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那麼害怕“兩院制”和“三權鼎立”?

“兩院制”,指西方的議會制度,即美國的“參議院”和“眾議院”,英國的“上議院“和“下議院”。“三權鼎立”,指西方政治制度的行政、立法、司法三權分立、互相制衡的制度。西方國家,這種制度行之有年,但在中國,郤是禁區。不要說可不可以參考、吸收其中的有益部分,而是認為這是一種錯誤的制度,建議實行當然是大逆不道,就是討論一下也不行。君不見新年以來便有大人物發話,要“築牢抵禦”這種“錯誤思想”的“防線”麼。

不是說“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嗎?這個在改革開放初期立下不朽功勛的名言,當前是不是要抛諸腦後了?一切不必再用實踐來檢驗了?只憑大人物的一句話,就可以決定一個制度,一種學說,一個思想的生死?

制度好壞該由實踐檢驗

  目前,没有人提倡、也没有人敢提倡,在中國應該實行西方的“兩院制”和“三權鼎立”。但人家上百年的實踐,至今行之有效的制度,是不是連研究一下也不行呢?

  “兩院制”,就是有兩個議會,互相制衡。美國一個議會是按各州人口比例選出,另一個議會是按50個州各選2名組成。英國的下議院是按選區直接選舉議員的議會,上議院則是由王室後裔、世襲貴族、宗教領袖等組成。英國的上議院權力較小,對下議院的法案只能拒絶一次。

三權分立則是行政、立法、司法三種權力鼎立,避免行政權力過大,其作用自然不言可喻。

鄧小平曾經批評過三權鼎立變成三個政府,互相扯皮,影響行政效率,這也許是事實。但由於制衡而防止濫權,又可能是“鼎立”的好處吧。不過這可以進行討論,不必一棍子打死。現在內地不是經常提倡要有監督和制衡嗎?也承認導至腐敗的原因是制度問題嗎?既然如此,人家的制度和經驗是不是可以探討研究一下呢。照搬固然不對,但研究和吸收其有益成份,是不是就變成一種錯誤呢,而且需要“築牢抵禦”呢。以防洪水猛獸之勢來防止這種“錯誤思想”,未免神經過敏了吧。

膽子不要只有針尖那麼大

  至於“兩院制”,不是每個國家都實行,越南和中國便是實行一院制。而西方各大國,除英美外、德、法、俄、荷等大國都實行兩院制。

  兩院制也並不是那麼可怕的東西,它不外是分別以不同方式選出代表(議員),互相制約,來反映人民的權力罷了。

  鄧小平說過,“政治上,充分發揚人民民主,保證全體人民真正享有通過各種有效形式管理國家”。一院制也好,兩院制也好,都是“通過有效形式”管理國家的制度,不應把“兩院制”打入“錯誤”的範疇。

  中國實行“人民代表大會”的一院制議會,但為了更好地了解民情,集思廣益,又設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的制度,邀請各方面的有代表性人士,共商國是。雖然“政協”並非權力機關,因此不構成“兩院”。但每年開“兩會”,在反映人民呼聲方面,郤有“兩院”之實。有的人慣於一黨領導,一言堂,對“ 兩” 字頗有畏懼感,所以也把“兩院制”,列為“錯誤思想”了。

要比西方更民主

  鄧小平又說,我們在進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是要在經濟上趕上發達的資本主義國家,“在政治上創造比資本主義的民主更高更切實的民主”。果然有氣魄!在民主方面要超過資本主義的,首先要有普選。早在抗日戰爭初期的19381025,毛澤東在與英國記者貝特蘭談話中,就說到了民主制度,他說﹕“我們是主張普選制的,因為只有普選制才能徹底地表現民意”。

西方資本大國已有普選,要超過資本主義民主,就應該設計出避免受到操縱的選舉。西方選舉文化受到大財團“捐獻”的影響已經是不爭的事實,我們要超過他們,更應該研究他們的制度,取長補短,“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對於“兩院制”更應該加以分析,何必堅持“築牢抵禦”呢?

  還是中宣部部長劉雲山講得好,應該“更好地凝魂聚氣,強基固本”。真理正氣的東西是打不倒的,如果認為“兩院制”和“三權鼎立”是妖氛,那也只不過是一股浮雲罷了,何必去築牢防範的籬笆,花哪麼大的力氣呢。

  那些提倡“築牢抵禦”的大人物,使我們想起英國莎士比亞在<亨利四世前篇>的話﹕“他們的膽子裝在他們的肚子裡,只有針尖那麼大”。

電郵﹕hmng@puikiu.edu.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