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振英任重道遠

梁振英已經完成到北京接受任命之旅。第一步先見港澳辦主任王光亞,王表示欣賞梁提出的選後没有唐營、梁營,只有香港營的大和解方針。到了溫家寶總理的任命儀式,他先提醒梁﹕“接過了任命書,意味着接受了沉甸甸的責任”。“沉甸甸”的形容詞,可謂語重心長。溫總進一步提出香港面臨經纃下行與通貨膨脹的雙重壓力。住房、就業、醫療等民生問題比較突出。要求新一屆特區政府要把發展經濟改善民生放在首要地位。

到了胡錦濤主席的會見,便是多說些鼓勵的話。強調梁的政綱和理念得到香港社會的廣泛認可,也就是駁斥了說梁不符眾望的說法。鼓勵梁“能够團結帶領香港各界人士,和衷共濟、同心協力,繼往開來,努力發展經濟、改善民生、推進民主、促進和諧,共同開創香港長期繁榮穏定的新局面”。

王光亞強調大團結,大和解,溫總指出工作的具體方向,要先解決住房,就業、醫療等民生問題,胡主席綜合前兩位講話的重點,指出既要團結帶領各界人士,又有一個改善民生、推進民主、促進和諧,開創新局面的期盼。把三者的聯系起來看,和解團結,民生民主、創新局面,這一個“沉甸甸”的責任,任重道遠,要求梁振英作出“更大貢獻”,的確不容易啊﹗

組閣和棘手問題

梁振英一接任,就要面臨兩個非常棘手的問題﹕一是雙非孕婦來港,二是新界潛建屋的處理。前者在行政措施與法律解決中爭論不休。行政措施的攔截收效不大,人大釋法也不易獲得法律界人士的認同。後者林鄭月娥局長已要求僭建戶登記,但受到若干程度的抵制。如果硬幹,可能引起衝突,對“促進和諧”不利。兩者都是進退兩難的事情。如果在梁上任之初,便鬧出大事件來,那不僅没有“消除分歧和矛盾”,而開頭便出現政不通、人不和的局面,也有違溫家寶總理的教誨。

此外,梁振英在上任之前,要先解決組織領導班子的問題。原有的司局長是不是能够大部分留任,還是未知之數。梁要和原有的高官磨合,肯定有一定難度,肯定比唐英年當上特首為難。畢竟唐當官多年,手下大多摸透了他的脾氣,所以他們撐唐多過挺梁。當然,說他們堅決抗拒,也是言重了。只要梁知人善任、處事公道,便不會有什麼對立的事發生。

某些輿論誤導羣眾

至於大團結、大和解,以唐營和梁營之間的嫌隙,事實並不是想像中的嚴重。只是背後的利益集團,在這一次要與中央爭奪對香港行政長官選舉中的話事權,才是要害所在。他們在不忿之際,大肆宣傳中聯辦插手選舉的不是,大叫西環統治香港,政治中心由中環轉向西環。他們躲在幕後,由泛民分子充當打手,搞風搞雨,死心不息。

中央對香港特首選舉有影響力,是由“基本法”規定的,選出的特首既然要由中央實質任命,就是中央有最後決定權。如果選出一位民望低的,愛國愛港立場並不堅定,有把柄掌握在某些人甚至外國人手裏,難道對香港有利嗎?中聯辦是代表中央政府的,在香港愛國愛港陣營中進行某些協調工作,是它應負責任。不然中聯辦要有一個“協調部”來幹甚麼。協調就是友好的協商、討論,取得共識,並没有強制的意思,更没有在選舉中舞弊,如何就是越軌了?

有的問題應該理直氣壯的講清楚,以免某些輿論誤導羣眾。

電郵﹕hmng@puikiu.edu.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