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啟立話中有話

最近,大陸影片〈讓子彈飛〉在內地和本港頗為賣座,其中的一個原因,便是劇情中的政治隠喻,惹人猜測,一如猜謎語遊戲。甚麼馬匹拖列車,暗示馬列主義,乘坐的竟是盜匪和貪官,進入的“鵝城”,或是“以俄為師”,或是飢餓之城,或是訛詐之城。群匪的面罩竟是麻雀牌的筒子,諧音“同志”。總之,假借馬列主義之名,行土匪之實,所請‘同志“,不過是群氓,土匪鬥土豪,難道就是暗示國共內戰?

在政治禁忌處處的地方,隠喻和猜謎的遊戲在民間屢屢進行,在網上的這種話語,難道還會少嗎?

但有一篇明喻的文字,見諸於前北京領導核心人物筆下,郤是值得注意的。在高呼政治改革的今天,如此語重心長的言論,值得認真欣賞。

紀念文字多明喻

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胡啟立,最近在北京〈炎黃春秋〉今年第一期上,發表了一篇紀念胡耀邦逝世95周年的感言。上半段對胡耀邦的“人生、人格、人心”,語多褒揚,這不奇怪,但後半的話題一轉,郤有許多明喻。

胡啟立寫道﹕“世上公道自在人心,位高權重,萬人仰視,可以得到表面上熱烈的掌聲和客氣的笑臉,但不一定能得到發自內心深處的尊重和水乳交融般的感情”。萬人仰視的人絶少,這指的是誰呢,是死人還是活人呢?

他又說﹕“銀海金山,富可敵國,可以買香車寶馬,豪宅盛宴,郤買不到知識,品德和人格”,這指的當今由於權貴結合產生的“大款”。其豪擲萬金,往往令人乍舌。最近深圳有一富豪,六十壽辰,居然擺上百桌的萬元家宴,座上客當然少不了高幹土豪了。蘇州有一家酒家,竟標出了30萬一席的酒席,這種世紀末的風情,國民黨時期的四大家族豪門子弟,也只能瞪於其後了。

矛頭指向宣傳官員

胡啟立又說﹕“表面文章,可以哄人於一時,但換不到真心的擁護和信賴”。矛頭便指向主管意識形識形態宣傳的官員了。他說的這種表面文章,充斥於官刊,有時可說是舖天蓋地,但認真“學習”的人相信甚少。否則官報官刊又何必另出副報和副刊呢。

他又說﹕“人心可貴,人心難得。人心得失,存亡攸關”,這又是盛世危言了。

“公道可貴,公道難得。公道不在廟堂在草野,不在史書在人心。金獎銀獎不如老百姓的誇獎,金杯銀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後人銘記即不朽,活在人心即永生”。走下廟堂的胡啟立,真正體會人心的真諦。

當年胡啟立接班順勢明顯

胡啟立原任中共中央第十三屆中共政治局常委(1987),是五名常委中最年輕的。並且排名是在總書記趙紫陽之後的第一名書記處書記。由於他才五十來歲,人們公認他是中央安排的胡趙之後的接班人。那一屆的黨中央,胡錦濤仍未進入中共中央政治局,胡啟立的接班順勢是明顯的。就是一場“六四政治風波”,由於他的“思想動搖”,結果被打了下來。根據<李鵬六四日記>的記載,胡啟立原是根據鄧小平講話精神,組識有關方面起草“426社論”,後來又主張召開群眾大會來反對“動亂”,最後又承認“426社論”有錯。如果此說真確,胡確實是左搖右擺的。

也許正因為他並没有如趙紫陽般的堅持,因而他打而不倒。不久降級擔任國務院的一個部的副部長、部長,最後升任全國政協副主席。終於以國家領導人身份“平安降落”。

去年溫家寶總理在<人民日報>顯著地位發表紀念胡耀邦文章之後,高層人物的紀念文字這是第二篇。看開頭的文字,他這篇文章應該在去年四月發表。所以拖了大半年的時間,其中必有原因。但無論如何,胡啟立的敢言,也許為政治禁區打開一個缺口,希望今後老百姓月旦人物的言論,能够成為常態罷。

電郵﹕hmng@puikiu.edu.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