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澳門‧達賴‧台灣‧香港

自從中共執掌政權,中國經濟堀起,60年來,美國念念不忘圍堵中國,特別是軍方。國務卿希拉里正在訪問北京,偵察船隻便在海南島附近出現。美國國防部不久前公布的2009年中國軍力報告,仍然渲染“中國軍事威脅論”。

至於在中國周邊的情報,滲透、顛覆等等活動,一直都没有停過,只是時隱時現。利用台灣、香港,再加上澳門,作為橋頭堡,進行種種軍事、政治、經濟活動,早已如此,於今為烈。例如澳門,過去並非美國活動重點,近年由於美資娛樂業大舉進軍澳門,形成一大勢力,引起北京方面的警惕。這是所以澳門迅速通過〈基本法〉第23條立法,溫家寶總理在“兩會”的〈政府工作報告〉中,特別要指出“澳門經濟適度多元發展”的原因。

普選與美國勢力

香港一向是美國在亞洲針對中國的最大的活動基地,特別在情報方面。回歸以來,在政壇上出現反對派,即“泛民主派”,美國當然對此感到興趣。而北京最疑忌的,便是反對派和外國勢力特別是美勢力的勾結。這也是北京力求早日為“23條”立法防止外國顛覆的原因。

更為重要的是,香港政治民主進程的障礙,就是北京十分關注某些政治勢力和美國挂上鈎,並可能通過普選而使有美國背景的政客上台。這並不是杞人憂天,前蘇聯的周邊國家,在蘇聯解體後,在美國的所謂“顏色革命”的策動下,通過“民主選舉”,讓親美勢力上台,烏克蘭便是一例。在中國香港,如果美國的這一套得逞,在中國周邊鉚進一枝大尖釘,這是北京完全不能容忍的。

因此,香港的政治民主化進程,與“23條”立法有牽連。2012年的政改方案,也將與普選門檻有關。

達賴是美國的棋子

達賴又是美國的另一隻棋子,達賴的分裂活動從中國西南邊陲威脅中國。雖說“藏獨”不成氣候,但它策動的小騷亂仍然容易引起國際注意。達賴披着宗教外衣,又到處跑,頗有一些政治能量。他的欺騙性令北京需要把他廹到牆角。中國外長楊潔箎在37記者招待會上揭露達賴要在國內搞“大藏區”,驅逐中國軍隊和非藏族居民,達賴居然公開否認,並要楊外長“必須給出證據”。結果呢,證據出來了,那就是出諸2005年頒布的〈達賴喇嘛“中間道路”宣傳手冊〉和由達賴喇嘛提出,經民主程序確定的“斯特拉斯堡建議”。

達賴所以能引起國際注目,便是靠由美國豢養的一批成長在國外,不了解西藏情的“藏青”以及它的同謀者,在各地搞示威舉“藏獨獅子旗”,包括我們的香港大學的那一位小姐在內。再就是靠少數流氓分子在適當時機搞點打砸搶,以期引起國際傳媒注意和渲染。但這些活動,一再重覆就令人看膩了,要掀起大波浪的機會不大。

兩岸關係進入和平軌道

台灣被美國認為是“不沉的航空母艦”,對中國大陸“牽制”的重要棋子。無論是陳水扁或是馬英九,太近“台獨”可能“惹火”,太靠大陸不利制衡。所以馬英九的兩岸政策,也要看美國臉色,當然他本人也有許多顧慮。

北京對馬英九政權是寛鬆得多,過去對陳水扁政權參加國際活動是絶不鬆口,但“兩會”中溫家寶的〈政府工作報告〉,則說“我們願意通過協商對台灣參與國際組織活動問題作出合情合理安排”。

溫家寶在最近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涉及台灣政策上,六次提到“和平”兩字,說明“兩岸關係開始步入和平發展軌道”。海峽兩岸的和平,美國不會反對,反而由於陳水扁的“惹火”可能導致戰爭使美國擔心。美國當前不願意捲入海峽兩岸的另一場戰事,所以,和平是美國喜聞樂見的。只要台灣不向大陸靠得太近,失去了美國牽制中國的棋子作用,美國不會反對海峽兩岸的和解。

香港的政制改革

綜觀美國與中國周邊地區的關係,當然最令我們關心的是香港。美國在香港雖然没有什麼大動作,但北京擔心的是,香港“泛民主派”中有些人可能是美國的代理人。北京對某些反對派人士訪美十分敏感。至於甚麼“六四紀念”、“七一遊行”,策劃者的國際背景,也往往引起北京的關注。

今年要出爐的2012政改方案,往後的民主選舉,都在在牽動人心。北京更關心的是,這些選舉有多少國際因素滲入。香港的某些傳媒、宗教領袖和“泛民”政客的國際背景,盡人皆知,他們公開露骨地插手選舉活動,也是事實俱在,真正是“教我如何不防他()”!

看當前北京對“泛民”的政策,對“23條”立法的關注,對今後的政改方案和普選門檻的看法,使我們十分擔心,在當前經濟金融海嘯方興未艾之際,政治問題的一場風暴,風眼正在逐漸浮現。經濟問題、政治問題的交叉混戰,看似難免。人們要警愓的是,如何避免由此破壞香港的和諧穩定。當然,中國的國力日益強大,在國際上更是舉足輕重。看新近G20峰會的結果,國際輿論認為將奠定中國在國際經濟舞台的中心地位。中國的話語權和聲譽,這才是安定香港最重要因素。

電郵﹕hmng@puikiu.edu.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