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英年要出手了﹗

唐英年正式宣佈辭職,準備參選特首。這個辭職,說遲是遲了,說早又早了。為什麼這樣說呢?

早在三周前,已經有他準備辭職參選的消息,在梁振英宣布將辭去行政會議召集人之後,就有消息說唐唐會在翌周一請辭。但一個星期又一個星期過去了,辭職消息只是“只聞樓梯響,不見人下來”。當時我的看法是,下個月曾蔭權的特區政府宣讀最後一份施政報告,唐唐是特區的第二號人物,不捱這個義氣,站在煲呔的旁邊為施政報告護航,似乎說不過去。因此他可能要等施政報告之後才宣布辭職參選。所以說他遲遲没有宣布,的確是遲了。

但現為什麼又提早到在施政報告之前宣布呢。可能他是看到“形勢迫人來”,對手來勢甚勁,如果不再還手,恐怕時不我待,不利選情。因此提前出擊,所以他又早了。

勸退消息不可恃

更重要的,近兩月來,唐營的宣傳攻勢實在蹩腳,一是宣傳唐的“腳頭好”等天意,二是寄帶望於中央的“勸退”對方。結果在社會上引起反效果,令梁振英得分。

寄希望於中央的勸退,可能那些人有內部消息,也許還有人給了定心丸,但這是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事。我們作為第三者,可以作分析評論,但作為當事人,哪能說得那麼肯定,並且繪影繪聲。看梁振英辭職翌日赴京,隔天回港,笑容滿面,繼續高調發言,他肯定不會在京接受到勸退的訊息。誰能保證他不會在京得到哪位有力人士的祝福呢。

所以,在競爭中掉以輕心,為兵家大忌。唐唐大概已經看到這一點,所以決定提早出擊,一天也不能等。

勸退一人仍有可能

我的估計,勸退一事仍有可能,因為從中央對大事打的保險系數一向偏高的往事看來,勸退的可能性仍比讓兩人競逐的為高。

但勸退的時機絶不會在今天,因為如果今天忽然有一人退選,肯定港人一定大嘩,認為中央的干預太露骨了。

如果唐唐今天不辭職參選,仍讓梁振英“獨領風騷”,以CY今天的勁頭,見報率之高,難免有的人認為中央勸退誰還未決定,會不會來個冷門,勸退唐唐?

當然,唐唐的先天優勢不可抺殺,今天仍被人看高一線。但是近幾個月來,競逐形勢顯然有利於CY,許多民調的結果,大都顯示,原本唐唐的優勢,逐漸被梁振英追上來了,出現了所謂“叮噹馬頭”的局面。

所謂“叮噹馬頭”,顯然並未加入中央的因素,加入“選委會”委員的選擇,而是社會上平民老百姓的觀感而已,這是作不得準的。

至於勸退的時機,我認為可能在年底選委會選舉有了結果之後,或者是特首選舉報名開始之日。那時候,只要中央運用影響力,加上佔多數的選委會的幕後勢力,自然可以使“雙龍爭珠”變成“一虎當關”的選舉局面。

競逐是好事不是壞事

現在港人各有所好,有人欣賞唐英年雖没有過人的傑出政績,但在他從政中也没有出過甚麼大亂子,他是一位“不過不失,中規中矩”的人。從求穏和中庸之道來說,這是一位可以接受的人選。但也有人欣賞梁振英的有創見,有承擔、有衝勁的形象,特別是一些不滿現實、力求改變的中產者和年輕人。撐梁的人會說,美國總統奧巴馬不是在求變的口號下獲得進入白宮的嗎?但反梁的也會說,奧巴馬上台幾年以來,美國的經濟不是搞得亂糟糟的嗎?

正是旗鼓相當,才有看頭。如果強弱懸殊,根本就没有競逐氣氛。現在我們還有幾個月來觀察和評論兩位熱門人選,社會上的議論和批評,也會成為兩位競逐者其中一位上台後的壓力和動力。無論如何,競逐是好事不是壞事。

電郵﹕hmng@puikiu.edu.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