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駕遊應該緩行

近日,香港與內地汔車自駕遊的爭議又鬧得紅紅火火。繼名店拍照風波,“雙非”孕婦來港生子,北京教授謾罵港人等等,內地與港人的關係有點劍拔弩張之勢。再來個內地車領牌來港漫遊,有如火上加油,實非緩和兩地矛盾之道,所以應該緩行。

“自駕遊”原在前年雙方取得協議,每日有限度的的開放若干臨時牌照給兩地車輛,更為來日港珠澳大橋通車的三地交通聯線作好準備,用意不可謂不善。可惜碰上當前的“風頭火勢”,周日更有群眾簽名集會,怒斥為禍港惡政,說自駕遊將導致“車毀人亡”也。

港人所以有這種情緒,事緣近年內地有幾宗致命車禍,令港人印象難忘。一是佛山一個小女孩悅悅被車撞倒,司機不顧而去,途人不加施救,最終導致女童死亡。另一是某地有人撞傷一女子,見她凝望車牌,害怕她報警追究,便將她用刀捅死。至於持勢遇車禍而逃避刑責,甚且小人物撞傷女學生居然說出“我爸是李剛”的混話,更在網上流行多時。況且內地車禍的保險規則不太周全,竟有撞傷不如撞死的傳說,也令港人心寒。

香港與內地的駕車文明,遠不及歐美等西方國家,這是我親身有所體會的。內地的駕車文明,又不及香港。比如在香港,從班馬線過馬路,應該是安全的,在內地則不然,連衝紅燈的也不鮮見。至於隨便U轉,在雙白線扒頭,大型車佔用快車線,更是稀鬆平常。去年我在北京險遭車禍,就是在長安大道,有一小汔車越過雙線擬佔線左轉彎,差一點與我乘坐小車相撞。首都尚且如此,其它大小城市的駕車文明,更好不到那裏去。

因此,如果開放“自駕遊”,內地小汔車臨時來港上路,加上左右軚汔車的駕駛習慣不同,適應需時。萬一出現一宗小小的車禍,必被渲染成大事件,為此而擴大矛盾,更是有礙兩地融和。

其實,現在香港人擁有兩地車牌的車輛已有兩萬餘輛,港車在內地奔馳的已有足够數目,也不在乎增加這幾百個自駕遊車牌。

如果內地客要來香港駕車,可申請一個臨時執照,在港租一架小汔車就可以了。這等於港人到歐美等地,都有租車作自駕遊的。在本港租一架車子,過過自駕遊的癮,比駕車來港,更為方便。

同時,內地的各大城市,也應該擴展租車服務,這是現代城市的必備項目。如果兩地租車手續和服務都十分方便,那麼,這個越境的自駕遊也就没有太大必要。

自駕遊要擴大到港澳和內地,也可以由特許的租車公司代辦。這樣,便容易解決車輛的維修安全和保險等問題。

駕車人只要申請一張類如國際駕駛執照,便可以自駕遊了,當然這没有用自己的汔車那麼方便。

如果開放小量內地汔車自駕遊來港,內地人受益不大,卻徒增爭議。如果逐步開放更多的內地車輛來港,則本港道路又不勝負荷,更增加堵車和停車場的壓力。

所以,自駕遊一事,宜從長計議。其實,這並不是影響國計民生的事,只是满足有車階級的旅遊興趣而已。當局何必因小失大,再次惹起一場反政府施政的風波?

電郵﹕hmng@puikiu.edu.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