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聖火傳遞以後・・・・・・。 吳康民

奧運聖火傳經中國香港,再進入內地,就是到達西藏,相信也將順風順水,一路平安。這一次聖火傳遞,先是有藏獨分子煽動在拉薩的騷亂,接着在英、法、美等西方國家,都有干擾和破壞活動,其中以在法國巴黎,暴徒暴力搶奪來自中國的傷殘女火炬手金晶的醜惡的一幕,最為令人揪心。

西方某些有影響力的主流媒體,如CNN一面倒地指責中國蔑視人權,鎮壓西藏人民的“正當要求”。CNN的主播卡弗蒂不指責在巴黎暴力搶奪殘疾女火炬手金晶的暴徒是“打手和流氓”,反而將這個骯髒的字眼指向全體中國人民。這不僅激怒了十三億中國人,連在世界各地的華人和華僑都動員起來了。多年來所罕見的世界各大城市的華人抗議示威,此起彼落,參加人數數以萬計。這種海外華人的愛國熱情和凝聚力,成為這一次聖火傳遞中,由西方反華勢力精心策動的行動,迸發出的一次反映中國民心的副產品!

對中國現狀了解不足是關鍵

  奧運聖火傳遞之後,北京奧運開幕之前,是不是有的問題值得我們深思的呢。

  國際反華勢力,所以能在北京奧運舉行前夕,掀起這樣的一場反華浪潮,並藉西藏問題和聖火傳遞,使對中國不利的訊息迅速擴散。這說明,對中國現狀的了解不足,對西藏問題的了解更加不足的西方人士,決不是少數。一小撮人的反華叫囂,決不能惹起這樣一場風波。

  中國共產黨有宣傳部門,這是西方大國所没有的。但這個有龐大的機構,有中央的支持和豐厚的經費,在對外宣傳方面,究竟起過的作用如何,值得重新評估。

  在這次的風波中,美籍華人、著名演員和導演陳在美國主流報章撰文為中國辨護;上海<文匯報>駐巴黎記者上法國電視台與法國人辨論;香港董建華到美國哥倫比亞大學闡明中國對西藏的政策;對中國友好人士、美國休士頓大學教授M.J.ECONOMIDES把希臘、美國和中國聯系起來,肯定中國在經歷一連串的波折,最終會取得在世界上的公正地位;但這種人畢竟還是少數。為什麼我們不能在國際上發出更多更強有力的聲音?

對外宣傳頗為差勁

中國人能講流利的外文的人士不少,為什麽不能組織更多的這類專業人士在國際宣傳中發揮作用?中國的對外宣傳報刊不少,包括一些外文的報刊,但收效甚微。不是少不了一些宣傳八股,就是不能用外國人喜聞樂見的語言去表達。電視台也是如此。

  除了宣傳之外,在争取外國,特別是一些西方大國的有影響力人士的工作也做得不够。老實說,國民黨蔣介石在位的時候,他倒是很重視對美國的聯絡和宣傳工作的。他的妻子蔣宋美齡,便是一位很有本領的宣傳員,在美國的多次演講博得了掌聲。對美國眾、 參兩 院的某些議員,國民黨政府也極盡籠絡之能事,雖然手段並不乾淨。

  我們的宣傳部門,對一些自認為有損當局威信的訊息和言論,只懂得限制和禁止,從來不想積極疏導和正面回應。下級機械地執行上級的禁令,以至出現了今年“兩會”結束時,溫家寶總理批評達賴的話語在熒幕上被遮蓋掉的滑稽事。

  總而言之,今天檢討我們在國際宣傳和團結友邦人士的不足,絕對有必要。以中國人愛好和平的秉性,經濟發展形成的實力,實在有條件讓外國人更好地了解中國。只要人們不抱成見,在了解真相以後,必定會歡迎中國的堀起和與中國友好往來!

官僚主義和過左思維仍然存在

  西藏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解放以後,中央在西藏投入了數以百億的資金,發展西藏經濟。西藏自治區的G..P 50多年來增加了100倍。適齡兒童上初中、小學的入學率從2-3%上升到90%,過去的貧苦農奴大多翻了身,對藏胞實施了許多優惠政策。

但應該承認,官僚主義和過“左”的思維仍然存在。不少漢族幹部還不認識藏胞對宗教的虔誠比吃飽飯還重要,看藏胞“五體投地”的崇拜精神可見一斑。因此,光是發展西藏經濟還不能解決西藏地區的社會矛盾,必須同時在宗教和文化上下工夫。

西藏的改革開放帶來了經濟繁榮,帶來了商機,青藏鐵路的通車使入藏更方便,不少漢族同胞會到西藏特別是拉薩開店子,做生意。中國人(主要是漢族)是做生意的能手,世界聞名。過去東南亞某些國家,主要是印尼的排華風波,都是當地民族認為華人佔了他們的便宜,有時候會採取激烈的手段。連西方國家意大利和西班牙,不也發生過排華、燒鞋,打砸搶華人商場嗎?拉薩所以出現一些流氓搶砸漢族商店,殺害店員的暴亂事件,除了藏獨分子的煽動之外,對漢族商人眼紅也可能是個原因。

達賴是關鍵人物

  達賴是西藏問題的一個關鍵人物。他也許己為激進的藏獨分子所架空,也許只是美國中央情報局的一着棋子。但是他現在郤到處跑,又能用英語與西方人士對話,更帶着諾貝爾和平獎的光環,所以對他的政治能量不可輕視。

  達賴口口聲聲說不謀求西藏獨立,但又要求在中國西南組織大藏族自治區(即除西藏還要包括青海、甘肅、青海、四川等地),實行“高度自治”。其野心原本昭然可見,但因為他的“和平”口吻,很能迷惑和欺騙一些西方群眾。

  達賴口口聲聲要進行談判,其實談判一直在進行中,最近達賴又已派代表到深圳談判。可是我們對談判所發布的消息比較生硬,也不公布詳情。只是說達賴堅持搞“藏獨”,究竟達賴集團堅持甚麼,他們提什麼要求,我們是不是可以增加一些談判的透明度呢。

  中國的政治評論家周瑞金說得對,對達賴“簡單地貼上政治標籤甚至進行人格辱駡”,“並不能在政治上搞臭和打倒對方,反而在精神文化層面給國際社會留下個迴避交流對話的生硬粗魯形象”。

  魯迅說過﹕“辱罵和恐嚇決不是戰鬥”,又說,戰鬥也應是“自己並無卑劣的行為,觀者也不以為污穢,這才是戰鬥的作者的本領”。看來,對於西藏問題,無論是施政或者談判,都要有新思維才是。

           電郵﹕hmng@puikiu.edu.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