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確認識日本和中日關係


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戰敗,但在美國的扶助下經濟迅速堀起。到了上世紀九十年代,已經成為世界上第二經濟大國,日本汔車、電子產品傾銷世界,也成為美國人的至愛。

但日本受戰敗國憲法的制約﹐無法大規模擴軍,仍要受美國的軍事保護、民族自尊心極強的日本人,總感覺不是滋味。

日本人有武士道的傳統,二戰之前廣泛進行的軍國主義教育,其幽靈仍在日本上空徘徊。靖國神社仍然是部份日本人的膜拜中心,日本人對於二戰時期在東亞和太平洋地區耀武揚威仍津津樂道,對於二戰的失敗心有不甘。此所以日本的右翼勢力有增無減,不論什麼政黨,什麼政客上台,都不得不對這股右翼勢力禮讓三分。

所以菅直人也好,小澤也好,既無所謂“親華派”,在政治需要之下,日本人總要搞些小動作來牽制中國,何況還有美國這位大老闆在幕後發功,這便是當前釣魚島事件的由來。

中國對日以德報怨

日本人對於其從甲午戰爭以來的侵華歷史,對於轟動中外的南京大屠殺,對於臭名昭著的強廹東亞婦女充當日軍淫辱的慰安婦,對於策劃和試驗細菌戰、毒氣彈等違反國際公約的罪行,從來都没有認真反省過,更加没有向有關受害者道歉過。日本屢次修改歷史教科書,向國民灌輸錯誤的歷史觀,以至日本人的下一代,並没有對日本軍國主義禍害有正確認識。於是右翼軍國主義勢力,更加肆無忌憚,成為一股潛在的危害和平的可怕力量。

中國人喜歡以德報怨,總是寄望於未來。中日建交,中國没有要求日本一分錢的戰爭賠償。日本大量在中國設廠投資,利用中國廉價的勞動力和廣濶的市場,大大促進了日本的經濟繁榮。雖然這是兩利的事情,但實際上是日本賺大頭,我們賺小頭。日本人並没有知恩圖報,還在釣魚島事件上耍流氓,是可忍孰不可忍?溫家寶總理在紐約發出強烈的警告﹕“日本如果一意孤行,中方將會採取進一步行動,日本要承擔全部責任”。

日人從來没有認輸

有學者曾經論證,日本人從來没有認輸,而且在戰爭之後總是獲得重大利益和發展。

甲午戰爭之後,日本建立起強大的工業體系和軍事工業﹔二戰之後,日本國民經濟保持了二十多年高速發展,80年代達到人均產值世界第一,90年代達到經濟產值世界第二。

因此,日本國民對軍國主義的痛恨,遠不如我們想像之大。日本國民性格中的虛偽、短視、貪婪等與自高自大,蔑視中國的情意結交識在一起,將可能形成一個錯誤的對華政策。

日本要爭取成為一個政治和軍事大國的野心由來已久,日本“日本“自衛隊”的擴軍已經超出了憲法許可的範圍。日本經常要派軍隊參加所謂國際維和、護航等等行動,便是試圖顯示其軍事實力和國際地位。美國更經常希望日本成為其在亞太地區的看門犬。〈日美新防衛合作指針〉通過以來,日本便接着訂立<自衛隊修正案>和<周邊事態法>等相關法例,以突破其擴軍的限制。

  凡此種種,值得國人警愓,中國對日本的認識和對策都應該有一個全面的檢討,不可掉以輕心﹗

“擱置”和“共同”只是幻想

  釣魚島事件不是偶然,這是日本對釣魚島主權的進一步挑釁。我國提出“擱置爭議、共同開發”的和平忍讓的政策已被日本的這一行動所撕破。“擱置”既不可能,“共同”也只是幻想,是採取進一步行動的時候了。日本如果以“國內法”對詹其雄船長進行審判,然後說給予寛大加以釋放,用貌似讓步,實則堅持釣魚島是其領土的兩面手法,我們絶不能因此罷手,必須對維護釣魚島主權堅持到底﹗

電郵﹕hmng@puikiu.edu.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