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成虎”‧“曾參殺人”‧抺黑行動

“三人成虎”和“曾參殺人”這兩個成語故事,出於中國古典名著《戰國策》。

“三人成虎”不是說三個人合起來便會如老虎般的勇猛,而是說如果有一個人說街上有老虎,魏國的大王當然不信,第二個人再說,大王仍然不信,到了第三個人再說,大王便不得不信了。同樣的一個成語故事,更出在孔子七十二賢人中的曾參,當時他住在費國,當地有一位與曾參同名同姓的人殺了人,有人報告了曾參的母親。曾母正在織布,便說,我的兒子不會殺人。後有第二個人再報,曾母仍然不信。到第三個人再報,曾母不得不信,並且便棄下織布的梭子,翻牆而出了。

這就正如法西斯德國時期,希特勒當權,他的宣傳部長戈培爾,聲稱謊言如果說上一百遍,便會變成“真理”。

抺黑行動已經開始

當代謊言當然不會靠人們奔走相告,今天的傳媒無所不在,大氣電波、電腦上網、報紙雜誌。如果有人利用傳媒,把謊言說上多遍,便不由你不信。就是頭腦十分清醒的人們,也不免半信半疑。這就是現今特首競選戰,某些傳媒有意抺黑對手作為選戰一環的來由。

自有民主競選以來,傳媒便是重要競選工具。但是傳媒工具又往往被政客利用,作為抺黑的載體。民主選舉歷史最為悠久的英美國家都不例外,香港又怎可能獨善其身?現在特首競選已進入關鍵階段,雙方背後的支持力量,為了擊敗對手,當然無所不用其極,儘量搜集黑材料,以此打擊對方。

香港特首競逐的抺黑行動已經開始。最近有些報刊集中揭露梁振英主政的戴德梁行被收購,可能導致破產,又涉及他在某地產商的一場官司中證詞不實等等,但都為當事人一一否認,並發表鄭重聲明。

早前關於唐英年的“感情缺失”問題也曾熙攘一時,由唐唐偕同夫人出面說明是“過去式”,並得夫人諒解而告一段落。但市面上仍傳說紛紛,說再有“堅料”,將陸續出爐云云。

抺黑抺到我的頭上

最無辜的是抺黑竟抺到我的頭上。某報咬定我是挺梁的,該報大概是堅定挺唐唐的吧,於是拿我開刀。一連數天,重砲攻擊,說我的文字是為“阿爺添煩添亂”,“亂吹一通”。繼則封我為“土共大砲”,說聯合香港教聯會和工聯會,合演“土共反唐戰”及“土共總動員”。罵盡全港愛國力量,結果遭到我的著文反擊。

終於,該報最高負責人不得不親自約見,連聲道歉。

以為事情告一段落,但該報仍死性不改,再次指名道姓,在專欄文字上指梁振英可以唐英年的“感情缺失”做文章,並可“假吳康民之口,以捍衛女性尊嚴之名,義正詞嚴,痛心疾首的譴責唐英年枉費中央一番裁培”,“製造假象,借刀殺人”。

什麼時候我成為別人手中的工具,攻擊武器?這種含血噴人的行徑,再次出現在一家大報的專欄上,實在令人十分遺憾﹗

本人在香港從事教育工作六十餘年,從來不貪名利,更没有依附任何權貴,獲得任何好處。有上萬的校友、家長、親朋可以作證。我晚年讀書寫稿,娛人自娛,以文會友,更是清心直說,絶不會為了某種利益,發表違心之論。

而且我多次著文說明,在這場特首競逐之中,到目前為止,我保持中立。因為參選雙方,都各有長短,他們也都是我的朋友。更何況我無權無勢,連選舉委員的席位都没有,如何能影響選情?

期望有一場政策辯論

抺黑行動將為本屆有競爭的選舉蒙上一層陰影。但我相信這並不是唐、梁兩人的本意,更不是他們有意擴大打擊面到我這個無辜的人身上。這是他們背後的一些人和一些諸如某報所說的,喜歡製選“娛樂新聞”的一些傳媒製作的。明智如唐、梁兩人,應該儘量制止這些行動。抺黑行動發展下去,對競選有害無利。如果情況惡化,要中央叫停的時候,也就是熱烈的競逐變成無聲無色的時候﹗

說抺黑行動,當前的材料還只是小兒科。論“感情缺失”,誰能比得上當年美國總統克林頓的轟動?論誠信指責,誰還能比前美國總統尼克松的問題更大?

抺黑行動,就是說本來不是黑的,或只有點灰塵,於是加以加深塗黑,這本身就並不是一種正派行動。何況俗語有云﹕真金不怕烘爐火,經過“抺黑”的洗禮,一個人也許更加健康起來。

我在這裏要奉勸兩位候選人,目前的競選工夫不應採取抺黑行動,也不應放在防備抺黑行動上,應該不是防禦,而是進取。應該更好地宣傳自己的政綱,提出更具體的治港理念,以爭取民心。這一次的競逐,已經開了一個好頭,即兩位候選人都深入民間,了解民隠,更與若干社會團體的公眾進行對話,這是過去的選舉所没有的。現在,我們更期待有一場在電視機前的健康的政策辯論,顯示兩位領導人的風度,急智和文采。更重要的是,他們能不能用扼要的語言宣傳自己的治港理念和公眾迫切要求解決的問題?我們希望,兩人都是各有各的精采,令我們難以取捨﹗

完稿之時,傳來選委會選舉的正式結果。看來,選情又有另一番風景。發展如何,容後再評。

電郵﹕hmng@puikiu.edu.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