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徒對調”‧“垂簾聽政”‧“文攻武鬥”

香港和北京明年都要更換領導人。同樣,俄羅斯明年也要進行總統選舉。上屆總統強人普京,因已連任兩屆達12年,礙於憲法規定,總統祗能連任一次。因此在這一屆,他只能退任,讓梅德韋傑夫上台。但普京不甘心退出政壇,因而又擔任總理。究竟是與梅德韋傑夫分享權力,還是將他架空,恐怕兩者都有吧。

現在,新的選舉即將到來,據說普京有言在先,用梅德韋傑夫“過橋”之後,下一屆將捲土重來,再任總統12年。果然,最近消息傳來,梅氏將會讓路,普京代表執政黨參選總統,當選後再委任梅氏擔任總理。

因此原本的“師徒對決”的傳說,變成“師徒對調”的現實。

梅氏今年46歲,普京今年59歲,在大國政壇中,都算是年輕的。但梅氏更年輕普京13歲,在年齡上佔據優勢。

普京再次要走到前台

如果兩人對決,便是師徒對決。以普京在政壇和執政黨內的人脉淵源,可能略勝一籌。但梅氏作為新興力量,又力求政治改革,也會得到年輕選民和改革派的歡迎。師徒同室操戈,便是國際政壇中的一道奇景。但現在塵埃落定,要看好戲的人失望了。

其實普京何必走上師徒對決或師徒對調的一條路,如果他學中國人的“垂簾聽政”,不是更加圓滿?

垂簾聽政,在中國歷史悠久,至今猶存。不過,中國歷史上的“垂簾聽政”,指的是女人干政,所以才叫“垂簾”。

中國“垂簾聽政”,始於西漢的呂后。因為女人在操縱子皇帝的背後,不便出面,於是便要垂上道薄薄的簾子,因而叫“垂簾聽政”。呂太后曾兩代“垂簾”,開創了中國歷史上垂簾的先河。

幕後操縱的神妙

現代“垂簾”的便不全是女的了。封建朝代最後一位“垂簾”的慈禧太后之後,“垂簾”便已絶種。“四人幫”的江青,希望在毛澤東死後當“女王”,或者不當女王而“垂簾”。當年的“儲君”華國鋒正是看到江青準備“垂簾”的威脅,才決心聯同葉劍英等合力逮捕“四人幫”。

但改革開放以後是不是已經消滅了“垂簾聽政”了呢。這段歷史現在還不便公開討論,但有若干公開出版的書籍已經透露了不少內幕。這些書包括<改革開放時期的政治鬥爭>(修訂版,楊繼繩著‧天地圖書)、<改革歷程>(趙紫陽著‧新世紀)、<十二個春秋>(鄧力羣著‧大風出版)等等。

而“八老治國”,在上世紀八十年代也風傳一時。

江澤民任滿退下,仍留任軍委主席半屆。

這種種政治現實,已為“垂簾聽政”作了注腳。

歷史的垂簾聽政只得罵名

外國人没有中國這麼深厚的文化底蘊,當然也不太懂這種幕後操控的神妙,因此才出現這個“師徒對調”的局面。

但是在中國封建社會中,垂簾聽政者,後世的評價都是被認為是異端和邪道,所得的更多是罵名和嘲諷。班固‧<漢書>﹕“漢興,后妃之家呂、霍、上官,幾危國者數矣”。呂后更被評為“危國亂政”。<魏書>評曰﹕“始祖生自天女,克昌後業。靈后淫恣,卒亡天下”。靈后即北魏胡太后,與高皇后鬥智鬥力中取勝,而且兩起兩落,在被囚禁北宮之後,東山復起,再次臨朝聽政。

還有第二種的文攻武鬥

不過,垂簾聽政又畢竟帶有濃厚的封建主義味道。現代中國政治中,還有第二種辦法去掉自己不愜意的徒弟,那就是“文攻武鬥”。

毛澤東培養劉少奇為接班人,劉當然是毛的徒弟了,他發明了高舉毛澤東思想的旗幟,本來忠心耿耿,但因為他不同意毛的急進政策,認為不應急於跨過“新民主主義”的階段,跑步進入共產主義。於是為毛所不喜,發動文化大革命,由紅衛兵對劉少奇進行“噴氣式(即把雙手扭至背後,迫使低頭)的武鬥,最後慘死河南開封。

毛澤東又再另立徒弟林彪。林彪比劉更激,認為毛是最最最偉大的領袖,他的學說已達馬列主義的頂峯。提倡讀紅書叫萬歲,頌毛已達無所不用其極。可惜功高震主,遭毛猜忌,終於被迫出逃,折戟沉沙。

以上說的是“武”的,也另有文的。鄧小平提拔胡耀邦擔任中共中央總書記、主席,後因胡口直心快,被老人們認為是“資產階級自由化”,於是開個非正規的黨內“生活會”,把他撤掉。趙紫陽同樣落得如胡一樣的下場。

民主有序,較合常理

武鬥太帶血腥氣,並不可取,只有在中東阿拉伯地區等地的政變才有更多武鬥的味道。領導人的更替應該民主有序,用選舉的方式來進行更替。

本來大家想看“師徒對決”,的一場好戲,不料卻以“師徒對調”收場,太煞風景了。

電郵﹕hmng@puikiu.edu.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