘當外國人的鷹犬,要在港人和中國人之間進行分化,用心何其毒也﹗?

電郵﹕hmng@puikiu.edu.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