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梁先後訪西環 泛民妄唱過票騷

選舉下一屆行政長官的選舉委員會已經選出,但當前的選情仍然撲朔迷離。現舉出下列情況,再加論述。

第一,選舉結果,據說唐營大勝,唐英年穏取超過二百張的鐡票,而梁振英的卻不足六十。

第二,泛民反對派得票在預期之中,但也可說小勝,因他們取得逾二百票,已達推出一名候選人有餘。

第三,梁振英在政協組別選舉中得票甚低。九十三票選五十五人,其最末四人明年便要讓位給新增的立法會議員,梁振英排第五十一位,實際上是包尾。

第四,反對派高唱如梁振英不足提名票,可能會過票給梁振英,讓他能入場參加競逐。

第五,選舉委員會選舉過後,唐、梁先後造訪中聯辦。

第六,選舉委員會組成雖對梁營不利,但梁仍高調繼續進行選舉工程,直闖新界、深入基層,毫無氣餒的表現。而且還對建屋問題,內地孕婦來港生子等具體問題都一一表態。

第七,唐營的選舉大會聲勢浩大,既有原來的重量級人物站台,還有更多代表性的頭面人物出席。

第八,有報道傳聞中央有大人物分別支持唐梁。說政協副主席,中央主持港澳工作的副召集人廖暉撐唐,而正召集人國家副主席習近平卻挺梁。

諸如此類的選情消息滿天飛,真真假假,令人眼花撩亂。

在此,且對這些說法加以拆釋。

首先,要對所謂習近平挺梁,廖暉撐唐的傳聞加以駁斥。這種胡亂報道,迷糊不懂國情讀者的傳媒,十分不負責任。習近平和廖暉在政治地位上差三個層次。習是中央第一級的領導人,貴為政治局常委、國家副主席,未來的第一把手。廖袛是第三級的國家領導人,他黨內地位只是中共中央委員,連政治局委員都不是,如何可和習近平分庭抗禮?如果習近平拍板挺誰,廖暉何能說個不字?

至於泛民要過票給梁振英,更是不明政情的胡說。別說泛民過票給道不同不相為謀的梁,是否有這個可能,就是他們願意自動獻身,梁振英敢要嗎?如果梁和泛民掛鈎,那麼他的政治生涯也就完結了。梁靠泛民過票進入候選,就等於宣布與建制拆伙,他還能會得到選委多數支持嗎?這種幼稚的提法,完全不值一晒。如果由泛民高層提出,則可見泛民政治水平的低下。

“阿爺吹鷄”了没有?

再來分析選舉委員的選票。初步看來,唐營的確佔優。但不要忘記,選舉委員未歸邊的仍佔多數,特別是傳統愛國陣營的,即民建聯、工聯會、漁農界等的票。就是工商界的票,也不完全是一面倒,梁營選勢大會上也有重要的工商界代表人物,如羅康瑞、蔣震等。

關鍵在於“阿爺吹鷄”了没有?

從選委會的政協小組的選舉結果看來,我認為“阿爺”已經“吹鷄”,並曾在他報著文表達看法,至今没有放棄這個觀點。但的確如俗語所說,政治的事,一天也嫌長,情況隨時發生變化。我們當然希望有兩位勢均力敵的對手競逐,創造競逐選舉文化。而且的確兩位候選人各有優缺,各有擁躉。但是,我們有願望是一回事,實際影響選情的力量並不是依我們的意願而轉移的。我們應該承認,北京的態度才是決定性的,而且《基本法》的規定也是如此。

北京對選舉過程中的基本要求,是要緊緊掌握好安全系數,即不要被反對派有機可乘。如果兩位勢均力敵的對手和另一位反對派的候選人進入競逐,擁有二百多票的反對派,總可以施加一些影響力,這便增加選舉的風險。所以北京的一貫思維,都是希望建制派能協調一人與弱勢的反對派候選人競逐,這樣便可萬無一失。再加上,與其建制派勢均力敵的兩人在選舉決出勝負後,引起一些波瀾,不如及早了斷,在選舉前作出抉擇。

梁振英要得入場券不難

至於梁振英能不能取得一百五十張提名票?如果没有“吹鷄”歸邊的問題,應該不難。梁振英繼續進行造勢行動,就是他認為在正常的情況下,他應該取得足够的提名票的。他有這個自信,才會繼續進行選舉工程。

唐英年的選勢大會,規模比梁的大,參加的頭面人物比梁營的多,不少社團領袖,如廣東社團、福建社團、潮州社團等領導人都參加了,唐唐的發言也準備得不錯,會議也比較精簡和乾淨俐落,以兩個選舉造勢會議相比,唐的造勢大會顯得較好。是唐營的智囊團精明能幹,還是建制陣營已經得到風聲或暗示,以“西瓜靠大邊”的思維,踴躍參加,這就不得而知。

至於兩人在選舉委員會選出後造訪中聯辦,據說當日中聯辦主任彭清華並不在港,可能由某副主任會見。我估計他們兩人只是會報情況,而某副主任可能只是只聽不說。如果作出勸退某人的重大決策,不會由副主任傳達,也許要由更高層勸說。且看唐營造勢大會之後,這幾天的動態吧。

電郵﹕hmng@puikiu.edu.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