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澳辦易帥的內裡乾坤 吳康民


最近盛傳北京港澳辦主任易帥,港人矚目,頗可一議。

廖暉憑乃父廖承志的光環,主政港澳辦逾13年,而且超越正部級幹部65年退休的界線,並以全國政協副主席的“國家領導人”身份,兼任國務院屬下的一個辦公室主任。這種兼任,獨一無二,原本於理稍有不合,以為是權宜之計。不料一兼已逾八年,何以如此持久,實在令人不解。

廖暉主任從來露面而不聞其聲,他曾多次隨最高領導人蒞港或在京接見香港特首,但從來未發言和招待記者,筆者在任全國人大代表時,“兩會”期間,他也曾與中央領導人前來聽會,但也不置一詞。不像魯平擔任回歸前的港澳辦主任時,也會和與會港澳代表寒暄一番。至於港澳辦領導人有公開表態的,反而是年輕的副主任張曉明、周波等。

不輕易表態的廖暉

廖暉的這個敏感位置和他的不輕易表態,益增其神秘感。有說在港澳事務的決定權力上,雖然他之上有習近平和劉延東,但通常都是他說了算。

猶憶香港回歸之前,港澳問題提上中央重要議程,當年廖承志主管港澳工作,他曾提名柯華前來香港,代替梁威林主持香港新華社(即駐港最高官員)。風聞北京有些政壇老人,不滿長期由“廣東幫”主管港澳工作,又未向元老們會報。結果半途殺出個“程咬金”,派了已退休的67歲老人許家屯來港。

之前,港澳辦和港澳新華分社,都是中央直屬主管港澳工作的辦事機構。過去,兩個單位是平起平坐的。回歸前曾出現港澳辦與香港新華分社互相較勁的事。現在因為主管港澳辦的廖暉又是國家領導人的全國政協副主席,更是中央主管港澳工作的協調小組的副組長,地位稍比港澳兩個中聯辦為高,其發言權和決定權也就較大。

王光亞並非擢升

風聞接任港澳辦主任的王光亞,現任外交部黨委書記和副部長。實際地位應屬正部級,如果轉任港澳辦主任,實屬平調。而且外交部比港澳辦重要得多,轉任新職,於他個人來說,並非甚麼擢升,但既是國家需要,自當赴任。

王光亞與香港工作的關係,首見於回歸之日組成的人大常委會轄下的香港基本法委員會,他是內地六名成員之一,可能就是代表外交部參與。內地六名委員之中,三名是法律專家,一名代表港澳辦,一名代表全國人大,另一名便是代表外交部。

但王光亞只來參加一次會議,又被外交部派赴聯合國,他的位置由王英凡代替。後來因為涉及外交事務不多,到了第二屆,外交部便没有派人參加,反而由香港中聯辦派一位副主任頂替。

因此,王光亞實際上與港澳工作的淵源不深,至於他有没有參加中央對港澳工作的決策會議,這就不得而知了。

香港今後可能涉及國際鬥爭

也許正是他與香港工作淵源不深方才入選,因為這樣,少了一些牽扯。先前曾有風聞香港中聯辦副主任李剛將內調北京擔任港澳辦副主任,以便日後接替廖暉,但被否決。兩個涉港單位,由港澳辦調來中聯辦的官員有的是,但鮮有見中聯辦官員調入港澳辦的。其內裡乾坤,只有局內人才能知道。

據說廖暉雖然缷任港澳辦主任之職,仍然留任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副組長。則他仍是港澳辦和中聯辦的頂頭上司,對往後港澳工作作出決策的影響力,自然不言可喻。

王光亞擔任港澳辦主任一職,不可能是一個強勢領導。一方面他對香港情況和工作規律並不太熟悉;另一面他長期在外交部工作,習慣了周恩來總理的遺誨﹕“外交無小事”,有一套凡事請示報告的規矩,未必能有創造性的思維。

從近日我國與美、日在東亞地區的紛爭日多,美、日聯手圍堵中國的企圖日益明顯,當前美、日、韓聯合軍演和日本挑起釣魚島事件是一個訊號。香港由於其地理位置及是國際活動中心,今後也許在國際鬥爭中,處於一個敏感地位。因此,需要一位熟悉外交的幹部來處理港澳事務,這可能也是把王光亞調來主政港澳的一個原因。

電郵﹕hmng@puikiu.edu.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