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不會發生“茉莉花”革命的十大理由

最近北非中東政局動盪,群眾示威此起彼落,似乎頗有連鎖反應。突尼斯和埃及的強人領袖被迫下台,現在焦點正對着統治利比亞逾40年的卡札菲。看來他目前只有自裁和逃亡兩條路了。但以卡札菲的狂妄和強硬性格,他也許會採取自裁的方式,不然,像伊拉克的薩達姆那樣死得毫無尊嚴,則實在太窩囊了。

人們把北非中東的連串群眾運動,稱之為“茉莉花革命”。有些唯恐天下不亂的人,希望這種“革命”能蔓延到中國。於是網上號召群眾上街,某些中國大城市的少數群眾聚集,被渲染為風雨將至的先兆。有些人眛於對國情的認識,情有可原;但有的人對祖國郤心懷刻骨仇恨,從遭遇天災認為“天譴”;對社會存在矛盾而期望大亂,試問是何居心?13億人民的土地如果大亂,不僅直接禍及香港,也波及全世界。事實上,中國國情完全不同於北非中東,“茉莉花革命”在中國出現的可能性極小,理由如下﹕

最高領導人非眾矢之的

第一, 中國最高領導人胡錦濤主席、溫家寶總理的形象和表現不錯,得到大部分群眾的認同。

他們身家清白,並無以權謀私的劣跡。每有重大災害,都親臨現場,視察民隠。溫家總理更勤於出巡,並在網上與公眾對話,經常走訪平常百姓家,強調決策為民。

群眾不滿的是地方一部分貪官壞官,而不是針對中央最高領導人,這與北非中東某些國家的群眾運動,矛頭集中針對最高領導的一個人不同。

第二,新中國成立以來,並無封建繼承、父傳子的傳統。在毛澤東、鄧小平強人之後的最高領袖推選,中國既没有世襲,但也不是民主選舉,而是採取協商選舉的辦法。江澤民、胡錦濤是如此,往後的習近平和李克強也是如此。協商民主是中國獨特的推選接班人的辦法,也許這是適應中國國大人眾的選任形式,是耶非耶可以討論。但絶無類如北朝鮮三代祖孫繼承的做法。

至於所謂“太子黨”,即領袖的下一代。籠統地否定革命者的下一代是不妥的,應該說他們大部分是好的,不肖子弟不是多數。美國也有太子黨,新加坡也有太子黨,布殊父子不也是先後當上總統了麼。當然,可以說人家是民主選舉的,但政治世家的影響也不可忽視。中國的江澤民、胡錦濤都不是“太子黨”,明白之星的習近平,父親習仲勛雖然曾官至全國人大副委員長,但他在毛澤東時代是受壓的。而習近平本人郤是從基層做起,一步一腳印地提升上來的。

中央關心國計民生

第三, 中央領導關心涉及國計民生的重要建設,最近的措施是重視交通和水利。

交通是促進地區經濟發展平衡和物資流動的重要措施,也是涉及人民生活需要和旅遊事業的要項。近年全國的高速公路與高速鐵路的發展以至汽車生產,機場建設的成就有目共睹。

至於水利,鑑於近年水災旱災對農業和人民生活的影響,也加大了發展力度。

第四,中央關心民困和通脹問題,菜籃子問題,樓價問題。強調通脹要控制4%以下,對樓價和物價都採取若干有效措施。國務院頻頻召開有關會議。胡錦濤和溫家寶最近講話強調,要加快推進以保障改善民生為重點的社會建設,促進社會公平正義。

第五,中央關心海外僑民的安危。最近利比亞政局動盪,中央當機立斷,每日派出十幾班飛機前往接載僑民回國。之前埃及局勢動盪,中央也派出飛機接載遊客,特別是派飛機赴埃及樂蜀接載滯留該地香港同胞

這和22年前,胡耀邦的女兒在美國進修,得知父親病發垂危,向舊金山領事館求助受到冷遇可說有天淵之別(見<思念依然無盡一回憶父親胡耀邦>一書第13頁)。

中國没有種族、部落、宗教派系問題

第六,中央處理民族問題較為妥貼

中國没有北非等國的種族、部落、宗教派系等等衝突。中國是一個多民族的國家,但一向執行的是扶助少數民族地區經濟發展的政策,對這些地區投入的都是資金人力,並不像有些別有用心者誣蔑說是進行掠奪。新疆和西藏所以會發生局部性的騷亂,都是有國際背景的,有境外叛亂分子挑動的,但顯然不成氣候。

第七,當前加大反貪力度,並批判國企貪婪問題。廣大群眾最不滿的便是貪腐分子侵佔經濟發展果實,國企巨頭財大氣粗擠壓民營中小企業生存發展空間。

最近中央除了清除一些貪腐高官如鐵道部長劉志軍等之外,特別着重清查土地、礦產等官商勾結,非法牟利導致集體資產流失等問題。而<人民日報>更大篇幅刊文指責國企巨頭私吞紅利、領取千萬的“天價年薪”,這正正講出了許多民眾的心聲。

生活改善,自由度提升

第八,中國目前完全獨立自主,政治上、經濟上都不受外國勢力支配。不像中東某些國家,仍受美國、俄國、西歐的重要影響。利比亞的卡札菲倒來倒去,先反美後又親美,埃及、突尼斯更是依賴美國。但美國人也不是好靠山,群眾運動一來,獨裁政權搖搖欲墜,美國人左搖右擺,最後也欲救無門。中國不“一邊倒”,人民感到自豪。

第九,人民生活實際上已有改善。以電話為例,全國人民平均每兩個人有一具手提電話,四個人有一具固定電話。2009年全民的儲蓄存款達到26萬億多元,即每人平均有2萬元存款。其他可以說明人民生活改善的統計不少,這些就不能一一列舉了。

第十,人民還是有相當的自由度的。

有的人強調中國人没有自由,並以此大做文章。是的,中國的言論自由還有許多值得批評的地方,但除了思想自由仍有若干禁區之外,中國人生活上的自由還是很不錯的,比起中東回教國家生活上的許多清規戒律,男女不平等,要好得多。比起以前的穿着、唱歌跳舞等等生活方式受到有形無形的限制,出國旅行不易,相對來說,今天還是滿自由的。過去香港人對回歸祖國的種種顧慮,中央領導人以“舞照跳、馬照跑”,有這樣的充分自由來回應,現在內地不是也是跟香港一樣,舞照跳,而武漢還舉行過好幾屆的“賽馬節”嗎?

不容否定,不應抺黑

中國社會存在着若干矛盾,我在往前本報所寫的若干文字中已經多所指出。但有缺點不能否定一切,瑕不掩瑜,中國今天的成就值得肯定,更不應抺黑。中國的現實,充分說明不存在“茉莉花革命”的可能性。

電郵﹕hmng@puikiu.edu.hk