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象工程習以為常 摩天大廈競相興建

搞形象工程成為當前中國官場一大特色。

什麼是形象工程?就是在“建設”上搞一些人人都看得到的東西,最主要的是要在其所主管的城市、地區,有着看得見摸得着的建築。小至搞一個所謂城徽,大至建一座摩天大樓,讓一些人或者上級領導到巡時,驚嘆於該地的“藝術性”標誌或者高聳入雲的大廈。一地有創舉,於是爭相仿傚。

現在有一些鄉鎮政府的辦公大樓,已遠超過美國的白宮,英國的唐寧街十號更瞠於其後。大家不妨到鄰近的珠江三角洲的鄉鎮一看,隨處都可見美輪美奐的辦公大樓。別說鄉鎮政府,就是一個交通大隊,一個派出所,也都有三四層的豪宅。

多年前,當我仍擔任全國人大代表的時候,曾往廣東西江某市視察。見該市的辦公大樓高十多層,而且佔地甚廣,大樓前一片綠地,直可媲美白宮的草坪。我曾在座談會上婉轉提出批評,該市市委書記某博士當即反駁,說該大花園是與民共樂云云。

辦公樓愈建愈豪華

猶憶一九五九年,即五十二年前,我隨一個訪問團訪問四川成都,參觀一家量具刃具廠。該廠正在擴大生產,因車間不足,廠方決定挪出辦公室改為車間,廠長等人員在廠前搭建一個簡陋的茅棚辦公。這種艱苦樸素作風,當年令我十分感動。

前月我率團再訪成都,在市委招待會上談及此事,並問,今天成都還能保持這種作風嗎?

多年前重慶忠縣的一個黃金鎮(未知是否盛產黃金?),居然建築一座鎮黨委和鎮政府的辦公大樓,修成一個天安門城樓的樣子,兩旁還有附屬建築,氣勢“宏偉”。但建築費是借的,徵用農民土地的補償款和欠建築商的錢當年都没有歸還。

據一些窮鄉鎮反映,如果不能建一座豪華的辦公大樓,人家便會說鄉鎮政府没有本事,並會遭到鄰近鄉鎮的譏笑。於是他們就是要舉債,也必須建築一座大樓來竪立形象。

摩天大廈世界第一

再說建摩天大樓,中國絶不落後。香港因人多地少,六七十年代起便興起建造多層大廈。但中國有些地方並不缺乏土地,也要建摩天大廈以茲眩耀。據說五年後,中國的摩天大廈將達美國的四倍,而現在的總量已居世界第一。

現在全世界十大最高摩天大廈,除阿聯酋杜拜的阿拉法塔排世界第一外、第二、三、四、九高的摩天大廈,都在中國。

中國的摩天大廈(即在一百五十二米以上),除香港外,依次是上海、廣州和深圳。而且現在還在你追我趕。大家都把擁有更多的摩天大廈看成是城市競爭力的重要因素。一些並不具備摩天大廈消費力的城市,也在趕建頂級的摩天大廈。如廣西防城,也正在興建高達五百二十八米的亞洲國際金融中心。究竟防城這個邊陲的小城市,甚麼時候具備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條件?

又如西南地區窮省的貴陽,已在規劃興建十七座摩天大廈。這些大廈建成之後,肯定會產生出租營運的壓力。

競爭第一心態盛行

許多摩天大廈的興建,未必有適當的配套以備應變和消防的需要。許多大城市的摩天大廈發生火災,如上海和深圳,都曾發生消防設備不足應付的毛病。如果各中小城市都盲目地競相上馬,安全問題堪虞。

正如當前全國高鐵高速上馬,許多專家都指出存在路基、噪音等等技術問題。果然,京滬高速營運不足兩周,就出現了不少故障以至延誤達數小時之久。

無論如何,這種競爭第一和形象工程心態結合起來,就造成相當多的資源浪費。況且無視安全系數的科學數據,更隠藏着不少危險。國人的這種浮誇的心態和作風,既浪費資源,又敗壞了社會風氣,實在不容小覷。

中國人本來有着樸實的優良傳統。宋朝王淇詩云﹕“不受塵埃半點侵,竹籬茅舍自甘心”。不知道近年來為什麼對摩天大廈十分着迷,是不是受了“欲與天公共比高”的影響?還是人望高處,時興高高在上?

上有政策 下有對策

形象工程現在已成為一個頑疾,而且與官場時尚奢華有關。辦公要高樓,出入豪華車,有酒天天醉,民怨撇一邊,可見這並不是一件小事。胡錦濤在今年七一講話中便提出“脫離群眾是我們執政後的最大危險”。搞形象工程,便是脫離群眾的一種表現。這本來也是中央三令五申的一項禁令,和禁止大吃大喝,公費旅遊、公車濫用等等一樣,都有明文指示。我在擔任全國人大代表時,也多次與代表們聯名提出建議,要求中央雷厲風行,禁止舖張浪費,並舉出實例。可惜,多年來並未見改善。正如韓非子所說﹕“上用目,則下飾觀;上用耳,則下飾聲;上用慮,則下繁辭”。總之就是“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況且,搞形象工程者,人們已習以為常,見怪不怪。不用耳目,都可知道。但積重難返,有心人也只能徒呼荷荷。

胡錦濤呼籲黨“永遠保持艱苦奮鬥的作風,勇於變革,勇於創新,永不僵化,永不停滯,不動搖、不懈怠,不折騰,不為任何風險所懼,不被任何干擾所惑”,但願如此。

電郵﹕hmng@puikiu.edu.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