闖進“六四”和“文革”的禁區

六四風波發生已屆二十周年,許多人希望北京對此有個新的說法。

六四政治風波是一個悲劇。而且導致當年的改革開放有短時間的倒退。不然,鄧小平也不會在1992年初的南巡講話中,說出了誰不搞改革開放,誰便得下台的狠話。

六四事件,開頭北京的定性是“反革命暴亂”,後來逐步降調,基本上說是“八九年一場政治風波”。但多年來一直避談,既不見諸內地報章,在海外議論也成為一個忌諱,這與“文化大革命”頗有異曲同工之妙,但比“文革”更為形格勢禁。

文化大革命過去了三十三年,雖然在“文革”結束以後五年,在1981.6.27便已作出一個<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判定它是“一場由領導者錯誤發動,被反革命集團利用,給黨、國家和各族人民帶來嚴重災難的內亂”。

  這個結論,是鄧小平領導制定,並經中共中央一致通過的。這是因為,當時的中央領導和一眾元老,絶大部分都是“文革”或輕或重的受害者。因此否定文革,比較一致。只有少數如華國鋒、汪東興等是得益者,但他們勢孤力單,不可能反對這個結論。

但在涉及毛澤東的問題,北京方面顯得十分慎重。雖在一定程度上指出毛澤東的“左傾”,又“不能容忍鄧小平同志系統地糾正”“文化大革命”的錯誤,但仍然肯定毛澤東的歷史地位和毛澤東思想。

毛澤東思想不可動搖

因此,文化大革命的議論和批判,在“議”發表以後仍然列為禁區。再挖至深的層次,涉及毛澤東的錯誤和責任將會越來越多。不僅是文化大革命,而且延展至解放以來毛澤東歷次“左”的錯誤,包括反右、大躍進等嚴重錯誤。深挖的結果,動搖了新中國成立以後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因此,以1981.6.27.議>為終點,對文化大革命的探討、研究、紀念以至成立“文革博物館”,都不成文的列為禁區。上述“決議”中說﹕“從歷史發展的長遠觀點看問題,我們黨的錯誤和挫折終究只是一時的現象”。鄧小平更指出﹕“對毛澤東同志晚年錯誤的批評不能過分,不能出格。因為否定這樣一個巨大的歷史人物,意味着否定我們國家的一段重要歷史”。

此所以新版的各種面額的人民幣,都要以毛澤東頭像為圖案。<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序言,仍要肯定毛澤東的貢獻,肯定毛澤東思想的指引。中國共產黨的黨章,更是要以毛澤東思想為行動指南,並有專段列出毛澤東思想是中共集體智慧的結晶。毛澤東和毛澤東思想,既然在憲法和黨章中規定仍具有崇高的地位,日常人人接觸的各種面額的紙幣,便更使毛澤東像深印人心。這就難怪,湖南韶山仍是聖地,毛澤東塑像愈建愈大,朝拜者絡繹於途。再進一步批判毛澤東,便不合時宜了。

“六四”是鄧小平定性

  43年前的文化大革命,其批判早在20多年前便戞然而止。要求當前對於 “八九政治風波”有個明白說法,涉及的人和事更為複雜。

“八九政治風波”發生時,鄧小平是中央軍委主席和中央實際上的最高領導人,有關的決定顯然是得到他的批准。而當時情的複雜,又和“文化大革命”的來龍去脉基本上可算查清不一樣。“八九政治風波”中,究竟有没有人“謊報軍情”?有没有人誇大外國勢力的介入?當時中央高層存在着甚麼樣的派系鬥争?這種種疑團,都有待進一步披露和核實。

  鄧小平在風波初起時,便強調“中國不允許亂”。在六四風波以後,鄧小平明確表示“這場風波遲早要來,這是國際的大氣候和中國自己的小氣候所決定了的”。他也肯定<人民日報>當年4月26日的社論,“把問題的性質定為動亂”。他說﹕“動亂”這兩個字恰如其分。鄧認為﹕“他們是要顛覆我們的國家,顛覆我們的黨,這是問題的實質”。鄧小平已為風波的性質定調,平反六四,便涉及到鄧小平。

只會淡化,不能“平反”

鄧小平既已為六四事件定性為“動亂”、‘反革命暴亂“,並說“動亂這兩個字恰如其分”; “一些人反對的就是這兩個字,要修改的也是這兩個字”。他的這些話都十分肯定。但後來中央郤改口說是“八九年的這一場政治風波”,不再提“反革命暴亂”或“動亂”。而且在鄧小平還健在的時候就改口了。這究竟是鄧本人有所反省,還是高層迫於民意而改調,這就不得而知。

1990110李鵬宣布解除北京部分地區戒嚴令時,仍稱六四為反革命暴亂。1991710江澤民紀念中共70周年慶祝會上仍然提及六四的反革命暴亂,到19961010中“中共中央關於加強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設若干問題的議”中,提到“我們經受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國內國際風波的嚴峻考驗”,不說“暴亂”說是“風波”,就已有淡化的跡象。之後,中央文件和領導人發言,都避免談到“六四”事件,偶一談及,也就只說是“風波”或“政治風波”。不過民間要翻起這個舊帳,都被有形或無形的禁止。從此,“六四”事件又是繼“文革”之後,中國現代歷史的一個禁區。

涉及毛、鄧歷史地位

解放後,中共最高領導人毛澤東、鄧小平的歷史地位不容推翻,因為這涉及對整個共和國歷史的評價。因此之故,若干歷史問題涉及他們只可淡化不容否定。原因是牽涉太廣而爭論又不利於社會穏定。毛澤東是建國元勲,鄧小平是改革開放功臣。毛澤東雖然有錯誤但仍值得把他的頭像印在鈔票上。中國人民目前正在享受到鄧小平訂定的改革開放政策的好處,更不應該對他多所指摘。何不少當事人仍在。正如唐太宗李世民雖然有殺兄弟之罪,但他的貞觀之治仍為後世傳頌。康熙乾隆被認為清代有為之君,但郤是大興文字獄的罪禍首。

當代歷史事件,尋求董狐之筆,仍然有待。

電郵﹕hmng@puikiu.edu.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