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卡錫主義與《信報》

上世紀五十年代,美國有一位共和黨人叫麥卡錫。他在二戰以後便已是參議員,其人極端反共,在任職參議員期間,大肆渲染“共禍”。聲稱美國共產黨已經滲透美國政府及知識界,促使政府成立“非美活動調查委員會”(House Committee On Un—American Activities)。亂指許多科技界,新聞界、影劇界著名人物為共產黨,並說他們為蘇聯間諜。結果導致美國許多名人,如喜劇大師差利‧卓別靈、原子彈之父羅伯特、奧本海默以至華裔著名科學家錢學森等都遭到迫害。

更為悲慘的是使著名科學家朱利葉斯和羅森堡夫婦被判處死刑而被處決。

差利‧卓別靈是一位偉大的、家喻戶曉的喜劇演員,拍過批判資本剝削的《摩登時代》和反法西斯的《大獨裁者》。但因麥卡錫要迫他答覆是否共產黨員,差利為了人的尊嚴,拒絶作答,被迫離開美國,遠走瑞士。這在當年,是一件轟動世界的事件,差利‧卓別靈被稱為“全世界最著名的被放逐的人”。

後來,卓別靈經過五年的醖釀,在倫敦拍攝了另一部影片﹕《國王在紐約》(A King in New York)。差利在這部片子中,嘲笑美國社會的種種弊端,包括麥卡錫主義。片中有一段是差利和他的兒子的對手戲,說是一位外國國王去參觀美國一家小學,結識了一位天才兒童,而兒童的父母,正在受到“非美活動調查委會”的調查。這位外國元首,竟也因此吃了官司。影片演出了差利的拿手好戲,諷刺入木三分,幽默滑稽,十分有趣。

亂扣紅帽子

今天香港的《信報》,也一如麥卡錫,到處抛出紅帽子,企圖抺紅不少社會知名人士。

以本月16日該報的政情版為例,先抛紅帽子給曾德成局長。說他是共產黨的證據,“莫過於他曾擔任《大公報》總編輯一職”。

接着說曾德成的哥哥曾鈺成,“中共黨員”的證據是“曾任培僑中學校長及校監”。因而前校長吳康民也是,甚且離開培僑到香港新華社工作的周志榮也是。以此類推,曾任基本法咨詢委員會秘書長的梁振英也必是。說咨委會秘書長的職位比新聞、教育機構更重要,“猶有過之”。因而咬定他的“土共”身份。但《信報》的負責人知不知道,當年的咨委會既包容有不少今天仍在台上的泛民人士,其主持人正副主任(當然比秘書長更重要)安子介、羅德丞等人,按照《信報》的“重要性”的邏輯,也應該都是共產黨員了。

亂扣紅帽子是世界上一切反動勢力的慣技。過去在蔣介石統治大陸期間,被扣紅帽子而遭殺頭的共產黨人或疑是共產黨人數以百萬計。蔣介石退居台灣以後,認為國民黨失敗不在軍事潰敗,而在於共產黨的渗透,於是大搞白色恐怖,又殺了共產黨人及疑似共產黨人以數十萬計。今天,香港已是共產黨領導下的中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即使是共產黨人或疑似共產黨人,都没有被殺頭的危險。但《信報》利用香港仍有部分人有“恐共”病,因而肆意抺紅,亂抛紅帽子。這是一張“貨真價實”麥卡錫式的反共報紙。

傳媒應有公信力

香港特首競逐,本應是良性競爭,但當前不僅是互揭隂私的“西九門”與“僭建門”之爭,更來了一場“抺紅”與“抺黑”之戰,而《信報》是始作俑者。其惡毒的手法,不僅為唐英年幫了倒忙,而且與中央人民政府對着幹。他們的後台既要去大陸炒地皮賺大錢,又與反共的泛民分子暗通欵曲。至於有無與美英外國勢力勾結,尚待查核。

當前的香港政治生態十分複雜,在這場特首選舉之中,外國勢力正在插手以便把水搞渾,並加以操縱利用,值得從政者,競逐者提高警愓。我們希望香港的政局有良性的發展,傳媒更應該是持平公正的報道,社會才能够繁榮穏定。不然,龍年開始,形勢動盪,絶非港人之福。

電郵﹕hmng@puikiu.edu.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