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香港人 更是中國人﹗

回歸十四年,居然還有人要挑起身份認同的爭議,調查你認為自己是香港人還是中國人﹗

鍾庭耀搞的港大民意調查,說港人對“香港人”身份認同上升,對“中國人”身份認同下降。這個調查,究竟有無政治動機,我們不便猜測。但命題的不當,對不明就裏的被調查者有誤導。同時,香港從來對內地的事物,報憂不報喜,更容易挑起一些人對內地的不滿情緒。

香港資訊發達,消息靈通,內地的一些負面消息,如貪腐、人權、車禍、造假種種,都無港逃出香港傳媒的“法眼”。看得多了,便會對內地產生不滿甚至惡感。

是的,內地的社會存在的問題不少。貪腐和造假的情況令人側目,管治上的缺陷也是有目共睹。但多數人該是“愛之深而責之切”,希望祖國好而提出善意批評的。

這怎麼能扯到身份認同上呢。

我是香港人,就等同我是廣東人、福建人、上海人以至潮州人、客家人一樣。認同我是香港人,並没有否定自己是中國人,為什麼硬要加以劃分呢?

在英國人統治香港一百五十多年之中,絶大多數香港人都不會忘記自己是中國人,也不會認為自己是英國人。一切的中國習俗、中國文化以至中國的地方方言,主要是廣府話都在香港存在並流行。到香港回歸問題提上議程之後,港英當局更害怕香港人要爭取作為“英國人”。所以設計了多種英國護照,把港人撇除在英國人之外。一九八一年更在新國籍法中規定了一種“英國海外公民”的“國籍”,護照持有者在英國本土没有居留權,甚且進入英國在入境還要受到歧視。在香港回歸之前的幾年,有些公務員因為對回歸後的“一國兩制”缺乏信心,一度有爭取“居英權”的行動。但現在的事實證明香港一切如常,並没有太多破舊立新。香港的特區護照比“英國海外公民”(BNO)的護照好用,香港人絶大多數人已經使用它。

香港人從來不認為自己是英國人

現在還有一種說法,說香港已經回歸而人心並未回歸。香港人從來就不是英國的子民,英國人也早已害怕這些“子民”湧去英國定居,並多方設限。那麼,如何能說香港人死心塌地的歸心英國呢。香港人既没有歸順過英國,那麼怎會有什麼人心回歸呢。

所謂“人心回歸”問題,不外是對特區政府的施政的某些不满,並引與港英統治時期作某些對比,因而產生一點今不如昔的感覺罷了。

英國人統治香港的時候,比現在的特區施政更獨裁,更不民主。英國人只給英籍商政高層人士以及少數華人買辦以特權和民主,絶大多數港人都没有什麼政治權利。英國人對異見人士的鎮壓絶不手軟,除對左派人士動輒加以遞解出境之外,對工人基層的工潮或組織工會的權利也加以限制和鎮壓。抨擊英國的言論自由更為欠缺。二00三年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時,許多人加以責難,說該條立法以後,如果搜出你有異見書籍時便是犯法,這侵犯了人身自由。這本來是對二十三條立法原意的的歪曲。但人們可曾知道,早在一九五八年,港英没有什麼二十三條,便以藏書入罪,這是我親歷的。我所服務的培僑中學,當年港英教育官員特別到我校圖書館搜查,查出包括著名僑領陳嘉庚的《南僑回憶錄》等書籍,便對我校當年校長杜伯奎提出控告,認為藏有“政治性書籍”,違反教育條例。控告的審判未畢,便將他遞解出境,這難道不是赤裸裸的蔑視人權違反法治嗎?

批評內地缺點不應與人心回歸挂鈎

對內地的某些官員腐敗以及社會上的種種不公,應該提出批評,但不應與人心回歸挂上鈎。迷戀英國人統治時期的人是有的,其中大部分是港英統治時期的既得利益者,包括提出香港已變成“中國殖民地”的大狀。但這是絶少數。廣大的基層群眾,應該肯定没有人心回歸的問題。

在當前,由於貧富分化的加劇,由於國際經濟危機引發的種種問題,社會上深層次矛盾顯露,特區政府的施政既有失誤也不通暢。在這個時候挑起身份認同的問題,如果不是別有用心,也是不適當的。以似是而非的命題,挑起對祖國的疏離感,正中一些反共分子的下懷。像有的人攻擊國民教育是洗腦一樣。

中華民族對華人身份的認同和凝聚力是世界少有的。百多年來,中國有許多人移民外國,海外華僑有數千萬之多。還有成千上萬從未來過中國的華裔。凡有中國血統的人許多都會到中國尋根,美國駐華大使華裔的駱家輝也不例外。許多在外國土生土長的第二代第三代,也都想方設法學習一點中文。過去我有一位極為熱心的黃姓的美國華僑朋友,他在世時每年都要組織一批華裔青少年即所謂「竹升」,來中國尋根觀光。現在東南亞近鄰各國的政要有不少有中國血統,他們也不諱言其身世,並因中國的強大而引為自豪。四海一家,他們有點中國的情懷都念念不忘。作為炎黃子孫的我們,如何能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

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是有的,當前就有極個別吃筆桿子飯的。他們以當中國人為恥,對中國的一切,極盡污蔑造謠抨擊之能事。對中國的天災,稱為“天譴”,對中國的科技經濟建設等成就,諸多挑剔。他們當然不是“中國人”,也不應該說是香港人,他們是英美帝國主義者的鷹犬。除此之外,相信我們絶大多數人會堅定的說,我是香港人,更是中國人﹗

電郵﹕hmng@puikiu.edu.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