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現身的政治效應

江澤民出席北京紀念辛亥革命100周年大會,當然是一大新聞。這個消息一掃他重病甚至已經逝世的傳言。但他缺席今年“七一”中共建黨90周年紀念大會,顯然是健康欠佳。否則以他的作風,這類重要紀念大會,一定不會缺席。因為他的健在與否,仍然對中國政局發生重大影響。

當然,他擔任中共中央和中國最高領導地位,長達13年。所培植的江系勢力,根深蒂固。在朝在野的仍有多人。但他如逝世,其效應仍不應低估。現在既仍健在,影響更大。當前大家都在探討明年中共十八大的人事部署,特別是誰能進入最高權力機構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的班子。近來消息紛傳,名單滿天飛。毛澤東生前說過,“黨外有黨,黨內有派,歷來如此”;又說﹕“共產黨的哲學就是鬥爭哲學”,真是至理名言,今天完全適用。

“太子黨”與“團派”區分不科學

江澤民代表什麼呢,有的人硬要作兩分論,說江代表太子黨,胡錦濤代表團派,這是不準確的。共青團出身的有許多是“太子黨”,“太子黨”更不是鐵板一塊。有的被認為是開明的,有的被認為是保守的;有被認為是“左”,有被認為是右。出身於老革命、高級幹部的現任高中級幹部多的是,怎麼能把他們全歸為太子黨一派?

共青團因為是年青人參加政治活動的進身之階,共青團組織布滿全國,參加過共青團的起碼有幾千萬人,其中包括大量的“太子黨”。這樣龎大的隊伍,難道都是團派?

所以,這種派系的區分,是不科學的。派系是有的,但不應該以太子黨和團派來區分。

有的人又說,“太子黨”中,老父受壓的“太子”,比較開明;先輩一帆風順的,便比較保守。這也是不準確的。下一代與前輩的經歷不一樣,受教育的情況也不一樣,各有各的人生道路。當然家庭的遭遇有一定的影響,但以此劃線,也並不科學。說胡德平的父親胡耀邦是受壓的,因此他的思維趨向開明,而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勛在毛澤東時代也是受壓的,為什麼又要歸入保守的江派?

江澤民的健在是一個象徵

不必諱言,中國是一個人治的社會。政治上的人事升遷,甚或到內地做生意,人脉關係十分重要。有領導賞識,升遷之路平坦。許多擔任過高級領導人秘書的,後來都官運亨通。因為當秘書的,都比較年輕,長期跟隨首長,當然為其熟識。現在台上不少高級幹部,都曾當過老一輩領導人的秘書。

江澤民在位的時候,與他共事的“親密戰友”,都掌握過很大權力,他們仍然健在,顯然也仍有相當的影響力。比如前中國國家副主席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曾慶紅,長期掌握中央人事大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羅幹,長期掌握公檢法大權,他們今天的影響力能低估嗎?

上一代影響下一代,是中國政治的傳統,不獨江澤民為然。但是江澤民的健在,是一個象徵,證明了上一代強大的影響力尚存。

江的現身強化了他的影響力

但中國政壇也建立了一個有利於世代更替的傳統 ,便是以年齡劃線。即年齡達到一個界線,便要退下,避免了有人戀棧,形成終身制。這是鄧小平時代倡議的,至今延續十幾年,無人敢破壞這個不成文的制度。

據傳,中共中央最高領導層的中共中央常委這一個團隊,是“七上八下”。即達68歲要退,67歲可留。以此劃線,十七大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只有習近平和李克強兩人可以留任,遺缺高達七位。因此爭奪上位的競爭不可謂不劇烈,坊間傳說紛紜。

今天江澤民健在,他的意見肯定有一定影響力。所以大家對江澤民的出場,便強化了他對十八大最高領導層組成的影響力的估量。這才是他的現身的政治意義。

至於有人說他的現身,會影響香港特首競逐的結果,這是以“香港的心度中央之腹”。中央領導層的更迭,是黨和國家的大事,香港呢,只是小菜一碟,無足掛齒。

電郵﹕hmng@puikiu.edu.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