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英年敗在自毀長城

唐英年之敗,不是敗於所謂感情缺失,僭建地窖等醜聞,而是敗於他受幕後軍師唆擺,偏離愛國愛港立場。

唐英年早已是中央培養的特首候選人。他的父輩既有中央最高層元老的人脉,又有中央主管港澳工作人員的鼎力支持。這些都是明擺着的。中央曾否決曾蔭權提議曾俊華擔任政務司長,堅持以唐英年代之。中央在去年也確實對梁振英有勸退之舉。這種種跡象,在去年年底,特首選舉委員會選舉之際,更明顯地表現出來。所以在去年十二月十五日,我寫了《春江水暖鴨先知,你演罷來我登場》的文字。其實是暗示唐已佔優勢,這是兩人競逐的第一階段。

到了後來,梁振英愈戰愈勇,毫不退縮。而唐卻因婚外情傳聞以及應對緋聞的拖泥帶水,並以妻子作為擋箭牌,在社會上引起負面效應。這時候,中央仍没有放棄挺唐,但認為,為了萬一,找梁作後備,可以更加保險。同時,為了在2017年的特首普選練兵,也需要有一個建制派內的良性競爭,作為日後檢討普選特首安排的參考。

“深水炸彈”反炸自己

但與中央的“君子之爭”的良好願望相反,競爭變成泥漿摔角。唐營以“西九門”和“黑金政治”作為武器,攻擊對方。最後,更不惜違反行政會議保密原則,抛出兩個煽動人心的攻梁口實﹕即所謂阻撓商台續牌打擊言論自由,以及在訂立“二十三條”時建議鎮壓大規模示威時出動防暴隊。

這兩顆所謂“深水炸彈”,可能在香港會蠱惑人心,但在中央的感覺裏,卻頗不是滋味。這時,唐英年在中央心目中,開始失分。

唐營在此之前,已重用某些傳媒界反共親泛民的人員作為公關顧問,到了後期,更聘請眾所周知的反共顧問公司頭目作軍師。這種種做法,中央都看在眼裏,“教我如何再信他”?

正像薄熙來一樣。他本來也是中央培養的高幹第二代,而其人能力也不錯,可惜最後栽在他的野心太大和親信王立軍的手裏。

唐英年在競選後期的用人和行徑,都是自毁長城之舉。即使有某中央大員為之撐腰,即使有中央元老的歷史上的人脉,恐怕也已回天乏術了。到了三月初的“兩會”期間,中央已經陸續放出聲氣,棄唐保梁。當時唐營中有不少大將在京,或是不肯認輸,或是裝聾作啞。其實,此時他們放出投白票爭流選的叫囂,已是打定輸數。

“血洗中環”的記憶猶新

中央雖然没有公開提出挺梁,但卻明確反對投白票促流選。有些頭面人物,重施二00三年反“二十三條”的故技,與中央對着幹。有的人當年危言聳聽高呼可能由於示威而“血洗中環”的,不是希望今天在港繼續製造社會混亂嗎?

任何香港人都希望生活在一個安定的環境中,其次才是改善民生,再次是促進民主。我相信大家的對現實的排列次序都會是安定、民生、民主。

香港如果在上周没有選出一位特首,而是因投白票而流選,這兩個月的政治生態必定十分混亂,也没有人能在亂中求勝。如果 七月一日 没有一位新特首,香港會怎麼樣?

我們年紀大的,屢經戰亂,求安定重民生是必然的選擇。相信一般青年人和小市民,都不會希望動亂吧,都不會希望“血洗中環”吧。

電郵﹕hmng@puikiu.edu.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