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缺失 人性泯滅 道德淪亡 吳康民

最近,廣東佛山市發生一宗兩歲女童遭汽車撞倒輾過,司機不顧而去,途人視而不見的事件。期間十八名途人路過,都没有施加援手,最後只有一位貧窮的拾荒老婦相救,報警送院,但時間延誤,終告不治。

事件引起網民熱議,輿論慨嘆,紛紛指責﹕“人性淪喪,何至於此﹗”

無獨有偶,日前又有一名東莞男子被人持槍劫持到車上打劫,他反抗時露出下半身在車外掙扎。但路過的司機卻無人報警,最後被匪徒刺了十多刀,並抛出車外。他向來往車輛客貨車求助,没有一輛車停下。後才借到一輛正在停車換車胎的司機手機報警。

這種車禍無人施救,也有一定的客觀原因。據說有不少救人反遭敲詐的事例。二零零六年,南京男子彭宇好心扶起一位被車撞傷的老婦,也許老婦人一時糊塗,或者是受人唆擺,竟把他告上法庭,指他便是撞傷她的男子,索賭十三萬元。今年八月,江蘇南通一名好心司機,停車扶起跌倒路旁老婦,反被敲詐。

因此,內地輿論,曾有“老人跌倒,該不該攙扶?”的專題討論。就連衛生部也從專業角度發布文件,說老人跌倒,要視乎情況,不要馬上扶起。

也有人說,內地實行的法例,撞死人的賠償比撞傷人的賠償要少得多。因為汽車撞死人只是一次性賠償,而撞傷的卻要養傷者一世。

但人性泯滅則是事例不少。年前游三峽,途經荊州,知道當地正在為三位救少年被溺斃的大學生開追悼會。當地有兩個少年游泳被溺,在場的幾艘漁船見死不救,據說他們是專門代人“撈屍”。有人溺斃,他們才能賺錢,每撈一具,要價三四萬元。結果是三名不諳水性的大學生下水救人,人是救起了,但三名大好青年卻因而身殉。

外游國人應是修身立品

我曾周游世界各國,總覺得我國司機駕駛文明最差,所以車禍的數字也是世界第一。本人曾駕車四十餘年,在加拿大、新西蘭、英國都曾駕駛過汽車,但就是不敢在中國大陸駕車。原因是內地不守規則的駕車文化太驚人。如越過雙線扒頭,不打燈號突然超前,不淮左轉而突然左轉,在高速公路大貨車經常佔用快車道等等,令人驚心動魄。

年前在深圳有貨車輾斃一名小童,司機揚長而去。這一次在佛山,又是把一名兩歲女童輾至重傷。由於是天真無邪的兒童,所以引起全國注意。但由此一端,不僅可以窺見我國駕車文明的缺失,其他的社會文明的缺失,同樣值得重視。如愛護城市清潔,遵守乘搭公共客運工具的紀律,在公共場所不可喧嘩等等,我們的國人能完全做得到麼?

現在許多人富起來了,到國外境外旅行的多起來了。中國在國際舞台上是舉足輕重,同樣,中國人的形象也在國際上獲得重視。東方人中,中國人的影響力已遠超日本人。過去我們在外國旅行,常常被誤認為日本人。記得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初,我隨一個旅行團到達埃及,在一個歡迎晚會上,歌星為我們演唱,他開頭便用英語說﹕“歡迎日本朋友”﹗我們大聲叫喊﹕“我們是中國人”﹗曾幾何時,現在到處都有歡迎中國人的標誌,到處都備有中文的說明書,這是中國強大的標誌。

但是,到了外國的中國人,應該都是中國的友好使者,應該都是國家的宣傳員,應該給人家一個健康、文明的形象,不應該只給人們看成只會買名牌貨的“大款”。

中央強調提高文明變質

中共中央剛開過一個討論推動文化大發展大繁榮的十七屆六中全會。會議強調要“提高全民族文明素質”、“人民思想道德素質”,並表示這是社會主義的“核心價值體系”,要求“建設社會主義文化強國”。這很好,但需要有具體措施。正像國家行政學院教授汪玉凱指出的,嚴重的官員腐敗,行業誠信不足,假冒偽劣横行,核心價值出現迷失等亂象,應該得到整頓。這才能凝聚全社會的力量,促進社會和諧與國家文明建設。

我們的文明缺失是長期不重視文明建設的結果。自從改革開放以後,逐漸形成“向錢看”的價值觀。有錢好辦事,没錢別進來。有錢駕凌文明標準之上,比古人所說的“有錢使得鬼推磨”還要厲害。於是官員貪污腐敗由此而生,有錢甚麼事都辦得成,無錢鳴寃叫屈無人理睬。為了錢,滅絶人性的事都幹得出來。有毒奶粉和食物假冒偽劣的東西可以橫行,致人們的生命健康安全於不顧。人性被湮没了,這才出現了見死不救的種種怪現象。

學校和社會的道德教育欠缺,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系並没有建立起來,以至出現了嚴重的道德淪亡現象。

官報《人民日報》提到“民族復興”的字眼,這說對了。國家的強大和經濟上的迅速發展,並不等於中華民族已經復興了。如果文明缺失,人性泯滅,道德淪亡,那就談不上民族復興。只有民族復興了,才能說,中國人民真正站起來了。

最後,作為一位長期從事教育工作的長者,作為一個早已升任祖父級的老人,對小悅悅的逝世去表示傷心和哀悼。希望真如網民們所說﹕“天堂上不會再有車來車去,不會再有人性的冷漠和麻木。”小悅悅,一路走好﹗

電郵﹕hmng@puikiu.edu.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